VeryHot_冬眠

趋光性

CP:树黄

真的树。

不是树拟人。

不是游戏3D建模。

R18有。触手有。避雷注意。

瓜子宝贝儿不要拉黑我!!!!!

======================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间庙,庙门口有棵树,庙里有个小和尚,小和尚名叫黄少天——

 

 

“靠靠靠靠靠!”黄少天怒摔鼠标,“你这划水划得突破天际了!我跟你说今天下午3点我一定要看到终稿没有借口没有废话!新书展只有19天了我还得把那群老头子一个个干过去,要是赶不上这一波你就等着消失在历史里吧,渣、渣!”

他盘腿坐在乱七八糟的床铺上,怒视不远处电脑桌前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无终

水仙梗瞩目

171的一百层战果,献给一直给我搞资源陪我开脑洞的@黃昏的詠嘆 ,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了…

===============

一期一振正坐在手入室门外的廊下,保持着完美的微笑擦拭佩刀。鹤丸国永在他边上坐着,对一旁的大俱利伽罗连比带划描述着战场上的情形。说到兴起时,鹤丸国永跳起来要现场表演一番,大俱利伽罗黑着脸一扯手里的绷带,鹤丸就被勒得嗷一声摔下去,顺势趴在了大俱利伽罗腿上。

“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面就下重手,在伊达家里说不喜欢我原来是真的啊。”

“……闭嘴。”

“哎哎你轻点。”鹤丸国永笑着翻了个身朝一期一振伸出手:“队长救命——广光欺负新人——”

一期一振忍俊不...

Perfect Couple(2)

2

三日月的眼睛睁开了一丝缝。

这样的程度恰好能让他有限度地接收到周围的光线,却又让垂落的浓密眼睫挡住了眼底明亮的钩月。如果不是凑近到面前查看,就会觉得他还在闭着眼。

连呼吸都缓慢而绵长得像是在睡眠中。

可惜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三条宗近先生,既然醒了就起来说话吧。”

“……哦,呵呵,好的。”

三日月单手攀住身边的坐椅靠背,一边揉着腰,一边慢腾腾地坐起来。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垂着眼睛,没有观察周围的环境,面上虽然带着一丝微笑,表情却在明明白白地显露出“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的态度。

这种态度毫无意外地激怒了对方。

“三条先生,我们希望你能迅速意识到你的处境。如果你积极配合,你将会很快被...

旧爱新欢Mr. Left&Mr. Right-番外2

番外   科劳托餐厅平凡的一天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能带外食。”

“这不是什么外食,这是茶叶。”

“……也不能自带酒水。”

莺丸无所谓地笑笑,看了一眼边上的鹤丸,鹤丸耸耸肩。两人各自向两边走开半步,现出了原本站在他们身后的萤丸。

“姐姐——好!要看我的玩具吗!”

萤丸高高举起双手,一脸笑容灿烂。

三分钟后,坐在卡座里的一期一振礼貌道谢,目送双腿都在打颤的服务生离开,有些忧虑地转回头:“他们不会报警吧。”

鹤丸摆摆手:“不要紧。我们这一顿签的是国行的名字,他们不会没眼色到去举报本市警察局长的。”

“警...

居心不详 HB to 白崇宁

H.B. to 阿白! @紙風船 

重债缠身,迟到了两天(跪

总之你点的话唠X吐槽(?)我好久没搞过这种属性了就稍微意会了一下……

======================

 

“今天我来的时候,路口那间院子的花开了。一片一片的白色从大门漫出来铺在前面的台阶上,挡住了枝条也挡住了叶子,就那么堆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真像老家的雪。其实我有一丁点想,真的只有一丁点啊,想摘一朵来给你的,但是它们又不香,就算啦。”

“我不记得有教过你可以偷摘别人的花。”

“喂喂,我才是哥哥啊,你不要老是这样说教我好吗。我当然知道不可以摘别人的花!但是如果你求我说想要的话我...

旧爱新欢Mr. Left & Mr. Right(下)

Vol.14

一期一振和那位老妇人都朝到达大厅里望去。

接机口外的人群躁动不安起来。细小的兴奋的声音汇聚到一起,逐渐摇荡出越来越大的波浪,好像是在说着什么人的名字。一期一振看到鹤丸也跟着人群往前挤去,但因为个子单薄,好几次努力都被人挡了回来,还和边上人起了口角。但是因为组织者及时过来维持秩序,所以火花并没有蔓延起来。

“我十七八岁的时候也像他们这样追过星,疯得不行。现在看看,真是怀念。”老妇人拿着包站起来,“认识你很开心。慢用,我听到登机广播,得先走了。”

一期一振也站起来,伸手把老妇人扶出座位:“我也准备登机了。怎么,您也是等下飞A市吗。”

老妇人摇摇头:“不,我是飞E市。”

“...

梦的解析

他从电脑前抬起头,靠背椅回转无声如关节浸透润滑,举动间了无痕迹。显示屏微弱白光模糊镜片,看不清眼神里几多意味。面上亦平静,只有嘴角,确凿是微微上翘着的。

那似乎是一个笑容。

他开了口。

 

“……”

张新杰默默地看着天花板,那上面一片空白。日光灯管安安静静,连短路的火花都没有,俱乐部不会容许这些细枝末节干扰他们重要的战术大师。

现在这位重要的战术大师正躺在床上,枕边的闹钟上分针时针无声移动,刚刚好停在一个直角上。

凌晨三点。

闹钟的指针并没有在这个完美的造型上停留多久。在张新杰按亮床头灯,拿出日记本、钢笔和眼镜时,时间已经轻快地跑到了三点零五分。张新杰瞥了一眼钟面,打...

Perfect Couple(1)

1

 

“我回来啦——”

鹤丸踢掉皮鞋,一边拉长声音喊着一边往屋里走。

这是一套复式公寓,内部装饰简洁而不失大气。落地窗透入暖洋洋的夕照,白色的实木地板即使冬天也不会太过冰凉,轻微的脚步声在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下一下地响。一只毛发蓬松的褐色森林猫团在沙发上。鹤丸经过扔下外套和公文包的时候,猫咪不满地咕噜了一声,爪子拨拉拨拉那件外套,挪进风帽里继续打盹。

以往这个时候,听到声音的三日月会从楼上房间里出来,倚在扶手上笑着往下招手。然后鹤丸就会开开心心地跑上楼梯,两人交换一个亲昵的吻。接着鹤丸一边摘领带脱衬衫一边讲当天上班时发生的趣事,三日月则是除下居家服换上便装。两人准备妥当以后...

惟望

CP:鹤一期(鹤丸国永X一期一振)

原来在子博贴的,写完了在主博放个汇总。

====================================

1

 

一期一振停在走廊上,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望向天空。他怀里抱着平野的被褥,烛台切还在侧院等他。天光晴好,正适合洗晒衣物,而他也正是为此忙碌了整整一个上午。

风路过檐下的碎玉风铃,玉珠下摆的鸟羽摇晃着,没有传出一丝声音。

云是白色的。天是蓝色的。看不到太阳,但一期一振知道太阳就在层层叠叠的积云之后,他望着太阳,太阳也望着他。

不……那里不应该是太阳啊。

那应该是无尽的黑,看不到一点点的光亮。天狗张开了漆黑的翅膀从枯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