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旧爱新欢第二部(伪)

开会无聊,从U盘里翻出来个应该是当初写的开头片段,又续了一秒(不是)。

诸君,我热爱修罗场。

 

===

一期一振站在食品区的货架前,深吸一口气,对着旁边热情的导购小姐挤出了一个勉强还不算太失礼的微笑:“谢谢您,我已经找到想要的东西了。”

导购小姐有点不甘心地说:“这个是进口的银杏健忆胶囊,在我们这里卖得很火的哦!它有提取银杏DHA颗粒,可以增强记忆力,提振精神,好多人买去送——”

“谢谢我想自己先看一下好吗。”一期一振尽量保持平静的语调。

“……好吧,呜呜。”

一期一振低下头,假装在研究面前两款不同品牌的榛仁巧克力,眼角余光瞥见导购小姐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消失在了不远处的货架后面。这里的工作人员也未免太过热情,从进门开始就一直跟着他问上问下,推销各种商品,现在的社区超市的营销业绩压力也变得这么大了吗。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一期一振耳边终于清静了。

他迅速地扫视一圈周围,确定没有人把视线投注到他身上了,这才不动声色地直起身,稍微向左后方移动了一小步。

前面一排货架后有两个年轻人,不过他们正在聊天,没有看过来一期一振这边。右边是密密麻麻的成排的货架,这个时间离下班后的购物高峰期还早,货架间只有工作人员和寥寥几名顾客在走来走去,也没有谁对这边分出注意力。一期一振后方的货架是靠墙摆放的,左侧是员工室锁上的门。这个角落里只有他一个人,这排货架后只有他一个人。

一期一振不易觉察地,继续,向左后方,再,移动了一步。

他跟着导购小姐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默默记住了货品的摆放顺序,此时不需要回头也能知道自己身后的架子上放着什么。

安全抵达。

这家社区超市面积不大,货架排布得非常密集。一期一振只需要稍微往后伸出手,就能拿到背后货架上的物品。

他用力闭了闭眼睛,然后伸出手去——

“那个不是你的SIZE哦。”

一期一振猛地转过头。鹤丸就站在他边上,十分坦然地对着靠墙的那一排货架端详片刻,然后从顶上拿下一个小包装盒,丢进了一期一振的购物篮里。

货架上的标牌明晃晃地刺进一期一振眼睛里,黑色的四个大字:

计生用品。

“我觉得这个超薄款的应该不错,虽然这个系列用起来都有点危险,但是反正你也不需要出去搞。是说,你怎么突然想起来买套子,平时不是都不戴——喂喂你去哪里?”

 

“所以说,你,瞒着鹤去买,安全套,被抓了现行?”

一期一振颓在吧台上,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但我没有故意欺瞒……”

他和鹤丸确定关系之前之后,都完全没有做什么安全措施的意识,鹤丸也从来没要求过。但是最近两天,鹤丸突然感冒了,虽然没多久就退了烧,但现在依然有些蔫蔫的。鹤丸是620小队里体格最单薄的一个,然而就连莺丸也说,鹤丸已经好多年没有生过病了。

在一期一振向药研咨询感冒病人护理注意事项的时候,药研详细询问了他们的日常,然后有些不确定地说,似乎有传闻,如果总是直接中出又不得不在深夜清洗的话,是容易着凉感冒。

“戴个套子就好了?”

“你从哪里学到的这些?”

药研扶了扶眼镜,把一期一振推出门:“一期哥这你就别管了。超市就有卖,你不会从来没买过吧?”

……还真没有。

一期一振花了至少十分钟心理建设,才制定好了详尽的行动计划,包括如何不引起注意地拿到货品,在收银台刷码结账时假装低头看手机,用不透明的无纺布购物袋把一大堆掩护用的生活用品盖住关键物品,等等。

结果等他上手执行的时候,那个关键物品将要应用的对象,站在了他身边,还指出他选择的型号不对。

……

一期一振已经想把自己闷死在那个小小的塑胶套里了。

“结果并没有什么区别。然后你跑掉了?”

这时正是晚上六七点,酒吧里的逢魔时刻。不过今天酒吧的主人在场,所以见识过三日月与华丽美貌完全不相符的可怕身手的家伙们,都一派老实,并没有闹出什么特别大的动静。一期一振进门的时候被几个人揩了把油,但当他坐到吧台前,并且接过三日月递过来的酒杯时,就连过来搭讪他的人都没有了。

自带移动无人区的三日月单肘撑在吧台上,食指轻轻抚着自己的下颌,一脸莫测地望着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有点撑不住,还是交代了:“我……结了账。然后他说还有事,只是碰巧路过,就先走了。”

三日月发出了惯常的笑声,却听不出什么愉悦的感觉:“鹤没问什么吗?”

“他……没问。”

一期一振忽然觉得有点不妙。他刚刚在社区超市被鹤丸撞上的时候太慌张,完全没有注意到鹤丸的行为有什么异常。按理说没有哪个正常的男人会去社区超市闲逛,那个地方又是超市里的角落,没有对街的橱窗,鹤丸本来不应该会“恰好路过”然后“进来打个招呼”,更不应该在他张口结舌的时候迅速转开话题,接着自然地道别离开。

“那你可以放心了。”三日月一锤定音。

一期一振不禁捏紧了酒杯。他莫名地有种直觉,三日月说的放心,跟他理解的,通用辞典里解释的放心这个词的含义,完全是两码事。

果然三日月轻松地说:“鹤一定是以为你要劈腿了。”

“………………”

这还真是令人放心的结论。

“哈哈哈没什么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一期一振感到眼前一黑。

对,他曾经有一卡车的情人轮流打卡,鹤丸也早就知道。现在哪怕有什么出轨的迹象,也最多是累犯。看鹤丸那样神情自若,就明显是不在意——但为什么不在意啊。他们都已经是在交往的关系了。还是说,其实根本就没有重要到必须在意跟别人分享这种事的程度。

其实不是被爱着的吧。

就在一期一振快要又颓到吧台面上的时候,三日月突然说:“你们做的时候从来不戴套的吧?”

“……”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哈,可不要轻视长辈的眼光啊,你看起来就不像喜欢戴套的样子。”三日月倾过身来,按住一期一振的肩膀。一期一振不适应地抓住吧台边缘往后仰着避开,然而三日月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他们的距离慢慢拉近,呼吸仿佛只隔着一层玻璃。

“你想占有他。他的身上,每一寸,皮肤,头发,目光,全部打上你的标记。他的胸腔里要充盈着你的气味,他的眼睛里全部是你,他的身体,最深处,没有任何人可以到达的深处,全都是你的……东西。”

“三日月前辈。”

“嗯?”

“你的领带泡到酒杯里了。”

“啊。”

三日月低头看看自己胸前,领结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绸带的末端泡进了没有动过的酒里,拎出来时已经浸透了甜腻的味道。然而这样甜腻到熏人的气息里,依然有酒独特的辛涩。

不过,酒。

“想听听前辈的建议吗?”

三日月直起身,从吧台后的酒柜里抽出一支小瓶红酒,不容分说地抛给了一期一振。一期一振有些措手不及,幸而身体条件反射地动了起来,这才让那支小酒瓶免于砸在地上的命运。

“鹤不怎么喝酒,需要喝的时候,他总是会耍点小伎俩把酒偷偷换掉。因为他酒量很差,40度以上只要两杯就不行了。不过他醉的时候,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当你靠近他的时候,才能发现——”三日月慢慢地笑起来,“由你去发现了。”

 

所以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发展成把红酒揣在外套口袋里回到房间,一期一振已经完全不想去整理思路了。他站在卫生间里,瞪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之后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捧起凉水用力泼到自己脸上。

洗手台上东西太多,所以一期一振进来时就顺手把酒瓶放到了浴缸边的卫浴用品架上。他在镜子里清晰地看到了那个黑色的瓶子,藏在洗发水和沐浴液之间很不起眼。

想要发现什么。

想要知道鹤真实的想法。

但如果听到的,真实的想法,是不想听到的——

“一振?你在这里干什么——阿嚏!”

一期一振飞快地转过头,这才发现卫生间里四处都是飞溅的冰凉水滴。他赶紧把水龙头关掉,又打开了浴缸那边的热水,紧接着抽了条毛巾浸透热水,拧得半干捂在鹤丸额头上。温暖的水雾从莲蓬头周围弥漫出来,鹤丸的脸色才好了一点。

“啊,刚进房间就被冷水飞了一身,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停在原地,闭着眼睛任由一期一振拿热毛巾在他脸上和颈上擦拭,“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刚想过来拿个充电器。”

语气平常得好像夜不归宿也只是一件不值得关心的事。

“我哪里也不去。”一期一振低声说。

水声太大,鹤丸没听清楚:“什么?”

一期一振忽然把毛巾扔到了一边,跨前一步按住了鹤丸的肩膀。鹤丸有点惊讶地睁开眼睛又被水雾刺激得眨啊眨,眼睫毛沾湿了近乎透明,一下一下闪着光。

“我就在这里,哪也不会去的。”

鹤丸踉跄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撞到了门背上。半开的门被压了回去,门锁咔哒一声跳上了。但谁都没有闲心关注这边,突如其来的亲吻占据了全部的精神。

 

 

评论(24)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