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混乱之都设定-世界观部分

因为人物介绍部分跟图片排在一起,我这里就不放啦。没有想到这么久了还能收获这么多的支持,真的非常非常意外也非常非常感动,谢谢大家!
以后总有机会再见的!


这是一个混乱、无比混乱的世界——
这里有政府,有强大的国家机器保护着芸芸众生无知无觉的幸福。也有民间势力,在某些看似和平的城市里,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更倾向于寻求地头的帮助——法律这柄陈旧、锈蚀而庞大到笨重的,悬挂在所有人头顶太长太久以至于被人遗忘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并不能闪耀出足够的光,笼罩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
“如果你的声音不够响亮到惊动头顶的太阳,那么你至少还有脚下的路。”
这是被称为“地下世界”的,无迹可寻又无处不在的,世界的暗影。
最初是一位从真正的地下世界——从十年一度开启的裂隙中,从不能用现有单位和维度衡量的距离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出现的异界生物,撑着裂隙崎岖的边(还不小心掰断了几块)冒出了头。
“啊,真是美丽的地方。”他愉快地说,“我要在这里定居,还要让我的孩子们也看看这漂亮的光芒——糟糕,我看不见了。”
这个倒霉的家伙茫然地爬出裂隙,挠挠头,几根白色的发丝顺着他的手指滑下来,像被笛音引动的细蛇一样在地上飞快游走,然后缩进他的大衣里探头探脑。
“你们不能这样,我给你们的资料没看吗?会吓到这个世界的生物。他们太弱小了,如果他们都吓死了,谁来维护这个世界呢?”那个人——姑且从外表上看,是个三十多岁的普通中年男人,虽然眼神空洞,却准确地一个一个把冒出头的发丝按了回去。
再冒出来的,就是几个可爱的男女幼童了。
“这才乖。”男人很满意地拍了拍他们的头,掀开衣摆把他们放出去。孩子们一开始小心翼翼,见他没有什么指令,才大胆地开始到处乱跑。不一会,都不见了。
男人留在原地。
“我的情况,大概是模拟出来的——叫眼睛?的部件失去功用了。可是重新造一个又太麻烦了,反正也不影响生活……不过这个,我记得有个专门的名词。让我找找——啊,对,盲人。我现在是一个盲人了,得表现得像个盲人的样子。首先我要有一根盲杖……”
一根坚硬的棍棒被放到了他手里。一个小女孩站在他面前,不熟练地叫道:“爸爸。”
男人挥舞了一下这根材质奇特的棍棒,似乎内芯是金属,外层却是不知道什么的材质,坚硬又有着奇妙的弹性。长度不太够,他一手一端握住,张开双臂,原本有一握之粗的棍棒在他手里像抻开的弹簧一样轻轻松松地被拉到了大约一米长。
“这样就合适了。好孩子,你从哪里找到的?”
小女孩仰起头,咧嘴一笑,露出了缺的两颗门牙。她往旁边指了一指。
男人沉默了。
他不确定地向右边转了转头。然后想起来他这时候是看不见的,但他已经“看见”了。
一个后来他知道那个职业叫“警察”的人,像见鬼一样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糟糕。”

很多年以后,被称为“开拓者”的男人还是坚持对自己的所有追随者说:“我本来想做个好人。”
追随者们像当年那个警察一样,用见鬼的神情看着他。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大人的丰功伟绩,从小小的暴力抗法起家,到带着几个孩子踏平了三股反政府武装势力,统治了某个曾经两次点燃世界大战的火药桶地区,把那里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狂欢场。所有的干涉都被奇妙地解决了,所有的犯罪分子和冒险者都向往着获得这座狂欢场的门票,而狂欢场里流淌出的黑色酒浆早已静悄悄地蔓延到了整个世界。
“真的是个误会……好吧你们也不会信。”男人叹了口气,“所以你们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他想了想,又笑着补充道:“毁灭这个世界是不可以的。其他的要求,就随你们提吧。”




势力一览

国家警察总署
统一管辖国家治安力量的机构,最高管理者被称为国家警察总监。在各市设有地方警署。通过统一警务系统进行任务的派发和人员的调配。
因为各座城市有着独立的立法和执法权,国家警察总署曾经也不能够过于插手地方警署的工作,处处受制——直到他们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崭新的异能者委派制度,并且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建立了国家异能研究所。总署规定所有的异能者都需要进入这座研究院接受训练后登记为总署预备警司,再根据异能者意愿,酌情分配到各地警署工作。
总署这一招釜底抽薪在初期被认为是吃力不讨好,因为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对异能者的研究,谁也不知道怎么培养这些随时随地搞破坏的孩子们,更不知道他们能培养成什么样。但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总署破釜沉舟地用高昂的研究经费,在短短十年内砸出了足以布局全国的人才库。一力降十会,地方警署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受过严格训练,能力远超普通人的异能者警司们空降下来,迅速占据了几乎所有的关键岗位。更要命的是地方警署还不能表示反对和抗拒,民众喜欢这些新警司,年轻,朝气,强悍,干净——铺天盖地的宣传都是他们的英姿。
没有人不喜欢英雄。总署下了血本维护这些警界新星的形象,也谨慎地保持着对他们的监控。
因此,当前S级——统一警务系统认证的最高级别——警司叶修被曝出黑道世家继承人的身份时,被压制已久的地方警署抓住这个漂亮蛋壳上好不容易冒出来的一条缝,大肆攻击总署的履职能力,学界也掀起了委派制度是否合理的争论。事件以总署匆忙为叶修定罪,又迅速公开道歉,制定了背景审查制度,然后推出了新的S级警司孙翔转移视线告终。
虽然地方警署并没有能够得偿所愿,民众心里也已经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权力的天平总不会一直向一方倾斜,角力依然在默不作声地进行。

国家异能研究所
由国家警察总署设立并管理的研究所,对外低调地称为“微草学院”。
虽然称为学院,也开授文化课程,但从未设立学士、硕士和博士培养点。通过国家警察总署的关系拿到了特别许可,能够颁发国内几乎所有名牌大学的学位,主要是为了方便异能者刷文凭。毕竟没有谁希望那些闪耀的警界新星是一群文盲。
国内唯一的异能者培养机构。除了总署指派的观察员,这家研究所里连食堂大妈都是能用意念操控饭勺分菜的异能者——除了异能者自己,也没有谁能控制这群兴致一来就拆拆房子的异能者了。
因为第一任所长方士谦(本人更喜欢被称为“院长”,所以大家都随便叫)是精神系异能者,研究所里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精神系。没办法,异能又没有百科全书,隔行如隔山。当然随着被报告和送到研究所里的异能者渐渐增加,各种稀奇古怪的异能也被加入了研究范围。目前,在现任所长王杰希(本人更喜欢被称为“老师”或者“教授”,导致研究所里的称呼更混乱了)的领导下,研究的异能范围已经扩展到七十几种之多,而且还在逐年增加。
按照规定,所有异能者都需要进入研究所接受培养,并且登记为国家警察总署的预备警司。但也有不少异能者表示对成为人民警察没有兴趣,比起成为总署大力包装的反黑先锋,更想去教教书,种种花,打打游戏什么的。总署和研究所尊重他们的意愿,并不强制要求他们真正履职,但挂着名字定期回访是铁打不动的。而且按照培养协议,一旦发生紧急事态,总署有权临时征召所有预备警司参加行动。
幸好这样的紧急事态从来没有发生过。所以一部分从研究所出去的异能者们,带着普通人的身份和漂亮的履历,仿佛只是去封闭式深造了几年一样,无事发生过地继续了平静的生活。

地下世界
得名于发源地的黑暗领域。
地下世界并不是指一个特定的地区,也并没有人真的挖地三尺钻进里面去找刺激——这样做更可能的结果是被城管开罚单。
这个黑暗而神秘的世界可能存在于战火纷飞的三角区,可能存在于衣香鬓影的名流沙龙,也可能存在于你家后院——端看那些信奉地下世界规则的人们到了哪里。
最初是一位来自于“地下世界”的异界来客,为了帮助自己的老乡们迅速融入人类社会而建立起的一个松散的互助组织。他管这个组织和自己的来处叫“地下世界”,只是因为裂隙的开口刚好在某座刚刚被轰炸过的土丘里,他费了不少劲才撕开沙土和岩石爬出来。
但是异界来客越来越多,并不是所有人都友善和服从,而这个组织的管理者又不是很热衷发号施令,换句话说他不怎么管事。所以“地下世界”渐渐变味了,到创立者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违法犯罪组织——有意识和无意识胡作非为的地下居民太多了,受到他们强大力量吸引的追随者或者只是想抱大腿借机搏乱的土著犯罪分子就更多。
这个组织像癌细胞一样迅速蔓延。各国纷纷展开了专项的清理行动,但收效甚微。幸好创立这个组织的,最早的地下来客,本人并不想看到这个世界被毁灭掉。于是他召集了性格比较温和的同乡们,把那些性格不太温和的同乡们揍了一顿,地下世界一直都是以实力说话,他就这么得到了话语权。
“你们不要闹得太厉害啊。我可是带孩子来度假的,你们难道要我像在老家时一样,只能欣赏废墟、乞丐和大爆炸吗?”创立者柔声对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同乡们说,“不乖的话我就把你们拆成一块一块的,用来喂养我院子里的花——那边那位,你以为你没有实体形态我就奈何不了你吗?我可是认识一位非常美丽的魂吸虫女士,她最喜欢你这样味道浓郁的精神体了。”
于是他成功地让所有地下来客坐下来,签署了一份公约。公约很长,包括他自己都没有看完。只是如果哪天他的小女儿来吵醒在后花园打盹的他,告诉他有谁违反了那份已经很宽松的公约,他的起床气可是很重的。

混乱之都
大名鼎鼎的“地下世界”在国内唯一的已知出入口,因为以前的名声太过响亮,已经没有多少人还想得起来它的名字叫俪城。是全国唯一的自由港——因为国家管不住,又不能抛弃,只能把它拦在国门外。
在这个曾经犹如无主之地的地域里,完全没有任何的秩序可言。普通的民众不敢在天黑后出门,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哪天一不小心就被自己的影子拖进下水道里。在这里生存下来的即使是小孩子都能玩弄锋锐的匕首,军火交易也极其泛滥。国家派驻了军队镇压,也仅仅是能保证重点地区特定时段的平安而已——因为好玩和好胜来挑战军警的犯罪者太多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普通人无法应对的地下世界居民,国家拿他们没有办法。
这个地方甚至没有自己的地方警署。曾经算是有些,但如果不算那些仰地头蛇鼻息生存的,就完全没有了——他们连保护伞都不配当,能活下来全靠黑道大爷们赏脸。
国家对这块心病头疼了很久。直到由于地下世界的居民与普通人通婚,一部分混血的后代获得了异能,问题才有了解决的曙光。国家警察总署空投了几乎是一整座警署下去,各种异能经过精心的配置,人员空缺补充优先级最高。这群精兵强将替代不能长久驻留的军队,手持批发量产的特别许可,铁血镇压了还沉迷在酒池肉林里的犯罪分子。在韩文清出任俪城中央警署署长后,这种铁血风格上升到了顶峰。
经过长期的治理后,俪城现在已经恢复了应有的平静。
至少,在表面上是吧。
毕竟它还保留着地下世界国际精英邀请赛的主办地竞选资格,谁也不知道,哪一天又会被闹得一团乱呢。

蓝雨协会
全称是蓝雨青年实业发展促进协会,构成以G市及周边地区黑道势力为主的协会组织。
因为创始人魏琛爱好和平,所以各位黑道大佬和地头小蛇在反抗多次未遂以后,实在无法忍受的就出走了,还留在这里的只能一起金盘洗手,憋屈无比地走上了合法创业的道路。
这个光环满身的协会有一整套用来应付检查和记者的章程,以及一个真正在运转的创业扶持基金会,所有的会员都能从基金会申请创业基金,也需要按会员级别缴纳会费来支持基金运转。
魏琛的继任者喻文州全权负责基金会的运作和魏琛留下的所有产业。没有谁知道基金的收益从何而来,也没有人敢于质疑他的判断——特别是在喻文州成功给基金会公关下来一个合法身份,彻底甩掉了非法集资的帽子以后,整个蓝雨协会已经可以说清清白白毫无瑕疵了。据说甚至还有不明真相的大学生被报道打动,来申请过创业孵化基金。
第一批参加蓝雨协会的大佬们都曾经在这片地区呼风唤雨,尝到了合法经营的甜头以后,倒也心甘情愿地维护起了协会。特别是连他们都不能重操旧业,别的小年轻凭什么可以——因为这样的心态,G市周边天朗气清,连飞车党都几乎绝迹。
说几乎,是因为,总有不知深浅的小朋友,贸贸然撞进来坏了规矩。
不过没关系,总有人去教他们规矩的嘛。

评论(34)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