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文风挑战-张肖电话梗

1. 自己惯有的文风

肖时钦匆匆忙忙地一边跑下楼一边接起了电话:“喂?”
“是我。”

 

2. 黑暗文风

他踏过尘埃与阴影,身后的门轻轻锁住了所有的光明。巴掌大的蜘蛛从他面前飞速爬行过去,高高攀上天花板的角落,幽光游离的复眼审视着他的背影。而他无暇顾及,他接起了电话:“肖时钦。”
对方的声音在寂静楼道中响起,生锈的铁扶手散发出浓重而潮湿的腥味。
“是我。”

 

3. KUSO

“是我。”
“……”肖时钦一脚踩空从楼上滑了下去,“那什么……我刚不是故意……”
“十公里,计步器拍照今晚十点半前发给我。”

 

4. 翻译腔

肖时钦冲下楼,逃命似的。幸而他还残存着一丝冷静,足以支撑他应答那个神恩一般的来电:“您好,这里是肖时钦。”
“是我。”

 

5. 少女/小清新

可是他还记得他有一个电话。响铃清脆烂漫又嘈杂,唤醒学校围墙的涂鸦。阳光像长裙摇晃,木制楼梯吱呀吱呀,看不见的小花在脚印里一点点发芽。
是谁呢。是谁呢。——还会是谁呢,说什么笑话。
他轻轻划过接听键。

 

6. 苏苏苏苏苏苏苏

看清号码的一瞬间,肖时钦沉默了。他站在原地,冰冷的机器在他掌中孜孜不倦地震动。被惊动的工作人员纷纷过来,却犹疑地在不远处停下了脚步。
那串数字印进他眼瞳深处。冷光寂静闪烁。
那一刻太长,仿佛足够让所有在场的人窒息。那一刻又太短,短到肖时钦接通电话时,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们似乎成为了目击者,却不知道自己目击了什么。他们甚至不能够质疑,因为肖时钦的表情太自然,太正常,好像刚刚一瞬间令人绷紧脊背的冰冷气息,只是梦境的残留错觉。

 

7. 一看就有病

肖时钦接起电话:“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哆来咪发索拉西。”
“ABCDEFG。”
“三浸三晒。”
“四严四实。”
“您好您的密码验证已通过我现在不在请在哔一声后留言。哔——”
“你有胆跟叶修组队来黑我你有胆下班别走不要装死我知道你在兴欣网吧。”

 

8. 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马丁老爷子的水准,我还得再写三十年才能有点意思,略了。

 

9. 原版

  话正说到这,肖时钦口袋里又是音乐又是震动,是手机响起来了。肖时钦激动啊!飞快掏出手机,向叶修、魏琛示意了一下自己要接电话,就不多说了,然后胡乱挥了挥手,连忙一边拿起电话“喂喂喂”地跑了。
  “忙呢?”电话那边的人问了句。
  肖时钦这时已经冲到楼梯了,顺口就问了一句:“哪位?”
  “我,张新杰。”
  咣咣咣咣咣……
  肖时钦的手机掉楼梯上,一路翻滚着就下去了。兴欣网吧这楼梯比较一般,就是木头板子搭起来的,这手机落上面那叫一个掷地有声,转眼就一摔到底,后盖啊电池什么的都飞出去了。

 

评论(26)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