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肖队生贺活动马了有半个月但是一直没时间搞……用很久以前那个血族亲王叶X迷恋发条的机械师肖梗扩展一下好了。如果能写长的话,大概是个现代奇幻破案(?)

==============================================

 

楔  

 

一个人的心,就像是一个皮囊。
它空空如也时,整个人就只剩一张萎靡在地上的皮。当然它会慢慢地膨胀起来,里面装下越来越多的东西,清晨的风,扉页的字,高墙上微微摇晃的花,鞋底下污脏的泥。装进去的东西是什么样,皮囊的形状就会变成什么样。
有朝一日它会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那时候这个皮囊要么停止装入,要么砰一声裂开。
当然,可以选。
人在短暂的一生里,总是要做出很多很多的选择。
幸运的是,人有智慧,可以做出选择。不幸的是,人的智慧总是不足以让自己知道什么时候选择。
谁也不知道,属于自己的,世上独一无二的那一朵花,到底在什么时候会开。
浪漫总是不期而遇。

……嗯。浪漫。


肖时钦僵了足足10分钟,夕阳的余晖从他和他身边的采掘机上慢慢消失。明亮的钩月升起来,银色的光辉投在他面前的漆黑的坑洞上。
坑洞里躺着个人。青年模样,男性。
……不。人是不可能四仰八叉地躺在一片刚刚被挖开的煤层里,一边打呵欠一边懒洋洋地抬起手意思意思打了个招呼,然后又闭上眼继续睡过去的。这已经不是行为艺术的范畴了,这是在对自然科学发出挑战,经典物理头顶的阴云又多了一片。
“……”
“……”
漫长的沉默后,肖时钦选择了一个勉强不算丢脸的开场白:“那个……请问,你是……人吗?”
他决定如果对方说不是就一铁锹先照脸砸下去。……嗯,如果他的手不抖。
躺在坑洞里的青年打了个呵欠,拨开落在自己头脸上的煤块和泥土,半睁着眼看了看肖时钦:“啊,不算吧。”
“……那你吃人吗。”
对方扫了一眼肖时钦,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算吧。”
肖时钦欲哭无泪:“我现在说我不是人来得及吗?”
“那太简单了,你不想做人我随时可以帮你……等等我去你行不行你这就要动手!?”

三分钟后肖时钦默默地发动了卡车,然后默默地看了副驾驶位一眼,觉得今天出来采矿绝对是他有生以来做过的最错误的选择,没有之一。
“小肖你的衣服太小了。”副驾驶位上的(自称的)血族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那件洗得有点发白的工装衬衫下摆勉勉强强挡住了重点部位,牛仔裤也特别情趣,稍微一动就露出了线条利落的胯骨和深深的臀缝——被裤子绷出来的。“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小巧的时候。”
“……”肖时钦默默地别开脸,“这套衣服不是我的……”
血族折腾一会发现造型已经无药可救,干脆就不管了,整个人往座椅上一倒:“开车吧。”
肖时钦觉得这气氛太难受了:“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
“……”
“?”
“……没了?”
“没了啊。哦,你是不是喜欢看奇幻小说?我跟你说那些什么把爸爸爷爷祖爷爷太祖爷爷的名字和打过的怪门前的树山下的河全部加进名字里的,都是你们人类胡扯的。那个年代又没有打印机,你的名字是要手写的知道吧,你试试一写写十页纸看看。”
“……”肖时钦说,“你业务很熟悉啊?”
“那必须的。”叶修说,“偶尔睡醒的时候,我就会放一只眼睛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又变成了什么样子。”
“……怎么放啊?!”
叶修扭头冲他笑,抬起一只手虚掩在自己的眼睛上,做了一个抓握的手势:“放给你看看?”
“……”肖时钦毫不犹豫地踩下一脚油门,“不用了谢谢!”
“年轻人,心理素质不行啊。”
“……这不是心理素质的问题吧!”
“别激动啊,稳着点,安全驾驶知道吗,你的驾照是三百块买的吧。”
“……”
小型载货卡车在坑坑洼洼的三级路上晃荡着,头也不回地朝还没亮起灯的村镇跑去。村镇上刚刚热闹起来,这不是个繁荣的村镇,不过多久就会平静下去。肖时钦会选择这里做落脚点,也只是因为他探查出附近有片还没被盖戳的浅层煤矿。作为一个物质需求难以得到满足——通俗地说,没钱——的机械师,肖时钦跟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物质需求难以得到满足的人一样,每天都在自力更生。……比如非法采煤。
但这个夜晚注定不能平静。
从此以后,世界再也不会平静了。

 

第一章

 

肖时钦打开门,沉默三秒,然后扭头朝屋里喊道:“叶修!”
沙发上的一团被子蠕动蠕动,抬起个角:“有事说。”
“我好像说过有一万次了……吃剩的东西就地扔掉,不要打包回家。”
“哪有一万次,最多十次。”
被子里冒出个脑袋,过了一会,叶修从被子里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直起身。他穿着件简单的棉布T恤,隐隐约约露出腰部有些苍白的皮肤。
“我说小肖,关门关窗啊,烧伤的治疗费很贵的。”
“现在已经是逢魔时刻了好吗,这点阳光对你压力不大……不,我为什么要用这么唯心又中二的词。”肖时钦默默地转回头,站在门口,和面前的中年男人对视一阵,“我说,你这次的品位好像有点丧失吧。你不是不对30岁以上的人类男性出手的吗?”
叶修耸耸肩,趿拉上拖鞋,甩开被子走过来:“没得吃的时候还挑三拣四,这才不符合大自然的规律啊。”
然后叶修看清楚了那个男人,顿时沉默了。
“……”
“……”
“……”
“小肖,我保证我没有给过他地址。”
“那他难道是嗅着你的味道过来的?你咬个人还能帮他进化???”
“肯定不是我咬的。”叶修有点无语,“我说,你不要随便质疑一位活了十亿年的老祖宗的审美行吗?你看看他这副样子,这绝对就是血管里飘满了油脂粒,活像你们人类做的奶油汤一样。我口味没这么重。”
肖时钦也有点无语地扭头看他:“没得吃的时候还挑三拣四不是不符合大自然的规律吗?而且你是谁的老祖宗啊?我们种族就不同吧?!”
“规律在我面前算个鸟。”叶修连眼睛都不眨,“这玩意儿绝对不在我的菜单里,打死扔掉行了。”
“人类世界杀人是要判刑的!”肖时钦泪流满面地转回头,“先生您好,请问您贵姓?”

三分钟后,两个人类一个血族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
叶修:“我说了不是我咬的。”
肖时钦:“这不是重点。”
陌生人:“你们能先听我把话说完吗?第二代血族亲王叶修先生?”

陌生人自我介绍姓冯名宪君,是本地区猎人联盟的第一事务秘书——换句话说就是管事老大。他这次过来,是因为魔法检测仪显示出了异常强大的波动,昭示着一位真正的强者的驾临。但是当管理人员如临大敌地观测了一整个工作日后,他们发现这种波动只在刚出现的时候稍微剧烈了一会,然后几乎是同时就萎了下去,像是巨龙找好窝以后就陷入了长眠。
在眠龙勿扰和消除隐患之间摇摆……激烈地摇摆了一天以后,猎人联盟达成了共识,由冯宪君亲自出面上门,写作打招呼读作探情况。
“你有什么好说的——你热吗?”叶修一脸“困死了我想继续睡觉”,但肖时钦一听到冯宪君揭破叶修身份,看冯宪君的眼神就十分不对起来,似乎他们之中马上要有一个人在客厅里血溅三尺。于是他只好打起精神留下来,转了个人性一点的话题:“今天三十几度,对于人类来说也算高温了吧。”
“……”
正装三件套的冯宪君咳了一声:“这不是重点……”
“小肖他学你说话。”
“这不是重点!!!”两个人类异口同声。

 

===================

……TB不知有没有的C

评论(16)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