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继续付定金

生贺一本满足!感谢社会!特别感谢亲爱的阿卡宝贝儿!!!prprprprpr新手机桌面(空血)

太久不写东西手生了半小时只来得及搞出这点,回头网不断的话再补完。

沿用之前定金片段那个死神&主教的设定。

P.s.虽然一直都是在付定金但是片段攒多了哪天我就串一串连一连扩成个长篇……也未为可说,不过不要期待先,亚历山大

========================================

 

 

“这是……什么?”
“在我接受圣裁之前,文明世界上有2197种文字。现在可能有一部分消亡了,但留下的文字种类之多,依然超出人类智慧能够充分驾驭的程度。”
“嗯,……你想说的是你也不认识这上面写的什么对吧。”
“简略地说,是这样的。”
一个虽然经常在尘世上行走,却始终没搞清楚人类文明核心的现任死神,和一个虽然是原装正版的人类却已经快有一千年没见过活人的前任主教,现在正一起坐在一间风味餐厅的角落里,表情严肃,好像在研究什么事关世界存亡的可怕秘密。
他们研究的对象是一块摆在餐桌上的,扁平的,表面半透明的黑色金属板。
金属板沐浴在两人的目光里,表示亚历山大。
良久之后肖时钦率先打破了僵局。他小心地戳了戳那块金属板,金属板上的图像立刻出现了变化。
“……!”
他刷地抽回了手,张新杰却紧接着就点了上去。肖时钦这下受到的惊吓比刚刚图形突然变化时还大,他紧张地抓住了张新杰的手臂:“别碰,可能是什么触发型的咒法阵,我听说这个地区很擅长这种……”
“我给自己加持了圣佑术。”张新杰说,“最主要的是,我认为这个不是法术阵。它不对称,也没有中心,色彩混乱,结构松散,没有任何规律可寻,跟那些精巧的法术阵相差甚远。”
“……”
“而且,你刚刚点到这里的时候,它变成了一幅更大的图片。”张新杰深沉地注视着那块金属板,“我认出了几种食材,这张图片展示的应该是一种菜品。换言之——”
“先生?抱歉打扰一下?请你们不要把IPAD从保护套里拆出来好吗?”
肖时钦抽了抽嘴角,收回手,朝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旁的侍应生尴尬地道歉:“对不起,我就是有点……好奇。”
侍应生满脸明明白白写着“你们是来搞笑的吗”。
肖时钦没办法了,扭头朝张新杰目光求救。张新杰面色不动,语气淡定:“我不喜欢IPAD,你们有传统的菜单吗?”
“啊,当然有的,请您稍等。”侍应生面色古怪地转身走了。
张新杰依然八风不动,十指交叉稳稳地放在餐桌上:“他心里在想什么?”
肖时钦努力越过人群看向那名侍应生:“稍等一下,人有点多……嗯。‘穿着那不勒斯高定跑到一家人均消费三百的餐厅里玩了半小时IPAD,这年头的有钱人都应该按时吃药’。”
张新杰表示不能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啊???而且你刚刚怎么能那么自然地说出这个……挨拍的?”
“种族天赋。”
“……”

 

靠着种族天赋,人类主教先下一城。他成功地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通过观察周围人的动作,学会了怎么使用那块黑色的金属板,还顺带着教会了肖时钦。午餐几乎是完全被他们丢在了一边,要不是他们坐的位置偏,可能早就被围观了。
然后他们立刻遇到了新的问题。
“对不起,先生,这个不出售。”侍应生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扭曲来概括了,“如果你们喜欢,出门右拐第二个红绿灯向北,过了马路就有专卖店。”
肖时钦借着举起的果汁杯挡住了口型:真是病得不轻。
张新杰给自己套了一个无声的疫病检测术,然后朝肖时钦摇了摇头:没有病。
肖时钦扶额,继续口型:受不了了玩我呢这是,附近有节目记者在拍录像吗?我要去发微博吐槽。
张新杰淡定地说:“结账。”
侍应生刚走,这张桌子上就响起了低声私语:“微博?”
肖时钦泪流满面:“别看我好吗。我不是地域常驻死神,十年才上来执行一次任务……”
——而且最近的七个十年,又来不及看到其他。来不及看太阳升起星辰沉降,柔嫩花瓣落下露出青涩的果实,蹦蹦跳跳的孩子转眼长成撑起天空的大树,耄耋老人在夕照里逗弄眯着眼的大猫,逗着逗着闭上了眼。
视线一直投注在某一处,看不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可以喜悦或悲伤的变化。
张新杰没有再说什么。他伸出手覆盖在肖时钦的手上,慢慢收紧握住了。

 

 

评论(8)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