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深井冰三十题

 

1.药物依赖

“伊希斯……”
他听到那个人的声音,犹如恶魔的手指,一下一下扣在他即将绷断的神经上。腥膻的液体满溢在他的口腔里,几近窒息。
“记住这个味道,记住,我的味道。我要你离开这个味道,就会想念它想念到发狂。”

 

2.光亮恐惧

他看到地面上出现一道白线。
忽然他意识到那是光。从逐渐打开的门,不断扩大,蚕食着他的生存空间。他蜷缩着,靠着墙后退,逃进安全的阴影里。这样那个人就看不到他了,没有光,就不会被发现了。只要没有光,他就安全了。
终于他退无可退,发出了一声哀嚎。刺眼的光亮落在他的面上,同时降临的,还有一只手。

 

3.窒息

他不能呼吸。每一丝进入他鼻腔的空气,都是浓浓的,那个人的味道。

 

4.肢体伤残

那个人的手指落在他的眼睑上。隔着一层脆弱的皮肤,指甲犹如利刃缓缓地刻入。

 

5.言语暴力

“你的腿唯一的作用即是向我张开,大,更大。对,记住这个姿势,保持。记住,无用的必被剔除。”

 

6.眠咒

无止尽的痛苦中,他忽然触摸到了一丝黑暗。香甜的黑暗,像是子宫一样的静默和安全。
抚在他咽喉上的手指显得温柔。
“休憩吧,我应许你。”

 

7.梦魇

他还活着。

 

8.行尸走肉

而“他”早已经死去。

 

9.信任丧失

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他不该逃跑。他怎么能逃跑,那个人终于施舍他一段带着湿润泥土的香味的风。那个人相信他不会逃跑。他逃跑了。他丧失了那个人的信任。他错得彻底。也许他再好一点,能记住那个人的指令,他就能得到一些芳香的泥土。
而现在他只能听着那个人微微颤抖的声音,被痛苦主宰听觉以外的全部感官。

 

10.若我英年早逝

“伊希斯,如果我死了,你就自由了。”
他再度睁开眼时,那个人正在轻轻抚摩着他的头发。声音很近,好像一把利锥,深深钻进了他的脑子里。
“你……会死吗?”
他忽然觉得惶恐。他攥住那只手,翻身起来,惊慌失措地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笑了一声:“会,很快。”

 

11.死玫瑰

他终于知道那个人身上的味道是什么了。
那是炽烈如火的野玫瑰,在那个人倒下去时,一瞬枯萎。他看着那个人。那个人也看着他。他看到那个人说话,没有声音:不要看。
他闭上了眼睛。忽然天地间万物静寂,死去的玫瑰碎裂成片,飞舞在白昼的光明下,像是慢镜头的优雅和漫长。

 

12.无疾而终

像是爱情一样自然地消逝。

 

13.枷锁

“先生,你可以看到我吗?先生?”
他怔怔地坐在地上。
睁不开眼。
“给我一副眼罩,汉娜!小伯恩斯坦先生可能在密室被囚禁太久,无法适应外面强烈的光线。担架!这里就交给你了——”
他依然闭着眼,坐在地上。
那个人让他不要看。
那么,他就不看。

 

14.昔日已死

“小伯恩斯坦先生依然不能见客,非常抱歉,伯恩斯坦大人。他的状况非常奇怪,他能够对外界的刺激做出反应,体能也已经恢复,但是他除了跟我们要一枝玫瑰那次,再也没有说过话。我们想这段经历对他的伤害太深……”
声音戛然而止。他平静地推开门,沐浴在久违的光明下:“爸爸。”
丝绸衬衫上别着一枝廉价的野玫瑰。

 

15.永冬

听说在世界的尽头,冬季没有刺眼的阳光。
他静静地坐在壁炉前,闭着眼。
他不能去往世界的尽头,但是,至少他可以为自己创造永恒的冬夜。
像是那个人曾给予他的短暂的休眠。

 

16.末途

“少爷,绑架你的那个疯子终于死了!他在监狱的墙壁上用自己的血画了一副肖像,守卫说他的手指都磨出了骨头。那真是个疯子,还好少爷你安全回来了……”
他已经睡着了。

 

17.太阳照样升起

他参加舞会,晚宴,新戏剧的首映,履行社交季节里所有应当承担的义务。少女和贵妇们矜持地议论他苍白忧郁的面容,说一次不幸的遭遇反而使他成熟,比伯恩斯坦公爵更像一位高贵的大人。

 

18.面具与武器

而他还记得那个人在把他重新关进密室时,在他昏厥的边缘,对他说:“伊希斯,你不知道你放肆地笑起来时有多迷人。让人只想把那一刻的你做成标本,让时光像松脂一样永远凝固你的笑容。”
然后那个人轻吻着他,直到他失去意识。
“可你为什么不愿对着我笑呢,伊希斯。你的笑就是最强劲的魔法。”

 

19.老歌

Will yesterday once more。

 

20.我将为你送葬

他被人拽出去时火舌已经开始舔舐他的礼服外套,炽热的气息冲在他的脸上,像是那个人的亲吻。他对焦急的管家道歉:“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烧起来,我只是想来看看我的玫瑰。”
他的身后是他的玫瑰花园,四处蔓延的火焰狂乱得像是魔鬼的舞蹈。

 

21.消失的影子

他被保护了起来。外界普遍认为那个已经死去的绑架犯可能还有同党,因为伯恩斯坦庄园纵火案发生当天,那个绑架犯正在被下葬。女王对此表示严重关切,警察们为此焦头烂额。
那个同党却再也没有出现。

 

22.单程票

他知道自己已经乘上了一列空无一人的车。没有售票员,没有旅伴,没有终点站和返程。
本来有一个人可以牵着他前进或后退。

 

23.无名碑

他用焦黑的玫瑰堆成了一座墓碑。
夜风吹过,崩塌。

 

24.留声机

“伯恩斯坦少爷。伊希斯·魏萨·伯恩斯坦。伊希斯。伊希斯。伊希斯。伊希斯。伊希斯。请容许我称呼您伊希斯,请您依旧称呼我埃瑞克而不是奥尔森先生。请您听完这段话,请您不要像将白手套扔在我脸上一样扔掉它。我已经不能控制我心中的魔鬼,我活着它就不会死去。我将这张唱片寄给您,如果您收到了,请在下一次见到我时,亲手杀了我。请您赐予我这样的荣幸,即使我对您抱着肮脏至极的念头……请您赐予我安眠。”
留声机的指针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在满是灰尘的储藏室里。

 

25.沉溺至死

他平静地坐在扶手椅里,一遍接一遍地放着一张只录了不到三分钟的唱片。
直到失去意识。

 

26.毒

小伯恩斯坦先生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衰弱下去。医生无法查出病因,只得声称他中了一种不知名的毒药,也许是那个绑架犯为了控制他而使用的。

 

27.谎言

作出解释的时候他醒着,然后他沉默片刻,认可了这种说法。
但其实他知道这种毒有名字。

 

28.割裂的画幅

伊希斯·魏萨·伯恩斯坦下葬的那一天,一名囚犯正在要求更换牢室:“墙上有个用血画的人!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先生,最糟糕的是那面墙今天还出现了裂痕!无数道!您真该去看看,先生,马上就会塌掉一样!”

 

29.帷幕积尘而落

储藏室里的留声机依然在不紧不慢地转动。
“伊希斯,伊希斯……请容许我称呼您伊希斯……请在下一次见到我时,亲手杀了我……”
忽然咔哒一声,那张唱片上被指针划出一道穿透盘面的裂痕。机器挣扎了几下,还是卡住了,静默下去。

 

30.无人生还

曾经有一名少年拉着另一名少年,放声大笑着跑过一望无际的田野。忽然少年变成了青年,他们并肩走过月下的湖泊,其中一名青年对另一名青年说了什么。然后他们松开了彼此的手,惨白的月光将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无限辽远又无限贴近。最后一名青年俯身留下一个亲吻,瞬间化为风中散去的玫瑰花瓣。另一名青年伸出手,花瓣透过他的手掌,落到了湖面上,没有激起一丝涟漪。
故事就此终结。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