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Blessing

小镇下起了雪。
自低沉的灰霾中,纷纷扬扬落下大片的雪,间或夹着丝丝缕缕的污迹,像是死去的杂色鸽子被剥离了羽毛。对于这样一个地处炎热地带的海滨城镇来说,这样的天气可不是什么能轻松谈论的事。而事实上也没有人讨论,街道上根本见不到任何一个人。临街的商铺和餐馆开着门,却没有顾客也没有店主。
喻文州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中央慢慢地走着。这是车道,然而并没有一辆车出来对他鸣笛。红绿灯在工作,交通摄像头在他经过时忠实地闪着光。
镜头里只有喻文州一个人。
大雪渐渐地盖过了他的脚踝,长靴在积雪上踩出清脆的碎裂声。他每一步都踏出一个深深的坑,在他走后,那些坑里渐渐泛出了清澈的水。
喻文州已经将近走到了这条街的尽头。就在这时,一个红色的小木球骨碌碌一滚,经过了他的身边。
“嗯?”
喻文州微微一让,那个拳头大的小木球就滚落到了他刚刚踩出来的一个深坑里。
他俯下身,看了看那个球,又看了看路边。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站在一间民居门口的台阶上,怯怯地看着他。
喻文州露出了十分温和的微笑:“这是你的玩具吗,小公主?”
小姑娘似乎被他的笑容放下了一些戒心,踌躇着几步一停地走了过来。喻文州一直保持着半俯身的姿势没有动,小姑娘大着胆子迈出了最后几步,一弯腰捡起那个木球就要跑掉——
“你的这个玩具,看起来有点……不太合法啊。”
喻文州的声音有些笑意,也有些惋惜。
小姑娘僵住了。
那个红色的木球,在她碰到的一瞬间,突然变成了一个血迹斑斑的人类头骨。这枚头骨很小,额骨和顶骨之间甚至还有一道没有完全长合的菱形缝隙,它的主人最多不会超过两岁。
“孩子……真是一群小恶魔。”
忽然狂风骤起,小姑娘猛地跳起来,她的面目变得苍白狰狞,唇角冒出了尖锐的獠牙。她一瞬间就扑到了喻文州身上,迅捷得像一条狼,亮出獠牙对着喻文州的脖子就一口咬下去。她和喻文州离得那么近,她的动作又那么快,喻文州几乎完全没有闪避的机会——
牙齿摩擦出刺耳的声响。
咬空了。
十米外,喻文州张开了双手,像是要拥抱谁一样。污秽的雪自天中坠下,却没有一片落在了他肩上。
因为他的上方,有一片更深沉的黑暗。
“再见啦小公主。我没有很多时间陪你玩,因为我还得赶回家——”
那片黑暗刹那间像是墨滴落入水中,转眼席卷天地。小镇,雪地,小姑娘和她还在啃咬着的幻影,连着喻文州自己,在那一刻同时被卷了进去。
“见我的爱人……”
喻文州的声音突然有点不稳。
“……和我的,孩子们。”

“今天的任务顺利吗?”
喻文州坐在候机室里打开了视频通话,看着屏幕里的肖时钦,脸上自然地浮起一个微笑:“很顺利,今晚应该就能回到了。”
再随便问了几句日常,对话暂时告一段落,两人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喻文州才说:“今天……又多了一个?”
肖时钦看起来有点尴尬:“啊,是的。今天早上刚发现的。”
“……我觉得,我们真的可以计划生育一下。”
“嗯,我也这么觉得……但是他们都出来了,总不能全部送到孤儿院去啊。”

喻文州和肖时钦有12个孩子。
第一次听说自己喜当爹的时候喻文州立刻把手机面朝下盖在了旅馆的床上。过了半分钟,他深呼吸三次,抬手抹了把脸,又对着整装镜看了看,确认自己的笑容正常得没有任何漏洞,这才重新拿起手机。
“我觉得,今天任务里碰到的魅魔,可能,让我产生了一点幻觉——”
屏幕上肖时钦举起了一个小男孩:“我说真的。”
小男孩口齿不清地喊:“爹地——”
喻文州觉得自己迫切需要再去找个魅魔会一会。他尽量平静地说:“Hi。”
事情很快就被讲清楚了。
喻文州是一位驱魔人。他有一半恶魔的血统,也因此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只是由于他的人类的另一半血统,他一开始并不能很好地控制这样的力量——这感觉像是左脑和右脑在争抢着指挥身体迈出步子,反而没法正常地走路。但十七岁那年他成功做到了,然后他迅速成为了教会的驱魔人TOP10。事业丰收的同时他的恋爱也相当顺利,虽然是顺利地弯了——他在肖时钦第三次上门修电脑之后就把这位教会唯一指定网络运营商的负责人拿下了,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确定了关系,跌破一地眼镜。
结婚七年他们感情依然很好,一点也没有痒。
而现在是第八年。
看起来好像有点,迟来地痒了啊。
肖时钦离开了镜头,似乎是把那个小男孩放到了一边,还不太熟练地哄了几句。悉悉索索过了一会,肖时钦才重新出现。
喻文州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冷静。
“那么我们可以谈谈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了吗?”
肖时钦露出了犯难的表情:“我也不知道……”
喻文州提醒他:“最好不要告诉我是你生的。虽然我已经出差了一个月,但是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你没有怀孕。”
“你都在想些什么呢?我也没这个功能啊。”肖时钦哭笑不得,“我是一早起来在床上发现他的,找教会来检测过,是正常的人类。”
“正常的人类幼儿能突破我们联手建立的防御,半夜摸到你床上吗?”
“呃,那我就不清楚了。”
“为什么你能这么迅速地接受这个设定……”
肖时钦偏开头思考片刻:“嗯,大概是因为……我觉得他长得很像你。”
“……”
喻文州忽然觉得这个设定好像可以接受了。

之后的发展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失控了。喻文州这一次出差是前所未有的久,任务对象太分散,他跑了近一年。在这一年里,几乎每个月,肖时钦都会抱出一个新的小孩子。一开始喻文州还会思考“啊到底是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还是我只是单纯地戴了绿帽子”,后来他已经明确是这个世界脑子有病,开始跟肖时钦讨论儿童床的大小和尿不湿的品牌。
绿帽子的可能倒是迅速地排除了。就算肖时钦要出轨,也没法一个月收获一个看起来有两三岁大的孩子,这不是母鸡下蛋——还都是男孩,柔软的白色短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孩子们的眉目里,喻文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真的有点自己的影子。
喻文州停在最后一站的联络处里,看着第11个孩子的照片,有点心不在焉地问联络员:“一般不是说男孩子像母亲吗?”
联络员毫不犹豫地点头:“是啊!”
喻文州感到了世界的恶意。

这是第12个月,今天是这个月最后的一天。喻文州在转机的机场里等着。五个小时后他就要回到他阔别一年的家。他会带回各地的特产和许多有趣的故事,拥抱他的爱人和……
一打孩子。
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冒出来的。
喻文州决定接受这个事实,他已经有了一年的缓冲期,更何况肖时钦受到的冲击只多不少。他从来不惮于应对生活的挑战。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这么想着他打开了家门,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我回来了——”
一道道白光忽然间笼罩了他,那白光似乎自这座房子里的各处而来,沙发,厨房,楼梯口,穿过墙壁越过地毯,直直撞进了喻文州身体里。如果这是在外面,喻文州能够立刻做出反应,但这是在家,他猝不及防。
但那些白光似乎也没有任何恶意,暖洋洋的感觉一瞬间盈满喻文州心底。一种复杂的心情涌出来,隐隐约约有些苦涩,而片刻之后就化为了完全的甘甜。
白光散去后喻文州检查了一下自己,没有任何不对,反而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充实和安心感。他望向一脸惊讶地坐在沙发上的肖时钦:“这是什么惊喜吗?”
肖时钦过了一会才说:“……那是,孩子们。”
喻文州消化了一秒钟,然后扫视过大厅。地上散乱地放着一些玩具和儿童书,餐桌边歪歪扭扭有几把特地加高的小椅子。学步车空了,喻文州还记得在他打开门的一刹那,他隐约看见有个小男孩在那里面开心地叫。
“……”
“……”
喻文州关上门,走过去坐在肖时钦身边,握住肖时钦有些发抖的手。
“……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来的。”
肖时钦看起来还没有完全从打击里清醒过来,语调都有点飘忽:“我确实不清楚,一觉醒来感觉怀里有什么在动,忽然一个小孩子就冒了出来,喊爸爸……”
喻文州揽住他,把自己的体温无声无息地送过去:“那前一天呢?你睡前做了什么?”
他其实只是在转移话题,这种细节他们早就对过无数次,都没有头绪。肖时钦是个十分注重细节的人,这样的回忆有助于他从惊慌失措的情绪里走出来。如果放着不管,肖时钦可能真的会崩溃,虽然事后还是能自己走出来,但阴影始终存在,再不会有光能照亮那里。
幸好发生这种事的时候我在家。喻文州想。
肖时钦果然被他带着走了:“前一天晚上睡前……我在想,你从来没有连续一个月都在外面。这次的任务会不会太棘手了……”
喻文州突然发现了盲点:“你在想我?以前你没说过。”
“……是吗?”肖时钦清醒过来,有点尴尬地咳了一声。喻文州看着他颈上的红色蔓延起来,忍不住笑了:“这好像是你,第一次……说想我?”
“……大概吧。”
喻文州抱住他,面颊接触到的皮肤迅速变得热起来:“我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了。”

那是思念。
心上挂着一个人,一点一滴的担忧落入期待的土壤,有一天冒出了一根小小的芽。这根幼芽实在太小,连心的主人都没有觉察。而它就那么一天一天长大,抽出了枝叶开出了花,大片的花床里一个孩子睁开了眼,有着纯白柔软的头发。
趁着夜色,孩子轻手轻脚地爬了出来,靠在心口上,暖洋洋地,带来一宿安眠。
喻文州对了一下时间,每次有孩子出现,都是他即将面临强大敌人的时候。肖时钦虽然没有同行,但所有驱魔人的任务都通过统一网络下发——通过肖时钦的服务器。肖时钦对他的动向一清二楚,而肖时钦从来没有说过半个字。
那是信任,来自于实力。
然而还是会有无法克制的担心。
来自于彼此注视的目光。
温暖就这么从记忆中一点一点逸出来,临时代替着抚平心中纠结沟壑。而真正拥有安抚能力的人回到了身边,就不再需要它们了。

“我觉得这太唯心了。”肖时钦表示这个解释比自己突然有了自体繁殖能力还扯。
喻文州有点好笑:“你跟我说唯心?”
肖时钦噎住了:“……你例外。”
喻文州这次是真的笑出了声。他笑了一会,在肖时钦耳边轻声说:“你喜欢小孩子的话,我们今晚可以努力一下。”
那片薄薄的皮肤彻底发烫了。

the end.

给亲爱的阿卡宝贝儿@+Kaede+ ,大小肖,我最近的脑洞都有点神奇……
第11个孩子的照片(大误)http://kaede1231.lofter.com/post/28267a_24b1332

评论(22)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