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周肖SCP片段

——就只向我要求一件事吧,就是建筑起一个灵魂,在那里,火焰可以熊熊燃烧着。

 

 

肖时钦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一名青年站在封冻的湖边,铁灰色的大衣上落了一层白色的雪。这个公园曾经以湖中的天鹅闻名,而现在湖上是成片的蔓延到岸上的冰,冰面泛着一层淡淡的蓝光,在黑沉的天幕下,显得格外地冰凉。
冰壳下是焦黑的泥土,和看不出原型的不明碎块。
这里是一片废墟。
肖时钦站着的地方离那名青年有大约五米远。他看到青年的侧脸,轮廓染了一层淡蓝色的光芒。以人类的美学标准来判定,应该可以说是五星级的相貌水平。
“你在看什么?”
青年指了指面前的湖:“它。”
肖时钦沉默片刻:“它已经死了。”
青年的表情有点消沉:“我没有打算……”
“可你杀了它。”肖时钦说,“绝对零度对于这个位面里的大多数生物都是致命的,这个湖里已经没有什么活着的东西了。它的水不会再流动,浮藻粘连在冰块里,鱼虾的尸体脆得一掰就断。它已经死了。”
青年看起来更消沉了:“如果……把温度还给他们?”
他垂下的手抬了起来,手中握着一柄样式简单的左轮手枪。他瞄准了那片湖面,枪身忽然泛起了火红色的华丽纹路,那些纹路顺着枪身一路攀爬到他的颈项和侧脸上,像是从皮肤里苏醒的纹身。
“它们还是会死。”
青年扣动扳机的手指停顿了。
“这个位面的生命是非常骄傲的,从来不遵循等价交换原则。”肖时钦叹了口气,“你不能把一样东西从他们身上夺走,再还给他们,他们不会接受。”
青年显得有点无措:“……不可以吗?”
“不行。”
青年慢慢地垂下了枪:“对不起。”
“应该要说对不起的是我。”肖时钦说,“以SCP的名义,请你和我走一趟。你可以拒绝,因为这个邀请可能会使你失去自由,并且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但我不会接受,这是我的任务,我不会请求你的谅解。”
青年歪了歪脑袋:“S……CP?”
“我们负责对所有对本位面生物有着威胁或潜在威胁的异常事件和个体进行评估和处理。”肖时钦的语调平板而公式化,“项目Anomalous-1124,请放下武器,一切攻击举动将提升你的危险系数评估值。”
青年思考了一下:“你要逮捕我。”
“正确的术语是‘收容’。”
“……武力?”
肖时钦露出了苦笑:“不,我会尽可能不使用武力……”
“你准备有武器。”青年准确地指出。
“啊,必要的时候吧……”
青年忽然问:“名字?”
肖时钦沉默了一下:“Mobile Task Forces Chi-623, Machinist。”
“不像。”青年指了指自己,“周泽楷。”
“看来你还研究过这个位面的命名规则……好吧。”肖时钦笑着摇摇头,“肖时钦。”
“肖时钦。”
“嗯。”
周泽楷扭头望着肖时钦,目光里有些恳求:“你可以修复?”
肖时钦愣了一下,意识到周泽楷是在说这片湖:“我也不行。”
周泽楷问:“谁可以?”
“死亡是不可逆的……”肖时钦试图说服他。
“有人可以。”周泽楷摇摇头,“我见过,死掉的花重新开放。”
他转过身:“我去找他。”
“——你不能离开这里!”
一瞬间大地发出隆隆的颤动,眨眼之下四周突然升起无数钢铁城墙。冰冷的金属光芒拔地而起,刹那遮蔽天空,像是一只张开的手突然收紧了拳头。周泽楷一转身拔枪射击,肖时钦已经被厚厚的钢板挡住了,子弹打在钢板上四处飞窜,只留下了无数擦痕和弹坑。只在片刻,头顶的钢板已经砰一声合拢,开始缓缓下沉,四周的钢壁也开始发出低沉的声音,向中心移动,空间被不断压缩。这座巨型的钢铁匣连一丝光和空气都透不进来,钢板移过将土层也挤压得缓慢隆起,地面像是升起的山坡。不多时,剩下的空间已经不足二十米高,看起来没有一点要停下的迹象。
绝对囚牢。
周泽楷垂下眼,双手一合。他原本双手各持有一柄左轮手枪,一合一分,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架重型狙击步枪。他端起这架步枪,单膝跪地,眯起一只眼睛,在漆黑一片的空间中快速变换着瞄准的方向。
头顶的钢板仿佛感知到威胁,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加快了下沉的速度。
周泽楷不作理会。继续改换方向瞄准。
十五米。
十米。
八米。
五米。
三米。
二米。
不断轻微摆动着的枪口忽然停下,稳得像是被钉死在了空中一样。周泽楷连一秒停顿都没有,扳机毫不犹豫地扣下。枪口喷射出明亮的火光,瞬间撕裂了黑暗的空间,撞在钢板上发出一声巨响。
钢板的下沉停止了。
周泽楷站起来,这时钢板的高度已经不够他站直了。他举起手推了推,那看起来坚不可摧的钢壁忽然间像是被火烧透的纸灰,一推之下就无声无息地碎成微尘,轻轻飘飘飞了满天,像是一场带着铁腥味的雪。
周泽楷站在漫天浮灰中,沉默了很久,直到那些尘埃落定在地,才抬步向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人走去。那个人身上盖了一层灰,看不出原本面目。但不管怎么样,周泽楷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他埋一下……尊重这个位面的丧葬风俗。
他的脚步突然停住了。他手里的枪变得像山岳一样沉重,脱手出去摔在地上。他的身体也一样,血管里像是被灌满了铅。这还不算完,周围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大堆精巧的小机械,一时间这边炸开一个跳雷,那边跑来一条机械犬,周泽楷有点艰难地避开了这些,头顶上嗡嗡响起一个长着旋翼的机械圆球,圆球底部打开,炸弹一个接一个哗啦啦往下扔。
这些攻击打在周泽楷身上没有给他造成多大伤害,但多少有点麻烦。
“抓到你了。”
不断的闪避中,周泽楷忽然觉得手腕上一凉。他低头看去,手腕上被扣上了一只手铐。沿着锁链往后看去,肖时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手铐的另一头正扣在肖时钦的一只手腕上。
周泽楷尝试着召唤他的枪,掌心的纹身刚浮现就又消失了。
肖时钦晃晃自己的手腕,笑了笑:“枪械不巧也是机械,机械正是我的领域。所以现在,能麻烦你和我走一趟了吗?”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小声说:“你不是。”
肖时钦顿了顿:“啊,我确实不是这个位面的原住民。这么说吧……我曾经也是SCP的一个项目,然后他们评估认定我是,那个词怎么说的?Acceptable, 对人类友善而且愿意服从命令。于是他们给了我认证,把我编进了机动特遣队,让我来抓你们这样不听话而且人类又打不过的项目。”
周泽楷伸出手去,肖时钦避让了一下,但是周泽楷的动作太快,他没能躲开。
“对不起。”
周泽楷的手指点在肖时钦眉心,那里有一个新鲜的血色斑点,是一个微微凹陷下去的创口,现在已经愈合了。
“很疼。”
肖时钦:“……你关心这个干什么,要是正常的人类我已经死了。”
周泽楷认真地说:“死不透,会疼。”
“……”肖时钦沉默片刻,“算了那我们走吧。抱歉到目的地前你都要保持这样,我实在没法再抓你第二次了。”
周泽楷摇摇头:“不去。”
肖时钦顿时绷紧了神经,周泽楷这时却倾过身来。他比肖时钦略高一些,微垂下眼望着肖时钦,显得无比的温顺又无比的坚定。
“你跟我走。”
“……”
周泽楷指了指不远处的湖面:“让它活过来。”
“……提醒一下,抓住你的是我。”
周泽楷忽然用力一拽,肖时钦踉跄了一下。周泽楷反手扣住了肖时钦的手腕,肖时钦没能挣脱。
“你也被封禁了。”
肖时钦噎住了,他没有想到周泽楷会这么迅速地发现。这副手铐确实拥有封禁异能的功能,但平常情况下它是绝对限制不住周泽楷的。为了限制周泽楷的枪械变化能力,肖时钦把另一头铐在了自己手腕上,临时把自己的机械控制能力输入到手铐中,起到强化控制的作用。
而同样的控制也会作用到他自己身上,他封禁了周泽楷的枪械变化,同样也封禁了自己的机械控制。不过在这个公园外还有他的同事在等着,几个人一起上,按住没有武装的周泽楷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现在周泽楷已经敏锐地发现了问题。周泽楷有无数的办法制服他,带着他一起从别的地方逃离,论近身格斗肖时钦可讨不到好。
结果还是失算一步。
“你不开心。”周泽楷看着他。
肖时钦还在飞快地转着脑子思考要怎么解决困境,忽然被这一句砸下来,有点反应不过来:“……啊?”
“成为Machinist。”周泽楷说,“不开心。”
肖时钦安静了一会:“没有什么可开心的……但也没什么不开心的。在一个地方,就要遵守一个地方的规则。”
“但是不开心。”周泽楷歪着脑袋想了想,“我能帮你。”
“——什么?”
这时那种沉重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周泽楷没有松开扣住肖时钦手腕的手,而是左右看了看,突兀地选了一个方向快速冲出。肖时钦不得不跟着跑了起来,周围的景象快速变换,从白色的冰雪到黑色的废屋,天空中厚重的云层裂开一道缝隙,明亮的月光照下来。
“你要去哪里?”他大声喊,周泽楷的速度太快,风像刀子一样在耳膜上划出尖利的声音。
“不知道。”周泽楷回头冲他笑,“带你走。”

 

 

(没有TBC)

 

*题记出自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要塞》

*加了个群突然想玩一下SCP设定

*BGM忘了放,w-inds的paradox

评论(57)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