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周肖SCP前传-The Former Times(9.28补点设定)

生活总是无趣,太阳照样升起。

而身处在一个连太阳都看不到的地方,看不到时间的流逝,看不到城墙朽坏,钢铁蚀落,风里的尘沙换了几遍——或者几十遍,几百遍,几千遍,谁能知道呢——这样的生活,又谈得上什么趣味。
可是有没有趣味,又有什么意义。有趣,不见得是自己的,无趣,也未必不是他人的。
不过是活着而已。

门响了。
这是一个无人的房间,大约五米高,而面积超过了三百平方米,天花板、地板和四周的墙壁上都是无数整齐排列着的白炽灯泡,它们一刻不停地发着光,没有任何角落容留着阴影的生存空间。但在偌大一个房间里,只有正中央摆着一个高到天花板的巨大的,完全透明的圆柱形全密封玻璃缸,玻璃缸中装着深碧色的静止的液体。
炽白的灯光照耀在玻璃缸上,却不能把那里面的奇异液体照亮。
“Anomalous-623,你好。今天觉得怎么样?”
一名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研究员走到了玻璃缸前,他的身后十数名武装士兵训练有素地迅速行入,然后排列好阵型摆出战斗姿态,从各个方向用手中的武器对准了那个玻璃缸包括那名研究员。那些武器包括强酸喷射器、激光枪乃至造型奇特的榴弹炮,没有给那个玻璃缸留下一点死角。
房间的大门轰然关上,紧接着门外就响起了连串的金属碰撞声。
这扇门已经被从外面锁死了。
玻璃缸中的液体轻轻浮动起来,像是被轻风拂动的水波。
“不愿意交流吗?”研究员用有点诱哄意味的温柔语调说,“我们的时间不太多,我希望能在你被正式编入SCP收容的项目前,整理出足够的材料,让委员会把你评定为‘safe’。你知道的,‘safe’级的项目虽然也会受到重重约束,但至少拥有一定的活动空间……”
玻璃缸中的波纹忽然剧烈地颤动了一下,液体的颜色也变得浅淡起来。水位转瞬间就从大约七成满,涨到了大约缸顶的高度。一名青年男子出现在玻璃缸中央,悬浮在浅蓝色的液体中。他有一头浅灰色的短发,发丝舒展开来,随着身体缓缓起伏,像是不起眼的的浮藻。皮肤偏白,看起来像是那种常年不见日光的不健康的白。而这具身体被严严实实包裹在黑色的约束服里,衣服只有前胸拉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细长的监测软管从那里钻进去附着在身体上。
青年张开了口,声音在房间里四处响起。
“你好。”
“如果你是用声带振动发出声音,我会觉得你更像人类一些。”研究员笑了起来,他的后背已经洇出了一大片水迹。
青年又张了张口,这一次,可以明显地看到,他颈边的液体出现了波动。
“是这样吗?”
研究员在手中的联网手写板里写上:服从性强,学习能力强。
“很好。那么我们继续昨天的话题吧……”

手写板上的记录很快就被送走,和那群士兵和那名研究员一起。他们离开后,沉重的门被重新锁上,而玻璃缸中的青年抬头望了望天花板。
那上面有一圈摄像头,毫不掩饰地对着玻璃缸。
青年注视着其中一个摄像头的镜头,然后渐渐地消失了,就像是溶化在液体中了一样。

——Anomalous-623的情况怎么样?
即时通讯软件上滴滴滴冒出新的信息。
——心情依然不好,但是配合度很高。他告诉我们他平时以量子态的形式存在,如果我们需要接触他,他可以暂时修改构成规则,产生一个符合我们认知的实体。
——所以他给自己造了一个男性亚细亚人类的身体?
——我猜那是因为捕获他的那名特工是个二十五岁的中国男人。他大概认为用那种形态会降低我们的警惕和敌意。
——那就是说,依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对人类生命和文明抱有善意。
——没有。但是我提请您注意,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对我们抱有敌意。到目前为止他都尽可能地配合了我们的研究,并且表现得十分温顺,不抗拒任何的拘禁和盘问。
——他很聪明,这可能是他的伪装。
——您也很聪明,这只是您的猜测。
——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如果给予足够的监视和限制,比如通过“视线”将他的形态固定下来,我认为可以将他投入使用。我在常务会议上也会这样汇报的,请容许我告诉您,我将十分高兴在MTF序列里看到他。会议见。

守着监视器的姑娘打了个呵欠。在她揉着眼睛的时候,监视屏上显示的玻璃缸里,液体的颜色已经静悄悄地淡化了。但这种淡化并不明显,也没有一个人形物体在玻璃缸中出现。
坐在她边上的另一位年轻姑娘也百无聊赖地托着腮靠在椅子里:“无聊吧?”
“超——无聊的!”打呵欠的姑娘抱怨说,“一个水缸有什么好看的,623只有博士去的时候才会实体化。——哎不说他啦,你家1124有新照片吗?”
“当然有了!嘻嘻嘻千万不要外传哦。”另一位姑娘一下子精神了起来,“我上次轮班进去清洁的时候,悄悄在袖口别了一个针孔摄像头……来看来看!”
“哇这个扭头看向外面的侧颜超级帅的!”
“还有这张趴在床上的,萌爆了啦!”
姑娘们对着手机屏幕时不时发出轻声的尖叫,没有人注意到她们头顶上的监控摄像头,镜头上忽然闪过一道蓝光。

连人类也喜爱着的SCP……的样子。

摄像头轻微地转了转角度。

是这个样子的吗?

摄像头无声无息地转回了原地,然后蓝光熄灭了。

周泽楷忽然抬起了头。
他原本趴在床上,翻看着一份报纸。十五分钟前他刚刚送走了一名访问者。他看得出那名访问者并不专业,一进门就满头大汗,不敢靠近他三米以内,说话也颠三倒四,从恐吓到哀求。“你就说句话吧,随便说点什么……”
周泽楷朝他微笑,结果那个家伙差点把裤子尿了。
于是周泽楷默默地扭过头去,过了一会,开口要了份报纸。
那名访问者如释重负,几乎是扑到了门上,重重捶打着门板吼道:“听到没有!他说话了!我的任务完成了!给他一份报纸!给他报纸!给他报纸!放我走!”
五分钟后周泽楷得到了一份报纸,几名工作人员进来把那个软在地上的家伙拖走时顺便送来的。
周泽楷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那个访问者如此畏惧。
其实他有点愧疚,他不是有意要搞出那么大破坏的。当时他一睁眼就站在了一栋奇怪的建筑前,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他茫然地走进了那栋建筑,四面八方响起尖利的鸣声。他有点无措地站在大厅中央,周围涌进许多手持钢铁制的管状器具的人,喊叫着他听不懂的话。他觉得那些人手里拿着的应该是一种武器,那种武器射出的小小的弹丸在他身体里爆炸翻滚时他确定了这一点。
然后他徒手打碎了边上的玻璃罩,从中抽出两把小巧的钢铁管状器具,闭上眼。
冰蓝和赤红的光芒从他皮肤里泛起,迅速缠绕上那两柄小小的器具。
他再睁开眼时,这栋建筑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了。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
发出强烈闪光的移动的钢铁匣子围了过来。
很久以后周泽楷才知道那些钢铁匣子叫汽车,管状器具叫做枪,枪还分很多种类,他拿到的这两把是被称为“战斗马格南”的已经停产的枪中名门。但这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他在踏入那栋建筑时已经记住了所有枪械的样子,他能够自如地把手上这两把枪转换成任何其他枪械的形态,甚至是把它们化成皮肤上的图腾。
但当时他完全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他把那里变成一片火海,然后跑掉了。
不管怎么样,做错事是应该要受到惩罚的。所以当周泽楷认识到自己造成了什么样的事故后,他主动对来追捕他的特工摊开双手,示意手中并无武器,然后跟着他们回到了一个被称为“SCP基金会”的地方,被关在了这个小房间里。他的待遇还不错,房间里有床和书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常人类的起居室。
他就那么安安分分地在里面住了下来,等着最后的裁决。

而现在他突然发现,他的空间被侵入了。

这种发现纯粹来自于周泽楷的直觉。他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其他的人。房间里没有窗,门好好地锁着。也没有另一个呼吸声,而所有的人类都是需要呼吸的。
但他觉得有人在看他。
周泽楷忽然撕下了报纸的一角,揉成一个小团。他坐起来,指间夹着那个小纸团,视线在房间里缓缓地移动着。

……你好?

周泽楷的动作停住了。他望向床边的一个摄像头。
摄像头上有一抹蓝光闪了闪。

——抱歉,冒昧进了你的房间。

周泽楷觉得那个声音像是在他脑子里响起而不是在他的耳畔,因此他没有做回答。

——嗯……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看看你。

这就有点不太对了,那个声音也似乎发现了自己的不妥,听起来有点尴尬。

——啊,不是……我……那个,我只是想看看人类喜欢的SCP是什么样子的。我也是一个项目,在你的房间出门,七点钟方向大约五百米的地下室里。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别难过。”

——难过?没有啊……可能有点吧。好像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法达到目标,要说的话,确实也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你的目标?”

——现在大概是取得人类的信任,从这个笼子里出去吧,以后还不知道。

周泽楷想了想:“帮你?”

——不用吧,我还是想通过合法的途径出去,嗯就是符合他们的规定的方法。在别人的领域里,总要尊重一下别人的规则。

周泽楷问:“那……你出来?”
他问出这个问题时,心里有点小小的雀跃。他自从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一直都是人类。惊惶的人类,故作沉着的人类,带着审视眼神的人类。他从来没见过别的SCP项目,虽然他知道这个研究所里装着几十个像他一样等待编目的刚刚捕获的SCP项目。
如果能见到另一个项目。
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的异类。
不是只有自己被充满敌意和探究意味的目光盯着,不是只有自己活在全天候的监视和囚禁中,不是只有自己在渴望着阳光和风。
那个声音显得有点犹疑:还是不要了,如果我出现在你的房间里,他们一查监控录像,就知道那个笼子关不住我了。我见过106的笼子,我可不想被几十层混凝土封起来,那可就连电磁波都传不出去了。哦你不认识106吧,那是另一个SCP项目,有空我把他的影像传给你看看。——啊我得走了,监控室的人要换班了,下一班的工作人员我认识,特别细心,我不能让他发现我房间里的异样。总之很高兴认识你,回见!
周泽楷又等了一会,声音始终没有再响起。那个项目大概是真的回去了,但他留下了地址,还说回见。但是回见这个词不在周泽楷的人类语库里。他在记忆里搜索了几个类似的词汇,拼凑起来思考了一下。
回,回去。见,看到。
连起来,应该是……等待他去见面的意思?
周泽楷想了想,站了起来。对方礼貌地造访了他的房间,按理说他也应该友好地回访一下他的五百米外的邻居。对方不能出现在他的房间里,那么他出现在对方的房间里,应该是妥当的。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手心在发热,心在鼓动,赤红的纹路从皮肤里泛起来,血肉纠缠着形成了手枪的模样。
如果有人问到,就向他们解释说去看朋友好了。

 

20██/██/██,SCP-██基地发生一起严重事故。Anomalous-██由内至外强行打破约束装置██,成功脱逃。Anomalous-██一度向基地██区移动,触发重火力防御网██后仍在火力线外徘徊17秒左右,然后突破包围圈,逃离了SCP-██基地。

20██/██/██,Anomalous-623被赋予代号“Acceptable Hypothesis(可接受假设)”。其具有较高智慧水平,愿意服从命令,对人类缺乏兴趣,但并无证据证明其对人类生命及文明抱有恶意。听取██博士的报告后,委员会同意将其编入机动特遣队,代号Chi-623, Machinist(机械师)。

——前传·The Former Times·END——

 

  @+Kaede+ 阿卡宝贝儿收文33333333333

BGM:Am I Not Human

解释一下设定:

肖队的MTF编号chi-623是应用MTF的编目规则,一个希腊字母加阿拉伯数字编号加英语词组代号,这规则是我从维基上看其他的MTF名称自己总结的没看到官方明确规定……623是肖队生日,chi是希腊字母里长得像大写字母X那个,另外也暗指China(中国区),machinist不用说了吧字面意思。

Acceptable Hypothesis(可接受假设)这个代号是个统计学术语,意指一个命题不一定绝对正确,但经过检验没有足够证据拒绝它,因此是可接受的。用作肖队的SCP代号是指委员会不能确定他对人类是友好的,但鉴于没有证据证明他会伤害人类,所以暂且在采取严格监视和限制手段的同时投入使用。

小周的设定大概是这样的:Anomalous-1124,代号“Suzerain Of Guns(众枪之宗主)”,命名原因为此项目的能力似乎需要以枪械为载体施展,并且能够自如转换和使用目前已知所有类型的枪械。不明人形SCP,具有较高智慧水平,可以交流,但显然母语为未知语种。似乎对生命抱有极大的善意,但是具有强大的破坏力,自主意识强烈,服从性不强。能力为通过子弹使命中目标(或区域)温度骤降或骤升,相应产生冻结或燃烧效果。(反正就是个人形自走外挂)

评论(19)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