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SCP片段-王杰希(full version)

有谁在吗?
小小的光点,静悄悄亮了起来。
——有谁能听到我吗?
那光点闪了一闪,又迅速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了。

王杰希闭上了眼睛,然后睁开。他拿起摆在桌上的眼镜,那眼镜的右边镜框是空的,左边镜片是银白色的不透光金属薄片,上面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看不清的小字。
“Prof. Wong, there is a call for you.(王教授,有你的电话。)”
王杰希戴上眼镜,向右边伸出手。站在一旁的助理把电话放到了他的手上,他拿过电话看了看屏幕。屏幕上是一串固定电话号码,这个号码曾经属于SCP基金会中国区最大的一个基地。
而这也正是问题所在。
王杰希皱了皱眉。
“Are you sure? It should have been sealed for years.(你确定吗?它应该已经被封存多年了。) ”
那个基地是SCP最早的一批基地,也是设施最完备,配备人员实力最强大的几个基地之一,向来用于收容最危险的项目。不幸的是,这个基地发生了一次收容失效事件,涉及包括3个Euclid级别的项目和1个Keter级别的项目。一旦让它们成功出逃,不但要出动大量的MTF精英去重新抓捕,预计的损失也不是文明世界能够承受的——那个Keter级的项目,在第一次抓捕行动中杀死了超过70名特工,并且在落网前还试图引起一场海啸。因此理事会紧急批准,在设施内非战斗人员全数撤离后,启动基地自毁程序,彻底把它变成了一座废墟。
这个号码已经,应当不再会出现在任何电话的来电显示上了。
这名助理是个新来的年轻人,显然不熟悉这一点,支支吾吾半天答不出话。电话仍在响着,单调的旧式电子铃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回荡。王杰希把电话放到桌面上,站了起来。
“不要接听这个电话,把它送到三号楼第五实验室,然后你自己去检测中心申请全面体检,就说是我的要求。”他拎起椅背上的长外套搭在手臂上,从另一头绕出了办公桌,径直向门外走去。那名助理连忙到办公桌前拿起了电话。临到房门前时,王杰希站住了。
“另外,在我的办公室里工作,就要学会使用中文。我大约一周后回来,到那时如果你还不能达到普通话二级,YOU-ARE-FIRED。”
然后他拉开房门出去了,由始至终没有看那个助理一眼。

一点点的光重新亮了起来。
这一次它没有迅速地熄灭掉。在它摇摇晃晃的时候,另一点光芒闪烁起来,飘浮在空中。一丁点的微光和另外一丁点的微光在空中遥遥相望着。
这一次,可以听见了吗?
渐渐地光点闪烁的频率变得越来越接近,渐渐地它们用同样的节奏闪烁起来,渐渐地,它们变得明亮,细长的光线像是树枝一样抽出来。
靠近一些。
听到我。

王杰希所在的研究所和那个废弃基地离得并不算远,搭乘飞机大约两小时。在当地SCP监测站简单报备后,王杰希拒绝了监测站派人同行的建议。
“如果那个Keter项目还存在,你们去了也是死。”
监测站的值班员涨红了脸:“那王教授你就不会有事吗?多一个人总是好的——”
王杰希打断了他:“那也只是多一个人牺牲,多一群人痛哭流涕缅怀亲友而已,没有必要。至于我……”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出了门。

能听到我吗?
能看到我吗?
光点中心抽出越来越多的光线,纤长而笔直,像是棱镜折射出来的阳光。它们在空中微微地摆动着,透明的光线中浮动着细小的尘埃。这些光线向四周蔓延出去,像一张不断长大的网,无声无息地把这个空间里的黑暗慢慢收拢起来。
光线密集得像是两只刺猬互相竖起了浑身的刺,却没有任何两道交叉相触。

王杰希不花多长时间就根据资料里的经纬度坐标找到了地方。
那次自毁行动是SCP中国区有记载的规模最大的一次,使用了包括核武在内的多种毁灭手段。自毁完成之后,这个基地就被永久封存了。它的原址,现在已经是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废墟。所有的成就都被埋藏在沙漠的无人区之中,数十米厚的混凝土之下。
SCP并没有派人去守这片区域,核辐射的残留影响并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而且根据资料记载,当时SCP对这片区域进行了严格的伪装。基地被摧毁以后,建筑主体被强行沉陷到沙漠底下,上面浇筑了混凝土、钢水和高强度陶瓷等等材料混合的特制密封层,再上面,是数十米厚,方圆数公里的沙土,看起来和周围的沙漠并没有什么不同。即使最有经验的探险者或沙漠居民误入,也绝对看不出问题。
但他现在站在目标区域边缘。
这是仅凭肉眼也能看出问题的情况了。
在他面前,赫然是一个方圆数百米的环形大坑。坑壁边缘凸起,像是沙丘被看不见的利剑截去了顶,光滑又平整。而站在坑边,可以看到垂直的壁面上呈现出流线形的纹路,仿佛曾有天河浩浩荡荡冲刷而下,然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明亮的月光自天空中投射到大地上,沙尘银白得像是冰凉的钢。
很安静,连风的声音都没有。
什么都听不到。
坑目测有上百米深,这样的规模,完美的正圆,绝不是目前已知的科学水平所能达到的。
但这不是王杰希关注的重点。
他摘下眼镜,沉默地看着坑中的景象。
那是一片看得出经过精心设计的建筑群,正中央是一座有四五十层高的大楼,大楼的底层还埋在沙土里。以大楼为中心,四周辐射出错落的天梯,天梯连接着大大小小的楼房、水塔、太阳能装置,甚至还有一小段空中花园走廊。它们看起来完好无损,轮廓上蒙着一层浅淡的光,像是记忆一样模糊。
王杰希望着那里,那里依稀旧日景象。他仿佛能看到在建筑群里生活的人们。有在窗前打字的研究员,有一边争执一边踏上天梯的监督者,有匆匆忙忙一身风尘的特工,有被扶着抬着推进急救室的操作员——
不,那些不是真实存在的“人”。
那些都只是,一段一段,游离又聚拢的波纹。

我看到你了。
你能看到我吗?
我听到你了。
你能——听到我吗?
光线摇晃的幅度忽然更大了一些,像是欣喜的跳跃。好几次它们几乎就要撞上了,却还是差那么一点。

王杰希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
当他还没有戴上那副眼镜,幼小得分不清是非与美丑时,他站在人行道上,怀里的玩具熊有着柔软的绒毛。面前是人来人往的街道,按理说应该有无数和他一样的“人”从那里经过。他能听得到声音,有说话,有笑,不同款式的鞋在大理石地面上踢踢踏踏。
但他只看到了一团又一团的不规则的波。
那些波纹没有色彩,像是无数放大的指纹,在阳光下仿佛浮动的水母一样时不时变换着形状。偶尔这些波聚拢起来,然后有的融合起来,有的奇异地挤压在一起,死死守着那一道细细的边界线。
然后他看到了他的父母。
应该是他的父母的,两团波。
他们大声喊叫着向他跑来,波纹很近,形状变化很剧烈,相接处却彷如晨昏相交那一段不可逾越的界限。
“离开——”

离开这里。

王杰希忽然回过神,他身后的波纹剧烈晃动起来。

——离开这里!

上一次代表着他父母的两团波这样晃动之后不久,就疯狂地迸裂出去,飞散成了大大小小的碎片。王杰希花了很长时间才收拢了其中最长的一段,把它牵引着留在身边。波纹不会发声,但王杰希奇异地觉得自己能听懂它在说什么,虽然它大多数时间都只是安安静静地跟在王杰希身边,偶尔才会冒出几个简单的词。
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
王杰希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废墟的变化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赶回去汇报请求紧急处理才是理智的选择。但他突然发现他一开始就没有理智过,他接到了电话,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独自赶到了这里,还在这种危险的环境里走神了不知道多长时间。
好像心底有什么小小的声音在说话,很轻很轻,轻得像是在眨眼睛,却一点一点传到了心底。
你能听到吗?
能——听到我吗?
王杰希不准备再这样逗留下去了。他低头正要戴上眼镜,突然,身边划过一道银色的流光——那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波纹,被月光映出了半透明的形状。
“——别去!”
王杰希往前冲了一步伸出手,又堪堪在悬崖边缘停住。长靴擦起几粒碎砂。它们滚动滚动,越过了坑壁的边缘,然后落了下去,一转眼就看不到了。
“……回来。”
王杰希小声说,但那段波纹完全没有停顿地向前飞了出去。它就像是一粒微小的彗星,拖着长长的白色的尾巴,倏然划过空中,直直投向了基地中最高的那栋大楼。那栋楼是这片废墟里唯一没有波纹在浮动的建筑,周围的楼群走道上波纹闪烁,它却通体漆黑,安安静静地矗立在中央。
微小的彗星落在了大楼顶端的避雷针上,闪了一闪,然后消失了。
王杰希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
你在那里吗。
能……听到我吗。
“不管你是谁——”
王杰希突然往前迈出一步,狂风平地而起,把他的大衣掀得不断翻飞起来。他继续向前走出,整个人悬在了空中。风来得更凶猛,几乎像是要把他冲到高空中去一样。然后他走了几步,然后他跑了起来,向着那栋高楼冲出去,大衣的下摆像是银色的尾羽在他身后飞快地流动——
几乎就在王杰希要踏上避雷针顶端时,那些风突然间消失了,就像它们出现一样突然。王杰希匆忙间伸出手,手指碰上了避雷针的杆,那黑色的杆就在一瞬间消散了。
“……!”
他无处立足,从空中直直地坠下去。黑色的建筑在他身边还未触及就飞快地融解了,像是蜃楼的幻雾。王杰希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耳边甚至没有一丝的风声。这个坑有上百米深,摔到坑底也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王杰希却觉得自己已经坠落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就像要落到地心深处去一样。他试着重新召集风,却没有任何气流响应他。有那么一段时间王杰希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失去了,直到他听到了一声重重的心跳。
……你好?
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时,王杰希看到了一道光。紧接着他就看到了第二道,第三道,无数道光延展出来织成纵横交错的网,把黑暗变得浅淡。
他落到了光网上。光网在他经过时轻飘飘地消失了没有任何感觉,又在他离开时重新缓慢地接上。那光网只有大约五六米厚,穿过去后,又是浓重的黑暗。王杰希发现自己的坠落速度变慢了,到后来几乎是像是在水里漂浮一样。
他慢慢地沉陷下去。
我看到你了。
你能看到我吗?
那个声音变得清晰起来,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压抑的喜悦和浓浓的不安。
王杰希低下头。
“能。”
他看到在最深最深的黑暗里,有一大片缓缓旋转着的波。别的波纹或是圆形,方形,不规则的,都是首尾相接的线条。这片波纹却是由无数或大或小的透明的点组成,围绕着一个中心,远远近近散布在空中。如果说别的波纹是单独的星球,这片波纹就是一整个星系。
……谢谢。
王杰希落到了波的外围,踩着了实地。他看到了自己的那段波纹,被璀璨的星系簇拥在中央,一点一点地拉长。
“你……”
更多的点聚起来落在波纹上,渐渐地把它修补成了一个趋近完整的圆形。终于最后一点缺口被填满,星系把这个圆托起来,飘浮着,送到了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没有动。
那些点纷纷回到了原来的波纹里,像是鸟儿重归旧巢。而圆形的波纹立在王杰希面前,朝他微微弯曲。
“你长大了。”
王杰希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妈妈。”
波纹顶端弯出了一个弧度,像是一个微笑——毫无预兆地,它安静地飞散成漫天的光点,像是夜空下飞舞的萤火。王杰希下意识地伸手出去抓了一把,收回手,展开,掌心漂浮起来一点光芒。
再见。
再见啦。
能最后再见你一次真好。
再见……
那光芒闪了闪,就像眨了眨眼,然后不见了。
萤火还在漆黑的空中闪耀,王杰希把视线收回来放在面前的大片的波上。
“你是谁?我不记得这个基地里有一个你这样的项目。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不知道。项目是什么?
“那我只能履行职责收捕你了。”王杰希说,“以SCP中国区常驻监督者王杰希的名义,请你和我一同离开这里。你可以拒绝,因为这个邀请可能会使你失去自由,并且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但我不会接受,这是我的任务,我不会请求你的谅解。同时提请你不要做出任何反抗,一切暴力行为将提高你的危险评级。”
那团波显然被这长长的一串话绕懵了,过了好一会才做出反应。
意思是……你要带我离开这里?
“是的。”王杰希的眼神飘了一下,“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可是我试过了,没有办法离开这片区域。
“我会通知监测站暂停这片地区周边的干扰力场。”
哦,好吧。那么,谢谢你。
这次轮到王杰希沉默了一段时间:“……不用。”
你刚才说的项目是什么?
“你晚点就知道了。”王杰希想了想,看着周围尚未完全消散的萤火,“以LEVEL 5的名义,我给你暂时定级为Anomalous,编号623,……这样你的待遇会好得多。”
LEVEL 5是什么?
“意思是最高等级的操作人员——我们走吧。还有,谢谢你。”

 

 

===============

@+Kaede+ 宝贝儿,新鲜的肾来了×

说今天搞定5K就今天搞定5K,我是个有信誉的人(。

评论(10)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