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江山客结局片段

偶尔用用旧U盘还翻出来个当初写的江山客大结局……估计也写不到这里了,放出来好了。
还记得预告里那个“战车滚滚而来”吗
===================================

“先生如若有意,必当以相印奉上!”
肖时钦望着眼前紧紧绷着脸的少年人。他看着这个人,从默不作声直撞南墙,如虫入茧,层层蜕变,最终长出了足以撑起泱泱大国的脊梁。现在谁见了邱非,都要恭恭敬敬称一声柱国大将军,可是有谁记得,他当年御前惊驾,叫多少人捏了一把冷汗。
有谁知道他曾经离崩溃一步之遥。
又有谁知道他曾经提剑只身闯入千里荒茫水泽,夙夜跋涉直至昏迷,只为心中一丝渺茫希望。
精诚所致,魂魄为感。
但邱非已经变了。目光更深,像是锐气藏入了深鞘。面容长开了,腰背更挺直,当年能被一架飞鸢轻松抓起的瘦弱身板变得修长匀称,步伐沉稳无声。说话时微抿着唇,上位者的威严自内而外悄无声息地逸散出来。
谁能意识到他才十九岁。
而他也不再需要别人产生什么无谓的怜悯之心了。君治国以和,臣立身以纲。没有这样一柄坚不可摧的长枪,也竖不起嘉国的栋梁。
肖时钦忽然心生出一丝不甘。
然而便有不甘也是无益。这柄枪经千锤百炼光华大成,已经不需要任何匠师来锦上添花了。
纵有不甘,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先生?”
肖时钦将思绪收回来:“柱国大人……”
邱非皱眉。
肖时钦察觉他神色变化,略一思索,便改口道:“仲羽不必多言。我震泽一门虽小,总要有人主事,门主常年在外,不是长久之计。那时论功行赏,你十分厚赏挽留,众人也都看在眼里,谅他们说不出鸟尽弓藏……”
邱非急道:“那并不是场面姿态!”
肖时钦怔一怔,而后恍然一笑:“我知道,所以大家也更知道。可我还是要回去了。”
“……为什么?”
肖时钦沉吟片刻:“日前我封侯传闻甚嚣尘上,家中来了一封信。信里有一首诗,是我那小徒瞒着他师门上下偷偷写给我的。”
他从袖中取出一张薄薄的信笺,小心展开,上面笔迹稚拙,带着几分蚕头燕尾的意思。邱非认得这笔迹,说到这两笔隶书,还是他在震泽中养伤时教那个小孩子写的。
“平山道阻远乡侯,鉴水潮开近晚舟。世上风流难尽数……人间羁旅易白头。”
“你看,我没什么文采,教的孩子也只会写些大白话。”肖时钦望着远方逐渐沉下山峦的夕阳,“可就算是大白话,也有几分道理。”
邱非捏着信笺不说话。
“因此我是时候回去了。”肖时钦收回视线,重新望着邱非,“我相不起这江山,也相不起你……我知道国主出征前留有密诏立你为嗣,这大好河山,有朝一日将尽归你手。”
他拱手至眉,长揖及地:“愿太平无为,祚永运隆。”
邱非没有答话,肖时钦也并不等他,一礼便毕,转身离开。及将走出院门时候,邱非忽然喊道:“你那时……明明说要来做这个相国的!”
肖时钦站定。良久,他长叹一声:“可那时你也不是真心许我这相位,你对吴相执弟子礼,一心想等着他回来重振朝纲。”
“……你那时便知道?但你答应我……”
肖时钦顿了顿。
“学成文武策,货与帝王家。逐鹿之心,人谁能免俗呢?”
他转身望着邱非:“震泽山野之地,别无长物,只有一坛稻花香,柱国念着了随时可来小酌。就此别过……告辞。”
言毕他便回身出门,这一次再无人相留。


注:
1. “仲羽”是江山客里邱非的字,“仲”取排行第二,“羽”取“非”字象形义,飞鸟羽翼。
2. 震泽就是雷霆在这文里的名称,震卦为雷,荆楚之地是湖北,设定震泽一门在湖北千里水泽深处。雷霆门什么的听着太出戏了……特别反派炮灰感。
3. “祚永运隆,太平无为”出自红楼梦。

评论(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