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人间 for 补天裂

一滴水打在叶尖上,从细密的白色绒毛上倏然滚落,啪,坠到了李轩的手里。

李轩没有动。

滴答。

像是有什么指令一样,更多的水滴落了下来。它们坠落的间隔越来越短,在昏暗的丛林间几乎连成了一条泛着微光的线,像是晶莹剔透的风铃串,轻风一过,仿佛就能奏出清脆的乐曲。

但在这雨林深处,百年千年的树木完全遮住了头顶的天空,密密麻麻的根须垂落下来,封死了四处的风,闷,而燥热。

只剩下沼泽中腐朽的气息,浓郁地氤氲在狭小的空间里。

清水聚集在李轩的掌心里,漫过手套的皱褶,却没有从指间流下,而是仿佛被装在了一个无形的玻璃瓶中,晃晃荡荡一直升高。

乐曲越发地急,珠串变成了笔直的晶柱。渐渐地它们完全成为了一道细长的水流,不断注入那团形状不定的水。

安静的丛林中传来了细细的声响。

像是脚步,又像是蛇类在暗处游动。

李轩一直注视着手中的水。

枝叶划动。

在李轩背后,一排漆黑的枪口慢慢从繁密的气根中伸出来。

水团升到了大约十公分高。

枪管悄无声息地转动着,枪口完全对准了李轩。

水流尚未停止。

枪响!

光芒和震耳欲聋的枪声一瞬间撕碎了丛林的幽暗和寂静,狙击手们一击之后全无留恋,立刻收枪翻身准备转移。他们要面对的可是一个国家级的顶尖沙箱师,虽然现在身处的这个沙箱是他们自己人造出来的,但是渗透一个沙箱是所有沙箱师的基本功。对于这样强大的对手,即使他们一个小队有三十多人,也不敢掉以轻心。

一个观瞄手没有及时转移。他是个新手,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行动,作战手套的内衬都快被汗水浸透,糊在皮肤上像是令人窒息的湿泥。

他存有一点疑虑,一点紧张,他浑身发冷,心跳加速,想最后看一眼目标,确保这一次行动成功,完全忘记了一开始队长的嘱咐——

“砰。”

他对上了李轩的视线。李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了过来,手举起来做了一个手枪的姿势,手指轻快一晃,指尖上亮起一点半透明的白光,白光落在观瞄手的眼瞳中,一闪。

那是什么?

观瞄手下一刻就知道了那是什么。

那是——

冰。

刹那间闷热的丛林里冷如冰窟——真的变成了冰窟。剔透的冰棱从泥土中升起来,夹杂着淤黑的泥土和未及腐烂的叶脉。这些冰棱在接触到树干和气根的一瞬就发出轻微的碎裂声,飞快地像是甲胄一样缠裹上去,眨眼间就形成了无数坚固的网。那些冰网完全不满足于树木和泥土,它们散发着白色的寒气,触碰到防弹衣和枪械的同时就脆响着冻结上去,硬生生地卡住在丛林中移动的士兵们,像是无数固执的手。不能前进,但更不能停下,稍一停顿,整个人就被封进了厚厚的冰壳中,连着枪支一起被摆成了奇怪的冰雕。

“喂我说老肖,跑了几个。”

李轩向这边走来,速度不快不慢,防护靴踏过黑色的沼泽地。那些沼泽地上本来浮着浅浅的水,这时像是被什么抽干了一样,只剩下了湿软的泥土。土层上错落散着几个细小的坑,坑里散发出轻微的硝烟味。如果有人在这里架起了高速摄像机,就会发现,那些都是刚刚从林间射出的子弹,在离李轩不到一米的地方,弹道忽然出现了奇异的变化,好像被生生拽下去一样,扭转成了垂直于地面的轨迹。

李轩的耳机里传来无奈的声音:“你怎么又要漏几个啊……漏了几个?”

“我去,我可是伤员,你把伤员丢出来当饵就算了还不许伤员消极怠工?我看透你的剥削本质了你这是潜藏在社会主义阵营中的资本家!”李轩说,“我刚又逮住了一个,剩下几个溜得太快没办法了你自己收拾收拾。我数数啊,十点钟方向一个,一点钟方向两个。”

“好好好……”

话音未落,李轩前方的树木忽然整齐地轰然倒下。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飞快往前坍塌出去。明亮的阳光从天空中直射下来,照亮了林中这片难得的空地。

李轩抬手上额挡住了光。

“你能把亮度调低一点吗我肾虚。”

光线瞬间暗了下来,从晴朗白昼变成了阴云密布。

“这还差不多。”李轩看看手表,“快点快点,只有5分钟了。”

 

 

……5分钟后。

李轩靠坐在基地食堂的角落里一张桌子边打盹,这一片区域是沙箱师专用,旁边人声鼎沸,专区却冷冷清清。

现在是上午11时40分,沙箱师们这个点大多数还在研究室里没出来。——但是这个基地本来也没几个沙箱师,基地级别不高,只有2个沙箱师,专区却按标准配置,设有5张桌子二十个位置。要是平时,不少士官会直接坐到专区的空位去吃饭,但这一次,李轩往椅子上一坐,原本前后还坐着的人都像被踩了尾巴一样,端着饭菜就小心跑路了。

李轩也不理他们,自顾自把外套往边上空位置一挂,歪着脑袋就打起了盹。

“那就是……中央来的沙箱师啊。”

“真的厉害,吊打我们老刘一点压力没有。”

“刘老也是惨,被找到的时候整个被捆了埋在泥水里。”

“都快退的老同志了也不留点情面……”

嗡嗡嗡的窃窃私语声绕着李轩转,像大群大群的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死命往耳朵里钻。李轩本来就赶早起的,这会儿困劲正上头,半晌不得消停,脸色越来越黑。终于他忍无可忍,双手一按桌面——

“时间还赶得上,有凉皮。”

两个快餐盘摆到了他面前的桌上。肖时钦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把调料碗往李轩的方向推了推:“这里的醋不香,这是我自己带的,你试试看。”

“……”

李轩刚蓄起来的力顿时就泄了,整个人萎在桌子上,没精打采地抓起筷子插进凉皮碗里一阵搅:“困,想打人。”

肖时钦汗顿时就下来了:“你别啊,我们这次是来友谊指导,不是来友谊干架的。”

“想。打。人。”

“……你想打谁。”

“谁吵打谁。”李轩扭头要笑不笑地扫了一眼,周围议论声忽然就小了下去,“那边,三排七列桌子右下角的一毛二,刚才他说我欺负老同志。”

肖时钦扶额:“那是刘排长,刘工的侄子。把刘工塞指挥部后院里的是我,我等会去跟他说一下情况吧。”

“扯淡,你去道什么歉。”李轩把筷子往桌上一放,“战场上刀枪无眼,这要是真打仗早就一个枪子儿没了,还讲究战俘待遇?”

“这毕竟不是真打……”肖时钦举手投降,“好吧我不道歉,你先吃饭。你现在也困了吧,早点吃完我们回去休息啊。”

“我要打人。”

“行行我来打。”

“用力。”

“嗯用力。”

“是男人就持久点,不要停。”

“……”

在肖时钦之后坐过来的张佳乐听不下去了:“我靠你们能不能不要在吃饭的时候开黄腔?!”

李轩正色道:“心中有佛看谁都是佛,心中有草榴看谁都黄。”

肖时钦默默地转过身去:“我去打人了你们先吃。”

这桌子走了一个以后只剩李轩和张佳乐。张佳乐和李轩四目相对,李轩埋下头扒凉皮,张佳乐则无比怀念黄少天。这会要有黄少天一唱一和炒热场面,气氛也不会这么奇怪。不过这次“国家荣耀”分组出来参加地方巡检,黄少天跟喻文州一组跑去玩孤岛惊魂,张新杰又刚好有事抽不出身,陆战队出身的张佳乐只能把自己打包打包塞进唯一一个没有直接作战人员的组里,毕竟抢滩登陆什么的他从来没练过。

结果这俩沙箱师就没给他多少直接作战的机会。肖时钦上来带着他绕道钻过防御圈,杀进对方指挥部,绑架了指挥部里唯一的一个敌方人员,一个快退休的老沙箱师。李轩就更加奔放,制造假指令把对方的战斗人员全部聚集到自己周围,然后一网捞了。

张佳乐伐开心。他一匣子弹都没打完,指导战就结束了。

更伐开心的是李轩今天整个人气场都不对,好像背后冒起滚滚黑气一样。不就是要早起吗,黄少天刷夜看鬼片的时候第二天顶着个黑眼圈依然活蹦乱跳。同岁的人,怎么精气神就差这么远,看来还是在后方搞研究多了,缺乏身体锻炼。

张佳乐正腹诽,肖时钦回来了。

“……你就回来了?”

肖时钦莫名其妙地扭头看张佳乐:“啊?回来了。”

张佳乐惊讶了:“你的持久度就这样而已?”

肖时钦愣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你想什么呢。我就是去给陈团长打了个电话慰问一下老同志。”

那结果你还是去道歉了啊?张佳乐瞥李轩,却发现李轩一脸神清气爽,更奇怪了:“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你们不要打哑谜好吗?”

李轩高深莫测地一笑,低头继续扒凉皮。肖时钦咳了一声,压低声音解释:“那什么,我就是给陈团长打了个电话,聊聊战况战绩,然后给老同志道个歉,顺便请陈团长帮忙安抚一下同志们的不满情绪……”

李轩心情好,从凉皮里抬头补了一句:“再顺便提醒一下陈团长,这次巡检我们打的分占总评成绩70%。”

“……”张佳乐无语,“你们够黑。”

“这叫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李轩说,“你刚才是没留心听,那个一毛二已经煽动人要告我们黑状了。我这强龙今天还真得把地头蛇给压了,手里没兵就不拿我当首长。”

说着他就抖了抖他的外套,肩章上面明晃晃的两杠四星闪瞎狗眼。

肖时钦给李轩剥了个卤蛋:“首长你不困吗你,快吃完饭回去睡觉吧。”

张佳乐觉得这两人坐一起比那个肩章还瞎眼。他更怀念黄少天了。

 

 

饭后三人一起回宿舍。张佳乐一溜烟先跑了,李轩挎着外套一边打呵欠一边走,上下眼皮都快粘到了一起,肖时钦则是走在外沿靠大路一向,低头看着手机。迎面背后来的人不少,大家都自觉地跟他们拉开了距离。

这不奇怪。在每个基地每个部队里,沙箱师都是最不合群的那一批。沙箱师往往不参与直接战斗,跟传统兵种隔着一道鸿沟。如果只是单纯的技术兵种也就算了,偏偏沙箱师这一行很有点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味道。兵家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天地原本最是令人敬畏,在沙箱师眼里却只是一道道可以随意阅读修改的数据。而对于其他人来说,那种对于世界的潜意识中的敬畏,不知不觉地,就容易映射到沙箱师身上。

但其实他们也是普通人。

中了枪会死,受到伤害会不开心。三百六十行芸芸众生,谁没有点傲气脾气。

“老肖。”

“嗯?”

李轩说:“你前面有棵树。”

肖时钦一个急刹车,这才没一头撞上去。他推推滑到鼻尖的眼镜,迷惑地说:“我早上来的时候这里没有树啊……”

李轩打了个呵欠:“我带你从东门出,抄了另一条小路。”

“怎么突然要换路线?”肖时钦把手机收起来,“是有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只是这条路没别的人走。”

“……那然后呢?”

“……你哪这么多问题。”李轩说,“走你的路。”

肖时钦忽然两步赶上去,两人原本隔着一步左右的距离并排,这一动,肖时钦和李轩就几乎挨在了一起。

李轩眼皮都不抬:“干嘛?”

“没干嘛,走路。”

李轩不说话了,但也没有走开。摇曳树影落下来,从他们身上一一滑过,把两个人的身影连成了一片。暖和的阳光偶尔漏下,轻风安安静静地吹过。

世界和平,人间安乐。

 

 

the end.

========================================================

给《补天裂》的G,征得同意了在这里放一放

本子3月出,全文试阅:http://yanshuihuasheng.lofter.com/view

这种文风有点难把握……

总之真的很喜欢这款的李轩和这种充满了柴米油盐平民家居味儿的肖李相处模式❤上战场很帅下战场很贫什么的最棒了。

……这样说起来,又饿了呢,求粮5555555555(打滚甩尾巴)

【以及我虽然最近开了闸但实际上还是在冬眠,除了人情不接稿,偶尔帮朋友填个窗……总而言之,不约,谢谢……】

评论(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