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Perfect Couple(1)

1

 

“我回来啦——”

鹤丸踢掉皮鞋,一边拉长声音喊着一边往屋里走。

这是一套复式公寓,内部装饰简洁而不失大气。落地窗透入暖洋洋的夕照,白色的实木地板即使冬天也不会太过冰凉,轻微的脚步声在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下一下地响。一只毛发蓬松的褐色森林猫团在沙发上。鹤丸经过扔下外套和公文包的时候,猫咪不满地咕噜了一声,爪子拨拉拨拉那件外套,挪进风帽里继续打盹。

以往这个时候,听到声音的三日月会从楼上房间里出来,倚在扶手上笑着往下招手。然后鹤丸就会开开心心地跑上楼梯,两人交换一个亲昵的吻。接着鹤丸一边摘领带脱衬衫一边讲当天上班时发生的趣事,三日月则是除下居家服换上便装。两人准备妥当以后就一起出门,去鹤丸最新发现的特色餐馆。

他们两人谁都不会做饭,但是这对他们顺利同居没什么影响。

鹤丸是在一次室内设计招标中认识三日月的。项目经理和设计师,甲方和乙方,在合作结束以后居然没有互相拉黑而是迅速宣布在一起,跌破无数人眼镜,连性别相同都显得不重要了。而且当事双方都表现得太坦然,好像谁质疑就是自己脑子有病一样。所以三日月带着猫搬进来的时候,连楼下的晨练大妈都只有镇定地扫了他们一眼,就强作不屑地移开了视线。

三日月平时基本不去公司。鹤丸也不怎么在意,最多就是加班或者有饭局的时候打电话给家里的三日月订个外卖。爱心便当就不指望了,让三日月下厨还不如教那只猫拿菜刀,起码猫不会一刀下去连砧板和流理台一起剁开。

“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不交际,不做家务,说话时还一股子奇怪的派头。”有同事这么问鹤丸,“就只有脸好看。”

鹤丸惊诧地看着那个同事:“脸好看还不够?”

“……是在下输了。”

不过,今天有点异常。

鹤丸楼梯上了一半,房间还没有什么动静。

当然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设计师在修罗场里,完全就是一种分分钟要破碎虚空而去的状态,天塌下来也未必能察觉。有一次鹤丸出差一星期,回来的时候门一开,把自己吓个半死:三日月坐在设计台前缓缓回过头,阴惨惨的白光自下而上打在脸上升起大片的阴影,眼里的新月都变成了血月。

虽然三日月马上就发出了惯常的爽朗笑声,鹤丸还是迅速把他从椅子上拖起来塞进了浴缸,从那以后就尽量不出远门了。

但今天早上出门前明明还好好的。

半个小时前还通了电话,约好了晚上吃新开的一家海鲜。

鹤丸提高了声音。

“三日月?”

房门半掩,无声无息。

鹤丸的脚步节奏没有放慢,手却从领口放下来,插进了裤子的侧袋。

“睡着啦?”

鹤丸一手随意半插在侧袋里,一手轻轻按在门板的接缝处。这个地方施力开门,要比从门把处推开费力不少。但鹤丸只是手指缓缓加力,看着沉重无比的门扇就静静地向里打开了。

长风穿堂。

鹤丸一大步跳到门口,往常三重窗帘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窗户大开着,斜阳余晖和高层建筑外常有的旋风一起冲进房间,扑面而来,情况一览无余。

“三日月?三日月?宗近?”

鹤丸飞快地环视周围。二楼有三个房间,主卧是他们的居室,次卧作客房,最后一间改成了三日月的工作室。三日月平时基本驻扎在工作室里,只有鹤丸回来了才会回主卧。而且现在主卧房门是关着的,三日月在房间里时从来不关门。

工作室里空无一人。

鹤丸走到工作台前面。倾斜的透写台上夹着几张画到一半的草稿。在科技发达的现在,三日月依然保留着传统的手绘习惯。这份图稿有点潦草,好像是一套四居室的平面图,右上角注明了日期和三日月标志性的优美签字。最顶上的一张设计图里,承重墙标注旁边,有一道笔迹直直冲出了图纸,笔迹先重后轻,最后甚至有些飞了起来。

一把直尺落在地上,不远处是一块橡皮。鹤丸绕到另一边,果然看到了掉在桌子底下的铅笔。

 “……”

鹤丸捻起一张图纸看了看。

“三日月?”

无人应答。

鹤丸再次检查,确认二楼的各个房间里都空无一人,立刻冲了出来。在他奔跑的过程中,一个个红色的小光点在路线上逐一亮起来,细小的蜂鸣声从公寓各处响起,汇成了一片焦躁的海。

他跑到楼下拿起电话分机。

“请输入——”

“130号专线!130!马上给我接130!”

“声纹校验通过,130号特别内线接通,您的通话将被全程录音。”

“一级事件!三条宗近失踪了!”

 

 

评论(27)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