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梦的解析

他从电脑前抬起头,靠背椅回转无声如关节浸透润滑,举动间了无痕迹。显示屏微弱白光模糊镜片,看不清眼神里几多意味。面上亦平静,只有嘴角,确凿是微微上翘着的。

那似乎是一个笑容。

他开了口。

 

“……”

张新杰默默地看着天花板,那上面一片空白。日光灯管安安静静,连短路的火花都没有,俱乐部不会容许这些细枝末节干扰他们重要的战术大师。

现在这位重要的战术大师正躺在床上,枕边的闹钟上分针时针无声移动,刚刚好停在一个直角上。

凌晨三点。

闹钟的指针并没有在这个完美的造型上停留多久。在张新杰按亮床头灯,拿出日记本、钢笔和眼镜时,时间已经轻快地跑到了三点零五分。张新杰瞥了一眼钟面,打开日记本,翻到夹了书签的那一页。

“凌晨三点,从梦里惊醒。”

他难得地犹豫了一下,钢笔的笔尖停在纸面上,洇出一个不断向四周蔓延的墨点。乍一看,像是缺了一块什么,而且,缺口越来越大。

在那个墨点穿破分割线占据下一行之前,张新杰提起笔,再落下。

“梦到他,第四次。”

 

这是张新杰第四次做到关于肖时钦的梦了。

如果连续几天梦到同一个人还不能说是异常的话,那连续几天做同一个梦就肯定是异常了。在这个梦里,张新杰自己似乎是个医生,而肖时钦似乎是个危险人物,杀手,警察,黑超特工,或者别的什么,每一次出场都是不同的形象。唯一相同的,是每次出现时都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第一个梦里,张新杰在一条单行车道上行驶。那是个深夜,道路上没有别的车辆,也没有指示牌和路灯,张新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靠边停车,跳下去,急匆匆地跑到绿化带前,把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抱起来。那个男人比他还高一点,脑袋无意识地靠在他肩上,微弱的气息在他颈畔流动,有点痒。

把那个男人放在后排座位上时,张新杰借着顶灯看清了他的脸。

卧槽。

然后张新杰就醒了。那沉甸甸的感觉还残留在他的怀里,手臂都有些发酸,湿润粘腻的感觉在身上挥之不去。

张新杰起床洗了把脸,回去继续睡觉了。

那之后,好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张新杰连着每天晚上都开始做梦。奇异的是,这个梦有剧情,而且张新杰记录了三天的梦境以后,发现这些梦的剧情居然是可以连起来的。

第一个梦里,他从路边救起了濒死的肖时钦。

第二个梦里,一群警察闯进他的家,把还在床上休养的肖时钦带走了。前一秒肖时钦还在老实地等着他削苹果,后一秒肖时钦就沉下了脸,朝那群警察说了一些什么。张新杰看着肖时钦的嘴唇开开合合,却听不到他说什么,紧接着肖时钦就歉意地朝张新杰笑了笑,翻身下床,套上双便鞋和那群警察一起走了。

削了一半的苹果还在手里慢慢发黄,张新杰醒了。

第三个梦里,肖时钦再次登场。这次的打开姿势分外的不对,张新杰正在夜班查房,不知道为什么下楼时电梯里的灯忽然熄了。原本在他身边的两个实习医生一瞬间同时消失,电梯开始飞速下坠。

失重感的晕眩还没消去,张新杰抬起头,看到肖时钦掀开了电梯厢的顶板,朝他伸出了手。

肖时钦看起来很焦急。

但肖时钦的状况看起来也不好。身上的黑色防护服破了,面色苍白,脸上有些灰尘,额角裂了一道,细细的血丝漫出来擦过眼尾,又顺着眼眶流下来,触目惊心。

这让张新杰分心了一会才伸出手去,手指相差大约十公分时,他醒了。

 

——结果这还是个广告之后精彩继续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啊?

张新杰翻看着前几天的记录,一边翻一边无语。他不怎么看电视连续剧,连电影院都不常去——除非是俱乐部集体活动,否则他宁愿留在宿舍里计算吟唱速度和治疗量的收益曲线。所以他能确定这些场景不是他看过的什么电影电视,毫无印象,而且那些电视剧也不至于丧心病狂到在主角发出告白的时候消音——

等等。

张新杰把笔记本放下来,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

他刚刚想到了什么。

告白。

 

肖时钦猛地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从一旁的纸巾盒里抽了张纸巾。坐在他边上的方学才注意到了,摘下耳机问:“队长?你感冒了?”

“……没,没有,这种天气感什么冒啊。”肖时钦也有点纳闷,“就是鼻子有点莫名其妙的发痒,几天了吧。”

方学才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边的戴妍琦就跳了起来:“一定是队长这段时间熬夜多了身子发虚!这样不行,队长快回去休息吧,抢BOSS这种事我们来就好啦!”

肖时钦抽了抽嘴角,是个男人都不乐意被评价为“虚”。但他没办法,戴妍琦这两年越发霸气,俨然有雷霆第一女魔王的架势,把雷霆上下一众老小镇得服服帖帖,就连肖时钦自己也不太敢教训她。好在戴妍琦在肖时钦面前还是特别听话的,虽然会撒个娇说不情愿,但有什么指令还是规规矩矩服从——但那也只限于在游戏里了。

至于在游戏外——

肖时钦抱着外套被推出训练室门外时,看了看黑沉沉的天空,又看看怀里一包充满少女情怀的粉色手帕纸,无奈地抬步下楼往宿舍走了。

 

张新杰花了不少时间才能重新直视自己。

梦境的画面还有残像。

肖时钦坐在电脑前,转回身,朝他笑,说了一句话。

……想什么呢那不可能是告白。就算是狗血家庭伦理剧,也没有开场四集就互诉衷肠的道理,以这个梦热爱关键时刻掉线的恶劣作风,怎么会这么爽快地上垒。

……重点是,为什么会有告白这种设定啊。

张新杰决定去洗个冷水脸。

但那个念头就像是一条尖牙利齿的蛇,冷不防地钻进了他的脑子里,一口咬住,然后就再怎么也甩不掉了。张新杰重新回到床上时,“肖时钦的告白”这个想法还是在他脑子里不断盘旋。他只得重新拿过笔记本和笔,做点什么来转移一下注意力。

“这一次的梦境里细节更多了。看得清他桌上堆着很多文件盒、文件夹和笔记本,原来他也喜欢线装笔记本。”

张新杰忽然停下来。

再多的细节,这也只是一个梦。梦里的笔记本当不得真,梦里的场景当不得真,梦里的人——当不得真。

 

肖时钦的裤子侧袋忽然一震。他把外套夹在腋下,单手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喜欢线装笔记本吗?”

发信人:张新杰。

肖时钦翻来覆去看了三遍,确认这条信息的的确确是来自张新杰,不是别的什么恶作剧爱好者。然后他又翻来覆去看了三遍,确认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十二分。

肖时钦震惊了。

虽然现在是夏休期,大家都不太遵守作息规律。但这是张新杰,张新杰凌晨给别人发短信,张新杰熬夜通宵,说出去,联盟里任何一个人都会劝你快点睡觉不要做梦。这必须不是本人吧——但口气又十足地像,别人也很难模仿出来。

他有点颤抖地回了条短信——吓的。

“嗯,很方便,能充分利用纸张。”

 

张佳乐觉得张新杰一整天都透着诡异。

先是早上顶着个黑眼圈坐在食堂里,照常要了三人份早餐——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黑眼圈。然后,在刷卡上机时,张佳乐无意中瞟了张新杰那边一眼,他本意只是想问今天去蹲哪里的BOSS,却惊吓地发现张新杰眯起了眼睛,在笑。

……张佳乐把椅子挪远了一点。

那个笑,怎么看,怎么杀气四溢。

中午张佳乐出去收了个快递顺便打个电话,回来时张新杰已经回寝室休息了。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休息吃饭,张佳乐觉得不能这样了。他只是出去旅游了一星期,不是去做了个时空旅行,不至于一回来发现世界观都要重铸了。韩文清在家休养,林敬言则是早早回N市去了,放眼整个俱乐部,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正面对上张新杰,说你是不是被啥玩意儿附体了。

张佳乐深感责任重大。于是他用队友爱给自己打了一轮气,端着餐盘悍然坐到了张新杰对面。

张新杰头都没抬。

张佳乐敲敲桌子:“新杰!”

张新杰抬头了——看了张佳乐一眼:“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哦。”张佳乐老实扒了几口饭,忽然回过味来不对,“等下我去,我有事问你啊。”

张新杰这次坐直了,望着张佳乐,目光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张佳乐觉得自己像是被X光扫射了几轮。

他顶着X光扫射勇敢开口:“我说新杰,你今天特别不对啊?是不是有什么心烦事啊?”

 

“……所以你就是做了几天噩梦而已啊?!”

“不是噩梦。”张新杰下意识地反驳,但转念想了想,好像确实也有点血腥暴力少儿不宜。他把梦境的细节跟张佳乐描述了一遍,唯一没有说的,是梦境里的对方长着同一张脸,那张脸他们还都认识。

张佳乐一拍张新杰肩膀:“我靠,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要信得过的话,我给你个地址!我以前常用,可管用了!”

十五分钟后,张新杰坐在寝室里的电脑桌前,拿着手机,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地输入了张佳乐的短信上的网址,输入完成后还检查了三遍,确认无误,敲下了回车。

……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一字一词地念出了网页上那几行五颜六色的说明文字。

“最权威在线解梦。解释你的梦境,分析你的大脑,直击你的心灵,改变你的人生。应用最全周公解梦释义,联系弗洛伊德大师理论,中西结合疗效好。”

他看了看网页左上角的LOGO。

这特么还是个淘宝店。

张新杰觉得自己需要重新认识一下张佳乐。

但是来都来了,不接受一下新文化的冲击好像也说不过去。张新杰到底还是按照解梦须知里的说明,一步一步完成了付款,详细描述梦境(还是略掉了肖时钦,只说是熟人),提供个人资料等步骤。正当他准备关上网页等收邮件时,右下角传来了滴滴滴的消息提示音。

“亲~在吗?”

张新杰眼皮一跳,回了个“在”。

“您好我是白莲居士,这个梦是您自己做的吗?”

既然都自称居士了,能不能有点世外高人的派头?

张新杰觉得自己买到了假货。

“《周礼注》曰,‘凝念注神谓之精’。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总是做梦梦到一个人,还是你认识的人,肯定是因为你一直在想着她啦。”

“是他。”

对话框沉默了一会,又欢快地刷起一片:“有仇吗?欠钱吗?抢女人吗?挡升职吗?”

张新杰代入思考了片刻:“都没有。”

这次对话框沉默了更长时间,再冒出对话的时候都有点小心翼翼:“你弯的直的啊?”

“没谈过恋爱。”

对话框里浮起来连串的省略号。张新杰耐心地看着那堆省略号刷过去后好久,终于等到了中文字。

“我看你梦里过得很紧张刺激嘛,都要赶上好莱坞大片了。怎么样,看他快挂点的时候你有什么心情啊?”

张新杰忽然觉得心头猛地一跳。

 

肖时钦接到张新杰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晚上了。

霸气雄图公会这几天在BOSS战中表现格外的凶残,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肖时钦总觉得霸气雄图的站位安排,格外地针对雷霆公会。无论肖时钦带队转到什么地方,面前都是铁桶一样的阵势。

但霸气雄图没有做出什么主动攻击,而且以雷霆的威胁度,他们也确实没有必要特地针对。

肖时钦想来想去还是把这表现归为自己想多。他看出对方的指挥是张新杰,但不敢去问,没准这位大神晚上没睡好,白天出场BGM是七杀碑文加强版大合唱。这阵仗,谁敢上。

犹豫再三,他提早结束了训练,然后给张新杰留了个言以示问候。

肖时钦和张新杰同期出道,又同样成为了战队里的主心骨。他们还同为四大战术师,平时的交流也就比别人要多一些。私下聊聊游戏更新,分析分析局势,或者换一下情报。在肖时钦刚回雷霆这段时间,张新杰也时不时会关心一下。肖时钦能理解对方的担心,离开主队又在落魄时被主队接回来,旁人的指指点点可想而知。好在雷霆内部气氛融洽,队员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着他,没有出现什么不愉快。

这类交流多了,心自然就近了。

但再近也是有个度的,到底各为其主,都是聪明人,也没有谁越过那条界线。

不过仗着这点交情,肖时钦觉得自己关心一下,还是不突兀的,特别是张新杰前几天还大半夜给他发了条那么意味不明的短信。那条短信让肖时钦一晚上没睡好。思前想后,肖时钦觉得那条短信的目的只可能是因为他刚刚送了张新杰一个闹钟,而张新杰打算给他回礼。一想通这点肖时钦就觉得十分轻松起来,又莫名的有点失落。

他拉上窗帘,挡住刚刚泛起鱼肚白的天空,回到床上睡觉去了。

晚上没睡好的代价就是肖时钦一整天脑子都有点不太清醒,错过了张新杰的回复。那句回复里也没有什么营养,简简单单的一句“没事”。他看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心想回过去也要把人吵醒,干脆就不回复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以为回短信都会吵醒的那个人,坐在电脑前,跟淘宝店主聊了一晚上。

“喂?”

“是我。这几天有空吗?我明天到W市。”

“哦……有的有的,你来肯定有空。”肖时钦有点莫名其妙,不过现在是夏休期,张新杰想去哪里散散心也是正常的。而且几年来职业选手群里也没听说张新杰去了哪旅游,第一次出门就来W市,肖时钦还是有点开心的。

他一边打开百度地图搜索附近的景区路线,一边夹着手机说:“想去哪玩啊?”

对面沉默片刻:“随意。”

肖时钦抽抽嘴角,把这个理解成了客随主便,张新杰一个X市人在Q市,不知道W市有什么地方可玩也理所应当。

“那我安排了啊。”

“好。”

“闹钟用得还顺手吗?”

“很好。”

戴妍琦刚推开训练室的门就挡住了眼睛:“队长你在跟谁说话啊!这笑的!老实交代!”

 

张新杰听着那边一片兵荒马乱,随后肖时钦匆忙说句再见挂了电话。

他抬头看着手上打印出来的一叠聊天记录,然后把聊天记录放在床头柜上,关灯躺下。

“你这事啊,用我们传统的解梦术搞不定了。我用西医大法给你一针见血怎么样啊?”

“说说看。”

“按照《梦的解析》来看,恐惧来源于失去,征象来源于欲望。综合起来,就是你的噩梦来源于你担心他,而你一直一直看见他,那就是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了。”

“什么方法?”

“睡了他。”

 

他从电脑前抬起头,靠背椅回转无声如关节浸透润滑,举动间了无痕迹。显示屏微弱白光模糊镜片,看不清眼神里几多意味。面上亦平静,只有嘴角,确凿是微微上翘着的。

那似乎是一个笑容。

他开了口。他伸出手。他的脸近在咫尺。他的眼镜上泛着柔和的白光。

那是一个吻。

 

张新杰闭上了眼睛。

即使梦里的一切都是假的,但心情是真的。

心从不骗人。

晚安。

 

 

 

====

不记得什么时候的G文了,解禁一下。

HB to 肖队!爱过

评论(29)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