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趋光性

CP:树黄

真的树。

不是树拟人。

不是游戏3D建模。

R18有。触手有。避雷注意。

瓜子宝贝儿不要拉黑我!!!!!

======================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间庙,庙门口有棵树,庙里有个小和尚,小和尚名叫黄少天——

 

 

“靠靠靠靠靠!”黄少天怒摔鼠标,“你这划水划得突破天际了!我跟你说今天下午3点我一定要看到终稿没有借口没有废话!新书展只有19天了我还得把那群老头子一个个干过去,要是赶不上这一波你就等着消失在历史里吧,渣、渣!”

他盘腿坐在乱七八糟的床铺上,怒视不远处电脑桌前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枝枝叶叶。

——那是货真价实的枝叶,字面上的枝叶,树的枝叶。

灵活的枝条在墙边一排电脑前飞快地跳跃着,把键盘敲得噼噼啪啪响——十个键盘。那个夜用加长型电脑桌上,一字排开了十台电脑。十台电脑的屏幕上正同时刷出大片大片的字。打开的word文档标题分别是“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三章修改”“第六章修改”“第七章修改”“偷偷划水”……“偷偷划水”那台电脑上开着QQ窗口,里面的黄色大字刷屏都刷出了滚动播放效果。

黄少天摔鼠标的时候,叶子们还整齐地小小瑟缩了一下。

 

 

黄少天是荣耀中文网的金牌编辑,素来以市场嗅觉敏锐和审稿眼光神准出名。他一出道就从退稿堆里挖出个大纲,然后在选题会上舌战群雄,最终让这本公认的扑街作怒斩四项大奖,一举成名,开宗立派。黄少天也携这本书踏上了升职加薪的道路,一再取得佳绩。

从他手里出去的作者不少,但这些作者们对他褒贬不一。

褒的大抵是这样:

“谢谢黄大慧眼赏识!”

“黄编特别热情,帮了我很大的忙。”

“少天?太好养了,一包榨菜就能干一晚上的活。”

赞扬的语句总是丰富多彩,而批评就众口一词:

“太吵了。”

据说黄少天写出来的修改意见,字数能是原稿的三倍以上,这还不包括口头嘱咐部分。业界公认找黄少天帮忙打开思路是自虐,因为一旦打开了黄少天的QQ小窗,那个窗口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样再也关不上了——或者说关上不关上,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名编黄少天教你做人。

终于有一天,冯总编把黄少天叫过去,语重心长地说:“少天啊,组织上有个重要的任务准备交给你。”

黄少天莫名其妙:“头儿你想干嘛?我手头这个频道小神刚刚养大了点,我可不能这时候撂挑子啊。”

冯总编抽了抽嘴角。他知道黄少天除了必备的新人,还正带着一个刚红起来的小写手,或者说这个小写手才是问题。从古到今,但凡写字的总是容易自恃才气。特别是新手,刚在个冷频有点名气就被冲昏头脑,拽得二五八万,天皇老子的话都不爱听,更何况是编辑——更何况是黄少天。

黄少天成名早,虽然业内名气大,到底年轻又没什么架子,镇不住场。

那个频道小神仗着刚完结的书成绩不错,直接向上面提要求,说黄少天指手画脚影响独立创作,申请换人了。

申请连黄少天都没知会,直接到了黄少天所在的编辑组的组长喻文州手里。喻文州呵呵一声,转手把申请递给了总编冯宪君,审批意见写着:建议由二组组长韩文清亲自教导。

冯总编吃了颗药,把黄少天叫来了办公室。

不过黄少天还不知道自己被申请换人这码事。冯总编为了社会稳定团结,决定还是不要告诉黄少天,以免当天晚上就出现编辑部惨案。

“少天啊,你来这么久,工作是很努力的……”

“头儿你想炒我可以直说的。”黄少天说,“我手上有六七个猎头的电话。不过我得先跟你把那个谁的问题全部交接清楚,头儿你知道吗他实在太乱来了,他——”

“……”冯总编又吃了一颗药,“你先听我说完。你工作很努力,但是一直以来,都只分配给你一些新手和频道小红,这样也不利于你的成长。因此我们讨论决定,把原来由韩组负责的一位作者交由你负责——”

他把桌上的资料夹推到黄少天面前。

“树大神?”

“对。”

这位大神是荣耀中文网的当家作者之一,目前玄幻频道的主神。笔名是言简意赅的一个字“树”,下笔却滔滔千言,以日更十万连续三个月飒爽完结的处女作一战封神。文笔不算特别好,胜在节奏紧张剧情强悍——关键是更得快,读者大呼爽快之下,钞票也是一把把地往上撒。

这样一位声名远扬的大神,做人却极其地低调。听说平时从来只跟韩文清单线联系,从来不在群里出没,连作者年会都没有出席。因此黄少天虽然交际广泛,却也从来没有接触过他。

不得不说这是交到黄少天手里的最重量级的一位作者了。黄少天立刻端正态度,往下翻资料。

“……连手机号都没啊!?”

那份资料上,除了一张一寸免冠照片以外,就只有几行孤零零的字: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固定电话号码、银行转账账号、QQ号。

免冠照片还是一丛青翠的繁密的枝叶。

……大神你可真情趣。

 

 

当天傍晚,夹着材料站在资料上写的复式小别墅门外,按响门铃时,黄少天才发现这不是情趣。

几条青葱的树枝从打开的门里伸出来,友好地“握”住了黄少天刚伸出去的手。

黄少天:“……”

黄少天往里面看了看,确定不是有个人在恶搞。然后他看到了一整棵树,竖在门口,须根上还带着些泥。

一条树枝握在黄少天手里。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观都被刷新了。他心里汹涌澎湃着一万匹草泥马,然后麻木地摇了摇那条树枝:“树大神你好,我是你的新编辑黄少天。”

枝条上的叶子很愉悦地晃了晃。

 

 

“……没人告诉我树大神就是棵树啊!!!”

 

 

黄少天花了一分钟才从震惊里清醒过来,然后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跑上跑下,搞清楚这棵树是怎么样生活的——至于这棵树怎么能自由活动的他不想理解了。不愧是玄幻频主神,本身的存在就是个玄幻。

于是树和黄少天进入了正常的作者编辑模式。

“新书大纲这个地方我觉得还可以再改,开头铺垫太多了。虽然前面压得住的话反转的时候会格外爽,但是读者不一定有耐心等那么久……”

树枝沙沙沙,划掉了几百字。

“行吧就这样你先准备十万字——十万字就够了!超过十万字就要自动脱离鉴赏榜了,我这次一定得给你放这个鉴赏榜榜首一星期,上次你的几个粉丝群里才说你一直不上鉴赏榜太可惜了他们都没表现机会。”

树冠歪了歪,但还是把写好的章节全部放进了存稿箱。

“不不不你不能写死女主!到后半部分你这本书里就剩这么一个女人了连她都挂掉读者一定会愤然撕书的!”

树整个耷拉下来,QQ窗口上冒出一行字:不可爱。

黄少天一个文件夹呼树枝上:“蕾丽多可爱怎么不可爱了!这个角色的人气绝对是女神级的,又温柔又漂亮还对主角一往情深,吸男粉就靠她——你要把她写死了我把你的营养液全部换成便宜一个档次的……”

他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下去了。折腾一天,怎么也有些累,树还把聊大纲的地点选在了卧室,黄少天趴在床上一边划拉资料一边脑袋止不住地往下沉。在黄少天终于合上眼睛就要一头撞在床尾上时,一丛繁密的柔软的枝叶及时伸过来,托住了他。

细长的树枝悄悄地关上了灯,最柔嫩的新枝把黄少天翻了个身放在床中央,灵活的须根扯过被子盖在他身上。

树静静地竖在床边,新叶轻轻点在黄少天眼皮上。

人是要睡觉的,人是会闭上眼睛的。

有点可惜,那么亮的眼睛。

夜深人静月色清沧,凉风拂动窗帘和黄少天的短发。树停在那儿一会,垂下了繁茂的枝叶,罩在黄少天身上,挡住了所有的光和风。

 

 

开头都是美好的,结局都是光明的,过程都是曲折的。

大概谁跟黄少天混久了都这样,一开始怀着敬仰之心毕恭毕敬,天长日久就个个原形毕露。因为黄少天确实是很难让人心生敬畏。他跑上跑下,精力十足像是有一万台聚光灯同时照在他身上,到哪都能让一副静物画瞬间变成情景剧现场。

就连一开始乖乖地蹲在床尾上等他睡醒的树,都在不久后暴露了本性。

黄少天正在奋力敲打键盘写意见,一个QQ窗口弹出来:伐开心,不想写稿。

“……”

黄少天一个电话打过去:“今天下班给你买最新款的营养液送货上门!你最喜欢的那个牌子!今天要四更!”

电话那头树枝树叶愉悦地沙沙沙。

黄少天很快发现这位大神他在同类的树里,最多只算个踩着边的民事行为能力人——折合到人类,也就十七八岁。平时大白天的在院子里晒太阳,安安静静俨然一棵真的不会动的树。一到晚上就拖着一堆泥跑回房间里打开十台电脑码字,树枝挥舞得刷刷刷,各种效率。

院子墙很高,外面的人看不到这里有棵一到晚上就消失的树。

更令人发指的是,它在不停码字的时候,还能抽出几条树枝,勾过黄少天左手里拿的营养液袋子,然后嫌弃地把黄少天右手拿的营养液袋子弹开。

黄少天刚转身要走,树枝忽然又伸过来,把刚勾走的那袋营养液塞到了黄少天怀里。

“你干嘛?不喜欢这个?不喜欢你还要——”

一台笔记本被树枝簇拥着送到了黄少天面前,屏幕上大大的一个笑脸:这个味道好,一起吧。

黄少天沉默了。黄少天一袋营养液砸过去:“你逗我玩啊人不吃这个!我上次不还当着你的面叫了个外卖!那才是人吃的东西造吗你——”

树枝耷拉下来。

树不开心。

树整个哗啦啦往边上一倒,枝枝叶叶轰然躺了一片,好不壮观。黄少天吓了一跳,艰难地穿过散乱枝条跑到树干边上,担心地拍了拍树干:“喂喂喂你没事吧……”

树翻了个身,不理他。

黄少天心下一横:“那什么我是真的喝不了营养液啊里面全都是什么磷什么氮的你这是要作死我——你信不信我这就喝给你看你准备好给我打120啊!”

然后他就作势要去拿那袋营养液。树一个激灵翻起来,朝黄少天扑过去,黄少天一个躲闪不及,就被撞翻压在了底下。这棵树虽然还年轻,但树身也有碗口粗细,更不要说那枝繁叶茂的树冠,这一下差点没把黄少天干掉了半条命。

“——我靠你干嘛!!!”

树干稍稍抬起一些,树枝小心翼翼地把黄少天裹起来,叶子抖抖索索。

不要死。

黄少天福至心灵地get了。他心里暖洋洋地,伸出手去刚要拍拍树干以示安慰:“放心吧我谁啊我可是风华正茂的二十五岁金牌名编黄少天!老天爷都舍不得收我起码还得让我蹦跶个五百年——我靠你!!!”

树把营养液的包装扯开了,半透明的蓝绿色液体淅淅沥沥倒出来浇在黄少天裤子上。笔记本又从边上冒出来,屏幕上的话特诚恳——

营养液是这样用的。

“滚滚滚滚滚——!”

当天晚上黄少天愤愤地回到公司宿舍,正赶上对门李轩出来。李轩是公关部门的,夜生活比较丰富,经常黄少天下班回来了李轩刚好出门,两个人也就格外熟悉一点。

李轩打了个招呼:“黄少你这是刚回……来?”

黄少天低头,循着李轩的目光看到自己裤子上那一滩湿润痕迹。因为原液浓度太高,虽然草草擦洗过一下,但是现在还带着点微弱的腥味。

“哦,写手搞的。这年头的大神真是脑子有坑啊我跟你说李轩你都想不到大神能有多恶趣味——”

李轩一脸怜悯地看着他:“什么也别说了,黄少,快回去休息吧,苦了你了。”

 

 

恶趣味归恶趣味,大多数时候树还是很靠谱的。更新快质量高,一如既往的赞,除了老是偷偷把新书里的配角改名成黄少天,然后被黄少天及时发现制止——

“不不不男主的竹马不能叫黄少天!太诡异了好吗我靠,这个人设,虽然帅到爆战力又日天——但是谁要当男主的白月光啊!不行!也不能改成这个,红玫瑰也不行!删了删了,改成原来的名字。”

然后黄少天拨开最后一台电脑上盖着的枝叶,默了。

树枝缩了回去。

黄少天猛地扭头怒视树。

树嗖地窜出门去了。

“别跑——!叫你把我写成女主你给我站住我打不死你!!!”

现在还是白天,树也不能跑出门外去,毕竟一棵会在大马路上狂奔的树,还是很容易被送到实验室关起来的。所以没溜多远,树就被黄少天堵在了楼顶天台上。树慌不择路地往外一跳,黄少天追过了头一脚踩在树枝上,打个滑就冲了出去——

“……我了个去。”

黄少天心有余悸地揉着脑袋爬起来。亏得这小楼就是个复式二层,不算太高,但摔下去也是个要半身不遂的节奏。千钧一发之时,树猛然伸出所有的枝叶,把黄少天层层叠叠地裹了起来,像是一个安全的窝。

一人一树就这么重重摔在了花园里。

但是因为树先着地,还有那些枝叶托着缓冲,黄少天只是被树枝划破了一些皮。树就比较凄凉了。这棵树毕竟年纪不大,枝条偏细,也不是很坚硬。黄少天这一压,咔嚓咔嚓就断了一片,只剩点树皮挂在上面。

黄少天从树枝上滑下来时,看着那一侧的惨象,差点红了眼:“你这……哎我找点什么给你包扎起来行吗?要不要消毒啊?多少营养液才能补回来啊?”

树萎靡在地上,一条细枝伸出来可怜兮兮地扯了扯黄少天的衣角。

“怎么啦?别说断枝的树,断手的人我也没伺候过啊,你等着我去百度个——”

细长的枝条伸出来,把黄少天围着牵了过去。黄少天这会心里愧疚,老实被那些枝条带着躺在了树干边,枝条密密匝匝地裹着他,带着新鲜的青草汁液的味道。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从枝枝叶叶中伸出手去抱住了树干。

“很疼啊?”

枝条收紧了一点,像是个拥抱。

 

 

阳光很暖,暖得有点燥。

 

 

过了一会黄少天就有点晕乎乎的犯困,放在树干上的手也滑了下去。

那些枝条却在这时,慢慢地,一根一根冒了出来。虬结的老枝静悄悄地困住了怀里人修长的四肢,纤细柔软的枝芽绕过颈和手臂,勾开裤腰,缓缓地探了进去。黄少天迷迷糊糊地觉得有点不舒服要挣脱,可是更多的枝叶包裹过来,拥抱紧窒又炽热。轻微的喘息声一点一点涨起来,藏在枝叶的沙沙声里,渐渐的就藏不住,完全藏不住了。

……

……

………………?!

………………………………………

!!!!!!!

………………………………………………………………………

 

 

道路是曲折的。

黄少天请了一星期假,手机关机网线拔掉,订了张机票就跑武夷山去了。

树说过自己是樟树。武夷山的樟树多得专门建了座公园,里面随便一棵都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枝叶繁盛如盖。

风吹过时,每一棵树都发出了细微的沙沙声。

然而没有一棵树会动。

没有一棵树会在黄少天经过时,小心伸出细长的枝桠,轻轻地挠一挠。没有一棵树会扯着他的衣角跟他跑上跑下,没有一棵树会在他睡觉时弯下所有的枝和叶把他整个裹住,欣喜地颤抖着像是跳动的心。

黄少天再回来的时候一开机被短信刷得直接死机了。紧接着再开机时,冯总编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黄少天请假一星期,树就停更了一星期。韩文清去看时,整棵树都蔫在卧室里,叶子卷曲发黄,问什么都没给反应。

“本来月底就是新书展,主推的书里第一本就是树大神的新书,宣传已经打出去了……”冯总编的语调十分虚无,“但是他现在罢工了,少天你怎么他了啊。”

——尼玛明明是他怎么我了!我都还没想不开他凭什么想不开啊!

黄少天怒抄资料夹,一边刷刷刷往里塞文件一边说:“我靠我才出去玩一星期那家伙又不老实了是吧?还敢罢工?罢他妹!签了合同还敢窗?!头儿你放心我这就去教他做人!”

然后他挂了电话就冲出门去。

 

 

至于黄少天是怎么一踏进卧室门就差点被一大片半枯的树枝戳成筛子,然后又是怎么十万火急地买了一麻袋营养液回来给那树扔水池里泡绿了,以及浸泡过程中那棵树是怎么全程挂着黄少天不放,然后被黄大编辑残酷无情地拎起来往电脑前面一杵的事,这些不浪漫的细节,就不说了。

总之前途是光明的。

……怎可能。

黄少天一边瞄着手机屏幕上以毫秒为单位不断刷新的倒计时表,一边快速浏览着收到的成稿,一边口中不停:“你快点把10号电脑也收回来开足马力一起写,你这进度真的赶不上了你知道吗你,空白样书都摆在这里了就等你往里填字。我看我今晚是铁定要在印场过夜了,我出道这么久手上过的大神没有一个集团军也有一个加强连,就数你事多!”

QQ窗口弹出来:版税分你一半。

黄少天再度怒摔鼠标:“滚滚滚滚滚你!哥长得像是五行缺钱的人吗一单随便大几万!这是职业!操守!信誉!干完这票就分手!”

QQ窗口安静了一会,再刷出对话时字都变成最大一号的红色加粗了:全给你,不分手。

“你以为你是王校长吗!!!”

 

 

编辑和作者的战争,永远,永远都不会停歇。

但正如某位前辈昭告过天下同仁的,编辑,是可以泡的。

前途是光明的。

“——你放开我要赶去印厂了我数一二三我把你这把树枝直接夹防盗门里了啊一二二点五二点六二点七——妈蛋你放不放!”

……嗯。

前途永远是光明的。

 

 

=========== 

 

HB to 阿黄!

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人外,但是我造很多人雷这个CP。为免瞎眼就不打生贺和单人tag了,有缘自能得之。

还是旧文解禁。好了到此为止我没有什么在全职的存货了。躺硬盘里的半成品和原材料倒是有不少,不过反正也不会发,forget it。

应该也不会写新的了。偶尔补补旧坑吧,爱你们~

评论(37)

热度(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