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居心不详 HB to 白崇宁

H.B. to 阿白! @紙風船 

重债缠身,迟到了两天(跪

总之你点的话唠X吐槽(?)我好久没搞过这种属性了就稍微意会了一下……

======================

 

“今天我来的时候,路口那间院子的花开了。一片一片的白色从大门漫出来铺在前面的台阶上,挡住了枝条也挡住了叶子,就那么堆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真像老家的雪。其实我有一丁点想,真的只有一丁点啊,想摘一朵来给你的,但是它们又不香,就算啦。”

“我不记得有教过你可以偷摘别人的花。”

“喂喂,我才是哥哥啊,你不要老是这样说教我好吗。我当然知道不可以摘别人的花!但是如果你求我说想要的话我就回去要一朵咯,那家有个很可爱的小女孩,每次我经过的时候都会趴在栅栏上看我,如果我开口要,她肯定会双手奉上的。真没办法,长得帅就是容易招人喜欢了哈哈哈!”

“她以前看你的原因,我不清楚。但今天看你,显然是因为你的衬衫后领翻起来了。”

“……你还能更不可爱一点。明明满脸写着‘很想看那样的花’,一定要从我身上挑刺来掩饰心情吗?喂喂喂你去哪里?切,被我说穿了不好意思了吧。”

“我去沏茶。”

“你那壶茶叶都泡几次了啊?你故意的吧?每次都拿没有味道的茶水来应付我,没有一点诚意。我再也不来这里了!”

“好的。顺便提醒你一下,我今天就要搬走了。”

“知道啦知道啦,要不然我今天才不来,好像谁喜欢进这间镶金镶银的屋子一样,什么品位。不过今天真是稀奇啊,竟然没有人来帮你搬东西?说好的男校小王子呢,说好的后援团呢,让学校里那群精力旺盛的小子们看到,心都会碎掉吧。”

“不需要他们。”

“这么厉害?那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怎么把这间屋子里的东西全部打包带走。啧啧啧,别告诉我你请了搬家公司,天上下红雨了你居然肯让外人碰你的东西。”

“你不是在这里吗。”

“……”

“请用茶。”

“——好你个——结果你就打着这样的主意啊!我可没说我是来帮忙的!我只是来围观你同时嘲笑一下你把东西搬上搬下的样子。喂我说你不要试图用食物贿赂我!没有用的!我现在就走了!”

“请。用。茶。”

“你突然靠这么近是想做什么啊?要打架吗?哈哈哈来啊,从小到大你哪一次打赢了我的?有本事你就——”

“……”

“……”

“……失礼了。”

“——哎哎你别跑啊?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好啦好啦算我的账,我帮你搬东西还不行吗?说吧,哪些是要带回大院的,老爷子今天才交待人收拾出了你的房间。”

“全部。”

“行行行——什么?全部?你开玩笑吧,这间客厅里的东西都能把你房间塞满了。你多少年没回家了,连自己的房间有多大都不记得了啊?”

“说得好像你回去过似的。”

“那个家里又没有我的位置,我回去碍事吗。但我记忆力可不是吹的,你那个房间什么样子,我闭着眼都能给你比划出来。这个沙发连门都进不去。这盆花勉强占三分之一个阳台吧,但你这个猫爬架肯定不行了。我点点啊,这个可以,这个……这个折叠一下,这个……啊。”

“那个不带。”

“你怎么还留着这张照片——”

“说了不带。”

“不,颜色还挺新的,而且我们的毕业照后面应该有名字。你跟谁要了底片重新洗出来的?”

“我——说——了——不——要——”

“……那你也别扔垃圾桶啊。我风华正茂的青春俊脸就这么被你跟一堆茶叶梗塞一块了,还有没有一点兄弟情谊了。”

“呵。好像你跟我讲究过兄弟情似的。”

“小时候的事你怎么记仇这么久。而且那时候明明每次都是你来抢我东西,饼干,泰迪熊,遥控飞机,水军帽,你倒是说说看你房间里有多少东西原本是我的啊。我不揍你行吗。”

“……哼。”

“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说你还是把眼镜戴上,你这样眯着眼,一眨不眨地看我跑来跑去,很容易让我误会的。”

“你误会了什么?”

“误会你喜欢我啊。对,就这个眼神,看起来特别专注特别深情,你要是个女孩子我就被你迷住了。”

“……”

“你怎么又跑了啊?你眼镜都没戴想去哪——你开开门?吱一声?你起码先告诉我哪些要打包啊喂——”

 

——EN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