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无终

水仙梗瞩目

171的一百层战果,献给一直给我搞资源陪我开脑洞的@黃昏的詠嘆 ,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了…

===============

一期一振正坐在手入室门外的廊下,保持着完美的微笑擦拭佩刀。鹤丸国永在他边上坐着,对一旁的大俱利伽罗连比带划描述着战场上的情形。说到兴起时,鹤丸国永跳起来要现场表演一番,大俱利伽罗黑着脸一扯手里的绷带,鹤丸就被勒得嗷一声摔下去,顺势趴在了大俱利伽罗腿上。

“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面就下重手,在伊达家里说不喜欢我原来是真的啊。”

“……闭嘴。”

“哎哎你轻点。”鹤丸国永笑着翻了个身朝一期一振伸出手:“队长救命——广光欺负新人——”

一期一振忍俊不禁。他是本丸最早出现的刀剑付丧神之一,长期担任近侍和一队队长,可以说这个本丸里几乎所有的刀剑男士都是在他的照管下成长起来的。因此一期一振在本丸里有着相当于管家的地位,平时有什么纠纷,刀灵们都会来找他解决。

虽然眼前只是普通的打闹,但放任大俱利伽罗这样用力收紧绷带也不是什么好事,鹤丸国永的小臂已经有些发紫了。这样想着,一期一振出手制止了一黑一白两个付丧神的闹剧。

重获自由的鹤丸国永立刻又活蹦乱跳起来,嗖地蹿到了手入室门外,扒着门框好奇地往里面看,时不时发出惊讶的赞叹。大俱利伽罗盯着鹤丸国永的背影,不甘心地嘟哝了一句:“等他回去看到那堆恶作剧道具都被光忠收走了……”

一期一振安抚地问了一句:“什么?”

大俱利伽罗指了指不远处的庭院,烛台切光忠正在晾晒衣物。

一期一振忽然停下了擦拭佩刀的动作,指尖有些发凉。

今天是望日。一月一度,烛台切光忠会对本丸进行大扫除。本丸里的大家相处融洽,没什么需要特别隐藏的东西,所以烛台切会直接横扫所有房间,把应该处理的东西全部处理掉。

一直以来大家都习以为常。

一直以来。

“咦,队长你去哪里?轮到你了。”

鹤丸国永刚转回头,就只看见了一期一振消失在转角处的披风一角。

一期一振按着膝盖半弓着身用力喘气。他跑得太快,身上还有伤,冲到自己房门口时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房门虽然好好地关着,但门上贴了张便利贴。烛台切会把带走的东西都写在便利贴上备查。

糟糕。居然出现了这样的疏漏。

一期一振撕下便利贴,扫了一眼,然后扔掉,左右环视一圈,这才祈祷着拉开门——

一柄带着冷冽的,冰水一样的铁锈气息的刀,一瞬间架在了他的颈侧。

一期一振反而闭上眼睛,舒了一口气。他反手带上门,锈蚀的刀刃随着他的动作稍稍让开,但粗钝的金属触感始终停在皮肤上。

一期一振只是站在原地,抬手解开了衬衫领口的纽扣。

“灵力连化形都不够了吗。”

砰。

锈迹斑斑的残刀落在木制地板上,发出了一声轻响。一期一振闷哼一声,整个人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用力甩到了门扇上。窗户都被震得晃了晃,撑着窗页的细竹杆掉了下去,窗页扣下来,彻底挡住了外来的窥探。

“……啊。”

即使不是第一次了,一期一振还是没有办法适应这种难受的感觉。没有暖意的嘴唇在他喉咙上缓慢磨蹭,片刻之后,一下尖锐的刺痛就那样爆发出来。如果只是痛还好,忍耐疼痛并不是什么难事,烧身的痛苦都捱过来了。偏偏痛只是一刹那,紧接着就是体内流转的灵力被吸吮着抽离的空虚感。好像这副皮囊被强行按在原处,支撑身体的骨骼却要被缓缓扯出去——没有疼痛,没有酸麻,有的只是一波一波泛起来的虚弱感,冰冷而虚无。

他手指痉挛,支持不住顺着门慢慢滑坐下去,仰起了头死死抵在门上。灰蓝色的衬衫领口向两边扯开,绷紧的颈线上滑过一道明亮的水迹,水迹停在了战栗着的锁骨上,一颤,消失在了阴影里。

“请……您慢一些。”

到后来一期一振连靠在门背上坐着都不能够。他挣扎了几下,还是没有撑住,倒在了地上。冷汗顺着额角滑下来在他脸侧漫出了大片的水迹,他微微张着口短促喘息,眼神时而涣散时而清明。

“够了。”

随着一个华贵如琴弦鸣响般的男声在房间里响起,温热的感觉才从一期一振的四肢到躯干渐次回归。首先醒来的是手指,僵硬地屈伸了几下。最后恢复知觉的是面颊,贴在垂落的头发上有些刺痒。

在怀抱里。

一期一振被托着背抱起来。他努力想睁眼,眼皮却像是被汗液粘连了起来一样。然后他被放到了床铺上,柔软的棉被覆盖下来,帮他渐渐恢复了体温。

“真不懂你在想什么。”

一期一振勉强地微笑一下:“我也不知道。”

“把我从那座死城的深渊里带出来,又给我戴上另一副枷锁。”一声轻笑,并没有什么笑意,“真不像是‘我’会做的事啊。”

“即使您这么批评我,我也还是会尽一切努力制止您。”

“我始终是要去改变大坂的历史,将少主从火海中救出的。”

“但凡我尚存于世一日,您就不能踏出这个房间一步。”

“那一开始就不要把我的本体偷偷藏在胸口带出来,更不要浪费灵力帮我化形!”那个声音忽然话锋一转,变得有些高傲起来,“不过,恋慕这个外表并没有什么丢脸的地方,虽然你也算是继承了我——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表情。”

“……是吗。”一期一振闭紧眼睛,“我的表情……是那样的吗。”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