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Prelude

夜。

人造月亮今晚似乎是有些问题,在无云的天穹上显得晦暗不明,仿佛掩上了一层纹路斑驳的糙纸。偶尔这庞大无比的天体闪烁了一下,像是烛芯上忽然炸出火星一样,漏出几丝格外明亮而冰凉的光芒——然后立刻变得更暗了,仿佛被那一瞬间的小小爆发耗费了所剩无几的能量。

那几丝瞬间绽放的光线落下来像是淅淅沥沥的寒雨,一缕一缕在黑暗的高楼间轻轻摇晃。

但这座城市里本来是不可能会有雨的。

城市管理处经常会接到关于街道卫生的投诉。人类是非常奇怪的生物,由此及彼的因果关系上总是要添加华而不实的装饰。比如明明可以靠洒水车和高压水枪解决的市容问题,总是会在无数的争吵后进化成一场豪雨,即使雨水的效果可能并没有环卫队的一半。

“上一次人工降雨是什么时候了?”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她有一头银色的长发,自脑后层层削薄,碎发在耳畔翘起来,到腰际的部分已经只有薄薄的一层,在风里摇晃起来像是鸟儿轻盈的长长尾羽。

她屈起一腿坐在窗台上,攀着锈迹斑斑的窗页往外看。

这是一栋数十层高的楼房,女孩子所在的窗台是顶楼的中间位置。楼房挤在狭长的巷道一侧,此刻夜已经太深没有一户人家亮灯。墙面上有的地方已经脱了漆和灰,暴露出底下暗红色的砖质结构,如同剥离皮肤后凝结的血肉。无数大小不一的扭曲管道攀附在楼房上,各种型号的线路草草和管道捆在一起,有的电线上的绝缘皮已经开裂了,偶尔会爆出一丝耀眼的火花。

几星火花落在女孩子边上。她看都没有看。

“那样很危险,你还是快回去吧。”

正对这个窗户的下方,另一扇窗户也是开着的。一个同样年纪的女孩子撑着窗台探出了半个身子,一脸焦虑地往上看。

“不要。”坐在窗台上的女孩子望着月亮笑眯眯,“我要等下雨。”

楼下的女孩子扶额,浅亮的水色长发都显得有些暗淡了:“今晚不会下雨的。管理处上周才公告过,因为水库正在年度维护,所以到月底前都不会有云层生成……你快回去睡觉吧。”

“为什么要生成云层才能下雨呢?”银发的女孩子歪了歪脑袋。

“因为雨水就是水汽在空中凝结——”

“不是哦,一期。”银发的女孩子终于把视线收了回来,冲着楼下摇了摇手指,“书上有记载过,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不是这样的。太阳和月亮不是人造卫星,大气不是覆盖在城市上空的玻璃天幕,风不是大型压缩机制造出来的空气流动,雨也不需要社区组织游行抗议才能降下来。”

“可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楼下的女孩子沉思片刻,回答,“现在的才是现实。”

银发的女孩子笑出了声:“你相信有魔法吗?”

她说话的时候动了动,几粒砂石从窗台上滚落下去,迅速地静默地消失在了黑暗的长巷里。

“我相信科学,科学重建了这个世界。”楼下的女孩子叹了口气,“你是又做那个梦了吗?用刀发出强烈的光什么的,随便一把激光刀都能做到啊。你还是快回去——”

啪嗒。

楼下的女孩子睁大了眼睛。

“我相信哦。就像相信科学一样。”

坐在窗台上的女孩子向外伸出了双手,接二连三的大片水渍在她的头发和衣裙上绽开,像是在月下悄然开放的花。她开心地看着自己的手,越来越密集的雨滴落下来,清亮水滴聚集在手心里,漫过白皙皮肤上的细微纹路。

那些纹路隐隐在发光。

巷道里逐渐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呼。这场毫无预兆的豪雨惊醒了沉睡的人们,开始有人打开窗户往外看,有人似乎在打电话,细碎的声音淹没在洪大的雨声里,连窗户亮起的灯光都变得影影绰绰。

银发的女孩子笑着往下看。雨势太大,冲刷得她摇摇欲坠,长长的睫毛打湿了粘在皮肤上,几乎睁不开眼。但她依然在笑着,看着不知道什么方向。

“——你相信魔法吗?”

 

 

===========

蒸朋设定,双方性转,半夜睡不着发个病。

评论(1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