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成约

肖时钦心情复杂地站着,和魏琛面面相觑——严格来说,是他的游戏角色生灵灭,和魏琛的游戏角色迎风布阵,站在三生石副本门口,四目对视。考虑到他们中间密密麻麻地插着无数其他游戏角色,肖时钦甚至不能确认魏琛是不是看着自己。

但是组队邀请,是魏琛抛出来的没错。

肖时钦会站在这里,是因为官方顺应潮流地过起了每年的情人节之一。据说思密达每年要过21个情人节,荣耀官方为了照顾玩家的钱包和常年在大规模掉线边缘挣扎的服务器,只过四个。现在正要开展的,就是七夕节日活动,双人组队完成一次副本,根据副本完成度给予随机奖励,简便易行。

这种活动原本不需要用到肖时钦,但是本次活动据说会掉落绑定的技能书,肖时钦也只能开着生灵灭上来了,当然是隐身状态。他本来打算和方学才一起,远近搭配干活不累。但是方学才临时有事,戴妍琦就自告奋勇地说要给他联系一个“绝对靠谱又听话的好搭档”,让他在副本门口等着。

——结果等了3分钟来的是魏琛?

肖时钦看着屏幕上正在玩着手里法杖的一脸沧桑的术士,心境也变得沧桑起来。这年头的女孩子……看不出来啊,喜欢的是这样的大叔吗,真是难以捉摸。而且魏琛怎么看也跟“靠谱”或“听话”沾不上边,肖时钦觉得有必要明天跟戴妍琦好好谈谈。小戴还年轻,看人看不清楚,不能就这么被表面蒙骗了——虽然魏琛表面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好人。他可还记着他在嘉世时被陶轩带着去兴欣网吧那一次,不是魏琛自报家门,他真认不出那是蓝雨的前队长,索克萨尔的前任操作者,即使他研究战术的时候没少看过蓝雨的战斗录像和访谈。胡子拉渣,歪歪扭扭地靠在椅背上,说话大大咧咧,哪有一点老前辈的风范。

不过必要的尊重还是应该有的。肖时钦加了迎风布阵好友,发过去一句密语:“魏琛前辈?”

回复以秒计时到达:“哈哈哈年轻人真有礼貌,刚才你挂机呢吧?走走走赶紧接任务进本了。”

看起来没错了。肖时钦怀着回去一定要跟戴妍琦好好探讨个人审美的念头,点了副本接引NPC,准备赶紧完成任务走人。

接引NPC:“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亲爱的玩家,现在牵着您的手的人,是您认定的伴侣吗?”

肖时钦默默地点了是。

接引NPC:“可是您的心上人似乎不这么认为呢。”

迎风布阵的密语同时冒出来:“看不出来啊肖时钦,你居然暗恋老夫这么久?”

“……”肖时钦欲哭无泪,“魏琛……前辈,两个人都选是的话,进的是最简单难度的副本,而且奖励是一样的。”

“年轻人这么懒惰不行啊。”魏琛喷出一口烟,隔着两台电脑一条网线肖时钦都能听到麦上那粗重的气流声,“要勇于挑战自我知道吧?你一个职业选手你挑什么软柿子捏,老夫认得的人里就没有选这个的啧啧啧——连老叶都要选高难度,现在还窝在这儿找壮丁呢。你们小戴干得好啊哈哈哈把沐橙约走了,我看他还能抓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心脏要被轮回搞!哎我没说你啊别想多。”

……即使这么说了也会想多的啊。不愧是能教出黄少天的人,喷起垃圾话水准杠杠的。还有心脏要被轮回搞总觉得有其他含义才对……

肖时钦默默点了下一步,接引NPC的对话界面变了。

接引NPC: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向沟渠。您即将踏上的,是最困难的一条道路。请您做好准备,副本即将开启。

——等等?这跟攻略里写的不一样啊?攻略里两人选项不一样明明会跳回去重选?……系统这样都坑?

肖时钦眼睁睁地看着屏幕上出现了LOADING界面,连反抗都没有来得及组织起来,机械师和术士就手拉手面贴面出现在了一个窄小的平台上,平台后面是垂直的看不见尽头的山崖,前面是万丈深渊和一条晃悠悠的铁索。

手。拉。手。面。贴。面。

肖时钦觉得那铁索上闪烁的光简直饱含着世界的恶意。这个台子小得只能容下两个人,于是他只能尴尬地转了转面向。过了一会迎风布阵似乎刚刚读完条,开始有了动静:只见迎风布阵越过生灵灭,一步往前踏去——

“——小心!”

肖时钦眼疾手快,操作生灵灭一步跨过去扔了个手雷,手雷在魏琛面前砰地爆炸了。他们现在是组队状态伤害豁免,但是这个声音能起到警报的作用。魏琛果然反应过来停住了脚步,迎风布阵堪堪站在平台边缘,半个身子都露出了平台外。

肖时钦一头冷汗:“魏琛前辈你是……看不到?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魏琛没有回答肖时钦的问题,但他显然也知道自己处境不妙,立刻运用丰富多彩的词汇量开始问候系统。两人僵持不下,然后肖时钦看到屏幕正中出现了一条系统提示:

“任务:扶持。请引导您的心上人,安全结束险象环生的旅途。玩家中途死亡将被传送回出生点,完成时间影响副本评价。倒计时30秒,开始准备——”

肖时钦简直要吐血。魏琛现在看起来不能接收他的聊天信息,也看不见游戏场景。他赶紧切出游戏,在职业选手群里找到魏琛的QQ——这时魏琛已经丢过来一个好友申请,接通语音后劈头就是一句:“我就日了肖时钦你人哪儿呢你?这什么鬼地方全是黑的?”

肖时钦把情况一说,魏琛狠狠骂了句娘。骂完娘以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荣耀不是拟真游戏,当然不能玩什么手牵手一起走。肖时钦总不能一路扔冬瓜炸弹让魏琛听声辨位,那条铁索看起来也就半个身位,走歪一步就要大侠重头再来了。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魏琛狠狠抽了两口烟,突然大悟:“哎我去,纠结个球。表情动作里不是有个抱起吗,你赶紧的给我抱过去算了。”

肖时钦从接触荣耀开始就是作为职业选手在训练,对网游里的设定了解不多。他连忙切回游戏,在魏琛的指示下找到了那个表情动作,向魏琛发出了邀请。

“……”

肖时钦看着偎依在生灵灭胸口的迎风布阵,那张深沉而沧桑的叔脸飞红,有种奇异的娇羞神态(?????),十分内伤地弹了弹魏琛:“魏琛……前辈,这是公主抱。”

魏琛:“你管那么多!能用就行还要管好看,又不是小姑娘,职业点。赶紧走了走了,倒计时只剩5秒了。”

……事已至此,天意难违。

肖时钦深吸一口气,操作生灵灭调整了一下面向,踏上了铁索。

 

机械师的力量成长在枪系里不算低,但是平白多了一个游戏角色的负重,前行得还是非常缓慢。过了一会儿,魏琛就开始指点江山:“肖时钦啊,老夫认为这个速度不行啊。”

肖时钦心想我也觉得这个速度不行,您老倒是指个行的法子出来。

“要不你还是放我下来,指个方向我走你后面?”

肖时钦直接截了个图发过去,魏琛没话了。机械师角色每一步看起来都已经踏出了铁索外,纯靠人物模型的中轴线留在那条目测不超过一只鞋宽的铁索上,铁索还弯弯折折,时不时绕过一座山峰或者一棵从山崖上冒出来的松树,行进角度十分奇诡。

“刚才还没这么窄的啊我就日了系统纯整人的吧太不尊老爱幼了。”魏琛随便抱怨了一句就不说话了,这状况真是一步踏错就要掉下去摔死。肖时钦能保持着以这个负重来说最快的移动速度,准确地踏在铁索上,已经很不错了。平心而论,魏琛自认不一定能比肖时钦做得更稳定,年轻人果然还是有点优势的。

他挂着无聊,又不能说话让肖时钦分心,就去看坐在边上的叶修。叶修这时也正在撑着下巴歪在电脑椅里,无聊地一口口抽着烟,屏幕上还是副本门口的场景。魏琛顿时精神抖擞,摘下耳麦开了嘲讽:“老叶你这是没人要呢在?”

叶修瞥他一眼,手里鼠标随便点来点去:“哟老魏你居然有人要?”

“开玩笑,老夫当年可是神一般的少年。”魏琛得瑟道,“暗恋老夫的人多了去了你那是没看见,这不老夫随便在副本门口一站就逮了个。”

“哦?谁那么惨啊暗恋你,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吧。”叶修毫不客气。

“上次跟嘉世那堆人一起来的那个小年轻,你记得吧,戴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魏琛切回QQ窗口打开好友资料看了看,“那个……哦那个肖时钦。”

叶修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小肖啊?你都被人家一挑三了还不记得名字?人家可是好孩子啊,你怎么骗到手的?”

魏琛悻悻道:“老夫这是心胸开阔,而且明明是他仰慕老夫风采不输当年——”

叶修指指他的屏幕:“他仰慕不仰慕你我不知道。不过我看啊,你再不理他一下,他就要哭了。”

魏琛连忙扭头回去看,QQ窗口眨眼间刷起来一大屏意义不明的字符,中英文字母数字标点混杂,简直跟天书似的。片刻之后又冒出来一句话,看起来终于在普通人理解范围内了:

“不要动!”

魏琛套上耳麦听到肖时钦那边传来响成一片的激烈的技能声音。机械师的战斗节奏本来不算快,但听肖时钦释放技能的声音的方向和距离,他已经活活把机械道具扔出了个小百花式覆盖的程度。魏琛没空赞叹,立刻问:“什么情况?”

肖时钦过了一会才说:“袭击。360°面向。鸟群。原地站着。小心。”

魏琛心想这年头枪系的男玩家难道都是流行这样一个个词往外冒,一切向枪王看齐的歪风邪气不可长啊这是。不过肖时钦的话虽然简短,该表达的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游戏角色受到攻击时表情动作会自动取消,迎风布阵应该是落在生灵灭的正前方。也亏得肖时钦走位精准,要是他当时面向朝外偏一点,迎风布阵就要被扔下无底深渊去了。

“很多?看起来打得完不?”

肖时钦飞快地给出了答案:“强度不大,可以挡住。蓝可能不够。”

“帮我挡一下。”魏琛喷出一口烟。

肖时钦怔了怔,然后迅速意识到了魏琛的意图。迎风布阵站在生灵灭前面,因为视角的原因多少会有几只鸟漏到魏琛那里,术士一旦受到干扰就没有办法读条。生灵灭立刻一个机械旋翼飞起来,悬在空中,机械道具一瞬间在他身周整齐地爆炸起来,像是一场盛大而灿烂的焰火。火光犹如金色的流苏般缓缓流淌下去,织成厚重的幕布,把术士严严实实地挡在了里面。

这一波爆发的掩护下,术士完成了读条。密集的雨水自天空纷纷扬扬落下,覆盖了两人周围,鸟群顿时混乱起来,发出尖利的叫声开始互相攻击。

魏琛才要下指令,就看到屏幕上跳出一个拥抱的邀请——他毫不犹豫地点了同意,角色就开始移动了。

肖时钦在混乱之雨生效的同时取消了机械旋翼,生灵灭落下来抱起迎风布阵开了火箭推进器就是一路狂奔。两人的动作之间没有任何间隙,像是配合多年的好友一样默契。

魏琛有点发愣,他捂住麦扭头问叶修:“肖时钦……这谁是不是跟老夫混过?”

叶修正在飞快地敲击着键盘,视线都没飘过来一下:“你不是后宫三千小弟成群你问我?”

“我看他跟我配合得挺好的啊。”魏琛有点纳闷,“我都没说下一步呢他就自己领会到了,领会得还挺快,这要真是我小弟我得乐死。”

叶修随口说:“也许人家真暗恋你,你要不要我找沐沐帮你去问问啊。”

魏琛的烟掉了下来:“不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哥不认识——回来一帆,补个冰阵。”

 

后来接连也来了几波攻击,魏琛再没分心,过得也就比较顺利。毕竟游戏公司设计活动副本的初衷还是让普通玩家娱乐一下,开发组也不是死死团狂热分子。这种程度的攻击对肖时钦和魏琛这样的职业选手来说,还不算什么。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魏琛的屏幕上逐渐不像是开始的漆黑一片,游戏场景越来越清晰,他们打起配合也越发得心应手。

气氛轻松了,魏琛就跟肖时钦聊了起来。肖时钦虽然年轻,但到底是黄金一代选手,代沟不算太严重,两人聊起联盟早期的一些事都很有共鸣。魏琛给肖时钦讲当年开荒时的英雄事迹和艰苦奋斗,肖时钦没有经历过,听得又惊讶又敬佩,让魏琛很是过了一把追忆似水年华的瘾。

聊着聊着,魏琛顺口一问:“刚刚那个暗影箭后你怎么知道我还要读个死亡之门?”

肖时钦笑了:“前辈所有的比赛录像我都看过,不止一次。……非常精彩。”

他当然是指战术分析需要。蓝雨早期的战斗力不算突出,直到有了黄少天和于锋以后才变得强硬起来,在那之前魏琛的战术就非常亮眼了。引导错误,捕捉机会,虽然这一风格之后被喻文州发扬光大,但首先把这一风格钉进蓝雨骨子里的,还是他们的老队长魏琛。

肖时钦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是以战术指挥为方向接受培养的。以前可以参照的资料不多,光是魏琛的战例,肖时钦就反复看过无数遍,第一代索克萨尔的技能和反应,他几乎能背下来。

魏琛沉默了。他慢慢地往后靠进椅子里,长长喷出一口烟雾。

像他一个年代的选手,还在职业赛场上奋斗的已经是少之又少。那是联盟还不够商业化的年代,没有足够的观众,也没有那么多响亮的名号,人们记得的只有冠军的争夺和华丽的操作。至于提前离场的人,没有冠军的人,谁能注意得过来。

但总是有人记得的。

那些曾经的光辉和努力,不论过了八年还是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只要还有人在玩荣耀,总会有人记得的啊。

魏琛又是狠狠吸了一口烟,刚要开口,耳机里就传来一声:“站稳!”

“……??!!”

魏琛还没接话,屏幕上的机械师忽然退出队伍,然后刷地一个空气压缩机把术士吹飞出去。魏琛飞快地完成了受身操作,术士稳稳地站在了一个平台上。就在术士刚站稳的时候,铁索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咔嚓,眨眼间断成了两截,还在铁索上的机械师就当着魏琛的面,直直坠了下去——机械旋翼立刻升了起来。但是仿佛有一层无形的障壁隔在空中,机械师几次试图飞上来,都被挡在了平台下方大约三个身位格的地方。

魏琛把烟扔进烟灰缸,吼道:“什么情况?”

肖时钦有点无奈:“我刚刚突然接到系统提示,铁索要断了。然后我就只能先把你送过去了。这里好像有空气墙卡着,上不去……”

“我勒个擦系统你二大爷的祖宗的妹!”魏琛急了,“你给老子撑着!”

肖时钦的角度看不到魏琛的动作。他把任务界面翻出来飞快地浏览了一下,说:“没事,任务只要求把你安全送到对面,我掉下去应该不影响——”

“蛋!”魏琛言简意赅地打断了他,“我魏琛的兄弟就没有看着去死的道理!两秒!”

肖时钦愣了一下,想说话却又咽了下去,只是双手离开了键盘——机械旋翼的时间已经到了,他再挣扎也没有什么意义。悬空的机械师开始下落,平台上的术士在视野里逐渐变小。逼真的风声从耳机里漏出来,一道黑影飞快地滑过屏幕。

“……这是?!”

肖时钦连忙倾前身体盯着屏幕。平台正在变大,术士的身影清晰起来,一扇黑色的大门在术士身后竖起来,黑色的藤蔓一样的手在门口处狂乱地飞舞。

“……”

死亡之门的牵引效果无视障碍,用死亡之门把生灵灭拉上去,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是一路过来,肖时钦承担了大部分的伤害,现在生灵灭已经是红血状态了。硬吃一个死亡之门,那跟掉下去摔死也没什么差别。

——但是魏琛应该会有办法的吧。

肖时钦冒出这样的念头时,机械师被拖上了平台。就在这一瞬间,术士极其轻微地移动了一下,死亡之门的效果被取消了。肖时钦心惊胆战地落地,看着自己只剩8%的血条,过了一会儿忽然松了一口气。魏琛那边早就传来志得意满的大笑声,前任第一术士的对法术精准的控制力依然值得骄傲。

肖时钦也笑了:“前辈雄风不减当年。”

他是诚心诚意地说出这句话的。死亡之门拖拽的速度是随着距离的缩小而递增的,能在一个身位格的距离内及时取消法术,光是这一个小操作就能够让魏琛当之无愧地站在职业联盟里。

“那必须的!”魏琛非常得意,“这一手算什么,老夫的独家秘笈多了去了。下次你来H市,亲手玩给你看!”

这时两人正重新组了队,出副本准备交任务。肖时钦犹豫了一下。他们毕竟不是同一个战队,以后也免不了赛场上见。虽然他玩的不是术士,但是魏琛这样豪放地把操作手法教给他……不太好吧?

那边魏琛却已经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来H市的著名景点和小吃,大有“这片地头哥说了算你只管来”的气势。肖时钦听了一会,忽然明白过来。魏琛那个年代,职业选手少,圈子小,人都认识。赛场上你死我活,赛场下勾肩搭背去网游里抢BOSS拼排行,插科打诨合作拆台,一起分析复盘又互相喷垃圾话,是敌人又是朋友。随着联盟日益商业化,战队正规化和战队排位竞争日渐激烈,职业选手们之间,这样的交流已经非常稀少,只有特别熟悉的人之间才会聊到一些核心的东西。

魏琛这是拿他真心当自己人待。

肖时钦摘下眼镜擦了擦:“那到时候就麻烦前辈了。前辈来W市的时候,也先给我打个电话吧。”

“嘿,那就说定了!我听说W市的鸭脖子很有名?鸭脖子能有肉?”

“还是有点的,明天我给前辈寄些过去试试?”

“哈哈哈等着你啊!”

 

——END——

 

戴妍琦从副本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密语栏里的留言:

[一寸灰]:妍琦姐在吗?

[一寸灰]:妍琦姐,我加了肖时钦前辈的好友,不过系统显示他在活动副本里接收不了聊天信息……

[一寸灰]:叶修前辈叫我去陪他做七夕了。如果肖时钦前辈还需要的话,QQ上弹我一下就好,我今晚都在(笑)

“……”戴妍琦心中惊涛骇浪,立刻打开QQ狂弹肖时钦,“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你被谁拐走了!!!队长队长队长都是我不好我没看好你55555我下次绝对不把你留在外面自己去做任务了55555队长你是不是被轮回那谁拉走了明明已经有CP了又鼻孔朝天不能忍啊队长!!!CP13我一定要出ALL翔R25本啊混蛋!!!”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