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FATE/TWIST NIGHT命运拉郎夜

BGM:天下大乱-苏慧伦


1

第十一赛季结束,一切尘埃落定。正在各大战队筹划假期加训或者休息时,联盟宣布了一个重要活动。

“……推广脑波全息游戏技术?准备大面积应用?为消除玩家担心特别邀请各位选手首先进入特殊副本做示范?全程录像?”
黄少天刷刷刷地翻完了几十页厚的宣传材料,印刷精美的纸页在他手里过得像印钞机里的钞票一样:“队长你看明白了么我怎么觉着有点不太对啊。这看起来好像是要拿我们去当小白鼠一样,这种事找三零一不就行了吗。还每个战队两个名额搞得跟发福利似的——队长我们一起去吧这种事就不折腾大家了!”
“少天。”喻文州说,“这个游戏有限制不能同队人组队进行的,你看后面的说明。”
“我看看我看看……我靠真的啊,‘为增加对抗环节的公平性和趣味性,此副本将随机抽取两位选手组队进行游戏,原则上不允许同队搭档情形’——不带这样的队长我可以打12315投诉吗?”
徐景熙从PSP里抬起头:“黄少你不如打电话给冯主席啊,用你让联盟修改规则的威力刷——掉他完事。”
“好主意——哎我靠靠靠,他居然关机了!队长你有冯主席私人号码的吧?一定有的吧队长?”

黄少天最后还是没有达成“让联盟为之修改规则的男人”成就三连杀。在约定的时点,联盟最优秀的选手们纷纷把自己打包送到了S市,十一赛季冠军的主场。S市地主轮回十分重视,当仁不让地派出了联盟最有商业价值男选手和他的外交发言人到机场迎接,后果就是当天机场多次发生了无法控制的骚乱。
“……”
江波涛掏出了一个印着HELLO KITTY的粉色口罩:“小周,委屈你一下……便利店只有这种。”
周泽楷默默地戴上了那个口罩,然后全程低头完成了接机工作。
抛开(注定的)一点小波折不算,这次活动的组织安排还是很到位的。CBD四星级宾馆,举止得体的警卫和服务员,特别架设的高速无线网络,以及随处可见的白领丽人。
绝大多数正在跟五姑娘交往的游戏宅们表示十分满意。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满意了就要干活了。
选手们入住宾馆的第二天,活动,正式开启——

2

肖时钦从眩晕劲里缓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上下沐浴在闪瞎眼的圣光中。
……等一下,为什么英灵会被自己的圣光闪瞎。这设定有哪里不对吧!
站在他对面的吴羽策,则用实际行动告诉他狗眼已瞎——吴羽策戴上了焊工镜,问:“你要不要也来一副?”
肖时钦定了定神,突然发现了槽点:“我记得引导NPC说这是个魔法世界?”
玩家被随机分配到副本里,一部分作为“魔术师”,一部分作为“英灵”。英灵被魔术师召唤而现世,双人组队争夺圣杯——当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考虑到职业选手们时常爆表的大脑运转速度,联盟特意设置了危险阙值。一旦脑波频率超过警戒线,系统就会把选手强制踢下线。
肖时钦的疑问在于……
“这是你的房间?”
吴羽策面无表情地说:“我,和,李轩,的房间。你看的是他的部分。”
“哦。”肖时钦默默地转开视线。没有想到虚空队长的品位如此……独特。他咳了一声,忽然想到了宣传材料里的提示:“这个好像是全程录像的……”
“让他自己跳楼去。”吴羽策简洁明了地说。
肖时钦又咳了一声,然后立刻恢复了职业选手的水准。他环顾四周,场景非常逼真,简直就是他们住的宾馆的房间。至于为什么说只是逼真,因为……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确认自己扭头的时候,在衣柜边缘看到了锯齿……这显卡有点不行啊。
不,这不是重点。他们还有更迫在眉睫的问题要解决。
“按照规则,魔术师会先进入游戏了解背景。”
吴羽策点了点头:“我用自由时间收集了一些信息,还是觉得宾馆房间比较安全。”
肖时钦问:“为什么?”
“因为我的床是复活点。”吴羽策说着掏出一只老鼠,手中太刀一闪,眨眼之后那只老鼠就消失了。肖时钦转过身,正好看到那只老鼠吱吱叫着从枕头上溜了出来。
“……为什么你还能掏出老鼠?”
吴羽策想了想:“好像是这个全息游戏的问题吧,只要在脑子里想象一样东西的具体样子,那东西就会出现在手上。……不太好控制。”
话音未落,他手上出现了一条皮鞭。肖时钦默默地看着他把那条皮鞭扔到了(据说是)李轩的床上。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砍过。”
“不,我想问的是——”肖时钦指了指身边依然照亮整个房间的圣光,“这个光要怎么消除?”
“……”
“……”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吴羽策说:“我觉得可能是有什么剧情没跑,你那边有没有对话框?”
肖时钦惊讶地问:“这里还有剧情?不是组队PK吗。”
“应该是有剧情的。”吴羽策把手里的太刀插进腰间刀鞘,“我自由行动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打扮古怪自称神父的男人,他跟我说了些世界观设定。听起来很像一款单机游戏,叫fate/stay night,以前我看小盖玩过。”
“fate/stay night?”肖时钦在记忆库里搜索片刻,“这个我也看妍琦……呃……”
“那我们来交换一下游戏资料吧。”吴羽策转回头,发现肖时钦露出了尴尬的神色,“不方便?”
“……有点。”肖时钦踌躇了一下,看到吴羽策皱起眉头,只得苦笑,“不是我有所保留,在这次游戏里我是很希望和吴副队精诚合作的。即使是游戏,也要赢,不是吗。”
吴羽策一挑眉:“那我们交换资料吧?”
“……”
肖时钦默默地掏出了麻婆巨臀鼠标垫和R25红蓝漫画本。
“……”
吴羽策面无表情地拿过那两样东西,头也不回地扔到了李轩的床上,然后掏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我们看小盖的资料就行了。”

3

王杰希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就没有闪瞎眼的圣光了。丝丝缕缕的青黑色雾气,从沼泽中的逆五芒星法阵上肆意渗露出来,顺着他的长袍和斗篷一路攀爬而上,把面庞也染上了诡异的斑纹。
密密麻麻的斑纹中,一大一小两只眼睛瞪着张佳乐。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系统给张佳乐推荐的召唤地点比较猎奇,要到城郊的沼泽里——不要问为什么S市的城郊有这种看起来好像生化试验场一样的沼泽。总之这片沼泽到处是冒着泡泡的污泥,能下脚的地方不多。法阵里正好是一处比较坚实的土地,张佳乐索性直接站在法阵里召唤了——
于是他就跟刚上线的王杰希来了一个面-贴-面。
“……”
“……”
王杰希在心里默数:三,二,——
目瞪口呆的张佳乐刷地不见了。
距离加成满足!技能进化!【视觉冲击·究】成功发动!
一被召唤出来就把自己的master冲击掉线的王杰希毫无负疚感地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然后深深地怀疑起了张佳乐的品位。K市不是说繁花似锦四季如春的吗,怎么张佳乐会想要在这么适合拍邪神降世的场景发动召唤。即使想还原那些拯救世界的漫画里的桥段,也应该选在光明阵营而不是注定变成经验值的黑暗阵营吧。——还是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逆反期和犯罪崇拜?
考虑到张佳乐奔放得好像他才是狂战士的战斗风格,王杰希觉得这个理由可以成立。
中二期太长了啊,张佳乐。
(线下世界里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
果然不能给没有判断力的孩子们看那些东西,英杰这样就很好。
王杰希最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一直严格筛选给高英杰的课外读物的王杰希队长,对休闲书籍和电影动漫的尺度把握,可是像他的操作一样精准的。
(可是为什么思考内容会神展开到分级制度呢,王杰希队长?)

联盟的工作人员不一会就登陆了游戏,然后悲摧地一脚踩进了冒着泡泡的绿色污泥里。王杰希伸出扫帚柄把人挑起来放到自己身边,这时他身边的青黑色雾气已经消散无踪了,普通状态下的大小眼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视觉冲击效果基本归零。
“……谢谢。”工作人员有点狼狈地做了几个奇怪的动作,身上的污泥不见了。
“没事。”
“王杰希先生您好。我们遗憾地告知您,由于您的搭档张佳乐先生脑波活动频率过高,大大超出了游戏头盔设定的安全阙值,引发电流过载,编号EG020202游戏头盔已经损坏,无法用以登陆游戏。幸运的是我们对此情况早有准备,增加了双重保险设计,这次意外没有对张佳乐先生的身体造成任何不良影响。”
王杰希表示淡定,不就是一台机挂掉了要换台机子上吗,打网游的人都懂得:“换个头盔吧,我在这里等一下。”
“我们已经给张佳乐先生紧急调配了备用的头盔。但是……”工作人员小心地说:“因为本次活动里,魔术师角色使用的头盔都是跟副本ID绑定的,换上的头盔不能再次以魔术师身份进入这个副本。”
王杰希准确地抓住了重点:“意思是我要单挑了?”
“……大概是这样的。而且虽然同在一个局域网里,但是其他ID的副本都已经开始游戏了,没有办法再做调整。”工作人员想了想,又补充说,“只有13号副本因为一位魔术师情绪不稳定,推迟开启,张佳乐先生也是临时被调剂到了那个副本里去。……还有……”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王杰希盯着他。
“……王杰希先生?”
职业选手们虽然水准有高有低,但这次来参加活动的都是联盟里叫得上名字的明星选手。就算一对一王杰希有信心能压死一部分,但是单挑两个?即使让叶修来也不敢说能搞定。
王杰希完全不打算在一个表演赛性质的官方活动里挑战极限。他思考片刻,说:“只有魔术师才能召唤英灵吧?”
“是的。”
“我就是魔术师,我也可以召唤吧?”
“……是的。”工作人员一时间觉得有点不妙,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论职阶,王杰希确实是作为CASTER出现的,理论上也有召唤从者的能力。论名声——这可是联盟里真正的,名副其实的魔术师啊。
“虽然……等等!”
王杰希已经无师自通地把魔力输入了地上的召唤阵。工作人员阻拦不及,一阵黑雾过后,一脸茫然的杨聪出现在了召唤阵里。
“……王队长?刚刚召唤我的不是——”
“杨队长你好。”王杰希十分自然地说,“合作愉快。”

13号副本。
“张佳乐先生您好因为我们系统设计上的一个漏洞英灵在定下契约前可以被别的魔术师重新召唤我们已经紧急修补了这个漏洞同时我们十分遗憾地告知您杨聪先生已经是可以从别的组合里拆分出来的最后一位英灵角色了也就是说没有其他的选手可以作为您的英灵被召唤了请您自由地行动和体验游戏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张佳乐被这一段堪比红色三倍速黄少天的话击晕了,还没来得及扔出一个手雷,工作人员就秒退了。
“我[哔——]你个[哔——]的系统啊!”张佳乐仰头怒吼,“[哔——]一个人也能赢!你们都给[哔——]看着!”

4

考虑到这个游戏有7组S/M,如果每组都详写一下召唤过程,这篇文就会以小学生日记的形式走向读者撕书的BAD ENDING,所以我们来加个速吧。
……绝对不是因为,游戏宅们突然发现了个要命的问题。

方锐趴在草坪上龇牙咧嘴地揉着腰,孙哲平坐在他边上,手里拿着巨剑正在思考从哪里切开自己而不至于太影响市容。方锐一扭头看到孙哲平一副准备下手的样子,赶忙直起身叫了起来:“我去你不是真的要拿那玩意儿给自己片成北京烤鸭吧?还没打就输了啊你醒醒!”
孙哲平一巴掌把他拍回草坪上:“玩蛤蟆功把自己腰闪了的小鬼头闭嘴!揉你腰去。”
“能怪我吗!上一次压马步还是初中军训……”方锐欲哭无泪,“谁搞的这种[哔——]设计啊,全息模拟要本人做角色动作……刚刚那四个技能顶我一年运动量了。”
“你一年就打半套太极拳?一场只放四个技能你还是玩术士吧你。”
孙哲平也正在头疼狂战士的放血技能要怎么用。虽说总不能真的把自己片成北京烤鸭吧,但是……他随便一挥手,巨剑带着凌厉风声隔空劈过,不远处一排绿化树齐刷刷断成了两截。
孙哲平不想思考是树干硬还是自己的手臂硬。他觉得自己的拳头比较硬,能砸在游戏设计者身上就好了。

李华也碰到了个类似的问题。
当然不是因为他一年只做半套太极拳。作为一名男选手,烟雨战队出身美女环绕,在旁人看来是艳福不浅,在李华身上体现就是运动量绝对充足——
“呀!副队!!好大的蜘蛛!!!”
“啊啊来了。”
“李副队能帮人家把这个箱子放到柜子顶上吗,搬不动哦。”
“好的。你床上的……内衣收收?”
“李华饮水机空了,——哦你在忙吗?在忙的话我自己换了先。”
“队长放下那个矿泉水桶!你……那边坐着就行了。”
身在一个从正式阵容到训练营都充斥着各种软硬妹子的战队里,就要有把自己当华为男人用的觉悟。冯向明和白祁是老资格了不好使唤,鲁奕宁又跑雷霆去了——鲁奕宁走的时候李华默默地注视着他的背影,表情落寞得被拍照发了围脖,转发评论里一大排的“真爱”“我又相信爱情了”“搅基遭雷劈”“遭雷劈+1@肖时钦”“遭雷劈+身份证号@黄少天”。
@李华:我只是伤感没有人给训练室的饮水机换水了而已……
新一轮转发立刻兴起,这次整齐划一的都是:“李华开门鲁奕宁给你送水来了。”
发散远了,还是把焦点放回游戏里吧。
这时,白庶正注视着地上那个快速移动的小土堆,不禁赞美起了李华的身材——如果不是李华这样瘦瘦小小的人来玩忍者,换个比如……嗯,加州州长或者比利王那样的人才,现在地上快速移动的估计是个碰碰车了吧。
但即使再瘦小的人,也有不能做到的事。
白庶看着那个小土堆划出一团毫无规则的曲线,第十二次在一栋大楼前猛地停下来,只得画了个十字,祈祷道:“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门。”
然后走过去,扒开土堆把头晕眼花的李华拎出来:“我说,你还好吧。”
李华有气无力地瘫在他身上:“不太好……地下根本看不到方向。我……[哔——],这大楼地基真硬……”

虽然还有两组没出过场但是为了作者个人爱好我们暂时先把镜头切回吴羽策肖时钦组这边。
“等等,我搜了一下网上的攻略,刚刚那个选择肢好像是进黑化线的吧……”
“我只看小盖打过这条线。”
“……小盖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成年了吗?”
“少废话,打通游戏再说。系统给你的职阶是RIDER又不是防沉迷验证。”
在大家都在努力挑战自我的时候,两位风格完全不同的家长正并肩坐在宾馆房间的床头,一起研究吴羽策腿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不,笔记本电脑里的R18游戏。他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科研精神,准备发掘出RIDER应该说的台词——
“你往那边挪挪,你那光照得整个屏幕都看不见了。”
——用来关灯。
算了我们还是把镜头切走吧。

东方明珠塔,凌霄步道。
这是S市最著名的景点之一,被称为“神之塔”的建筑上,一道连脚下都是透明玻璃的悬空观光廊。滔滔江水从下方几百米处奔流而过,云霞蒸腾有如飞仙——不,观光廊里也全是烟雾,看这浓度,起码得有十个神仙同时飞起来。
制造集体飞仙景象的叶修毫无自觉地靠在玻璃走廊上,俯视着城市,黑色的长伞随意搭在手边。
“真是一群战五渣,连可以叫系统选单出来切换成虚拟键盘操作模式都不知道……啊,我为什么会知道?笑话,哥是主角好吗。”
他把空了的烟盒扔到脚下,头也不回地一甩长伞。长伞瞬间展开,像是一面黑色的圆盾一样挡在了他的身后。
一道碧蓝色剑影轻盈滑过伞面,像是极致轻柔的抚摸。那剑影稍纵即逝,而叶修身后空无一人。
“看来你也发现这个小秘密了啊,少天。”


5

两小时后,市郊森林。(不要问为什么S市市郊有森林。)
参天古木漏下细碎的阳光,阳光落在林间的空地上,照亮了面面相觑的四个人。
“我们只是顺便路过而已……”肖时钦说。
他真的只是路过。在把RIDER的出场台词念过三遍以后,肖时钦身上的圣光总算熄灭了。吴羽策顺口一句“那出去看看吧”,然后他们就秒切了场景。
吴羽策你的脑波活动可以更有规律一点吗?
“那就顺便动手吧。”孙哲平毫不犹豫地举起了重剑。作为联盟中少数几个能把虚拟形象落实到底的人,他的体格虽然还没有魁梧到健美先生的程度,但是已经完爆在场其他三人。相比起来,肖时钦和吴羽策……还是不要相比了。
方锐目测了一下双方武力值,立刻表示赞同:“对,我也觉得顺便动手吧!老孙上!”
吴羽策刷地抽出了太刀:“来吧。”
“呃……”肖时钦举手示意,“能暂停一下吗?我觉得有点不对。”
方锐鄙视:“肖队你再拖时间也没有用的省省吧,老孙一重剑下去都是个死——我去这怎么搞的好像是我砍一样,大圣什么时候改玩狂战了。”
吴羽策冷冷地说:“你倒是来?”
眼看冲突即将升级,肖时钦立刻拉住吴羽策:“不是。……大家不觉得我们现在的状态有点不对吗?我是指人物形象。”
“……”
众人的目光投向肖时钦的黑框眼镜,然后转向孙哲平的动感地带文化衫,接着转向吴羽策的——吴羽策穿着纯黑白的虚空队服,配太刀完全无懈可击,只好转向了方锐脚上的宾馆标配深灰色男式塑料拖鞋。
在闪亮亮的银武光辉和更闪亮亮的技能光效下,游戏宅们的日常装备显得格外的违和。
虽然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吧,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西施,也不是每个人都是周泽楷,能把地摊货穿出杂志硬照水准。同样的动作让一个浑身武装的游戏角色做出来,跟让一个全身无装的宅男做出来,效果是完全不同的。既然要全程录像在观众们面前播放,荣耀官方应该不可能把一直以来走酷炫路线的游戏,突变成真人恶搞节目。
肖时钦观察着动摇的众人,又加了一根稻草:“你们想想,比如……风城烟雨的粉丝的心情。”
这例子太有说服力了,为了照顾粉丝意愿,烟雨战队空有美女法师却只能卖大叔手办。大家表示秒懂,于是片刻之后战斗现场变成了这样——
“哇靠原来默念ESC能叫出系统选单?这你都不分享一下!”
“我以为你们知道的啊……你们一副胸有成竹准备秒人的模样。”
“玩战术的人,心都脏。”
“对对对,太脏了。”
“再废话起来战。”
“哦哦我找到了键盘操作模式!——原来这里还能调疼痛度,老孙你赶紧调到最低,别给自己先痛晕了。”
“调毛。装备切换在哪呢到底?”
刚刚还准备开打的对手们,现在正围成一圈席地而坐,开始一起研究到底怎么样能够酷炫地战斗。

“右上角这个红色圆圈是什么?”孙哲平看着半透明的系统选单界面。
肖时钦回答:“一般对话框右上角都是关闭对话框的功能键吧。”
“哦。”孙哲平毫不犹豫地点了那个红色圆圈,“等你们研究出来天都黑了,还直接开打算了——我[哔——]?”
轰的一团烈火蹿起来,瞬间把孙哲平吞没了。吴羽策眼疾手快扯着肖时钦就往后避开了几步远。方锐最灵活,就地一滚瞬间就闪出几米外,站在吴肖两人后方盯着那团火:“我[哔——]这什么情况?”
他立刻就知道什么情况了。火焰消失得像它出现时一样突然,站在原地的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手持重剑身披战甲的狂战士——完全就是游戏里的再睡一夏的3D版。那名狂战士缓慢地移动着视线,空洞的眼神扫过在场所有人。
他鲜红的瞳仁像是要燃起烈焰一样,然后他怒吼一声,拔剑而起——
“轰!”
尘沙飞溅,一道长长的裂痕从重剑劈下的土地里,一路延展到吴羽策脚下。
肖时钦抽了抽嘴角:“先跑吧?”
孙哲平狂化以后整个人有以前三倍高,站在面前就像是座铁塔一样,还是个携带凶器会砍人的铁塔。
吴羽策看了一眼自己腰侧的太刀,肖时钦立刻毫不犹豫地拽住他,掉头开始狂奔。
“我觉得我能打赢他,打狂战我还没输过。”
“那你至少先找时间变身吧……”
肖时钦一边挑战跑速极限一边叫出系统选单,按下了那个一直被忽视的红色圆圈。钢铁一样冰冷的金属光在他身周像是波纹一样泛起,而吴羽策的手臂上也同时出现了黑色的藤蔓一样的花纹,卷曲着攀爬进了衣服里。
“哇老孙果然很猛。”方锐愉快地望着掉头就跑的两人。但是马上,他就愉快不起来了。孙哲平冲锋的路线上,明显没打算放过他——
眨眼后,跑路二人组变成了跑路三人组。
“我[哔——]你啊老孙!你这连我一起砍的架势几个意思!给我留点当MASTER的尊严好吗!有人在录像的啊!”
“……吼!”
“没有用的,BERSERKER狂化以后没有办法说话,而且好像是无差别攻击……”肖时钦说,这时他的外形已经完全变成了游戏里手持步枪的机械师,“……抓紧!”
“太无耻了居然用加速技能逃跑!”方锐瞬间就被火箭推进器的尾气喷了一脸,立刻对绝尘而去的两人比了个中指,“想跑?我可是荣耀第一气功师!抓!奶!手!”
气功师的装束此时也已经完全披挂在他身上了。方锐原地踏步,白色的念力旋涡在他掌中飞快聚集起来。下一刻,一身黑衣的鬼剑士就猛地撞到了他怀里,两人一起狠狠摔在了地上。
方锐刚想吐槽,突然发现手感有点不对。他瞪大眼睛,僵硬着慢慢转过头,看到一段白皙修长的脖颈,在乌黑的长发间显得格外诱人。顺着脖颈看下去,是纤细优美的锁骨,和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在深V黑衣下,若隐若现的,事业线……
那么他现在双手抓住的温暖的软绵绵的富有弹性的是……

方锐,魔法师预备役,失血过多,卒。

开玩笑的,区区一次袭胸怎么可能击垮方锐大大。兴欣缺什么不缺妹子,清纯温柔豪门女神邻家姐姐总有一款适合你。虽然吴羽策,不,鬼刻的胸部确实更给力,大胸细腰长腿压在身上,就算这样被压死感觉也值了。
方锐不由得给荣耀的美工狠狠点了个赞。
“放手。”
富有金属质感的冰冷女声在他头顶响起。方锐还没有反应过来,吴羽策已经一膝压在他肚子上,跪姿拔刀——
锵!
细长的太刀划过一道明亮弧线,在冷厉眼神中啸声而起,架住了如山岳一般重重劈斩下来的巨剑。

6

肖时钦赶回来时方锐已经快翻白眼了。吴羽策一招架帅是帅,应对也十分及时,可他用力的支点……可是在方锐身上。孙哲平那一剑劈头斩下去,吴羽策踏在地上的铁靴都在土地上滑了几公分——对,同时压在方锐肚子上的还是一铁靴。
美色误人,古人诚不我欺。
肖时钦有点不忍地看了方锐一眼,然后迅速投入战斗。各式各样的机械道具比肖时钦还早到达战场,早就包围了这一片区域,肖时钦一到场就集体轰声炸开了。大概是为了拍视频服务,技能的声光效果都提升了至少三个档。原本就是跟召唤师并称“一个人轮了你”的机械师,火力一覆盖简直就是一场大爆炸,连肖时钦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吴……吴羽策?你还好吗……”
方锐的声音从滚滚尘烟里阴惨惨地冒出来:“我便是没想到刚从铁蹄底下解放就要被你呛死啊,肖时钦你太心脏了。”
肖时钦毫不犹豫地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扔了个跳雷。
“我[哔——]你啊肖时钦!”方锐叫道,“今晚单挑不敢接的是小狗!——哎哟我[哔——]老孙,你能一致对外先吗?——老孙你砍错了!砍那边!不要因为对方是大胸美女就下不了手啊!——为什么你也砍我!我是无辜的!咳咳咳这咳咳咳我呸咳咳咳全是土行不行啊!”
“……”
肖时钦默默站在那团烟尘外,层出不穷的机械道具不断把刚有点平息迹象的土灰又掀起来。不过即使火焰尘土滚滚而起,还是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激烈战况。各式光效保质保量的鬼阵层层叠叠穿越火焰,时不时火焰猛地一歪,是强劲的念气波冲开了狂战士的剑风。最明显的还是足有三人高的孙哲平,即使在冲天的火光和烟尘里,孙哲平的身影也十分明显,偶尔尘埃落下的地方还能看到巨剑卷起狂风,一记劈斩连大地都要震动。
肖时钦注视着孙哲平移动的方向,在心里紧张地飞快计算速度和距离。
略偏15°,再过去一些。
可惜,只差5米了。
战团中心的吴羽策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小声音。这个声音的来源很奇特,像是入耳式耳塞传出来的声音一样,直接从脑袋里冒出来。
“右转25°,14个身位,移动到那里。”
吴羽策扫了一眼边上的方锐,方锐十分流畅地扔了一个小技能以后,飞快地绕到了他的身后。但方锐的走位不只是让吴羽策做盾,他非常注意躲进吴羽策的攻击死角里,吴羽策一旦要攻击方锐,势必顾此失彼,被孙哲平逼落下风。
不远处孙哲平怒吼一声,提剑就朝吴羽策直冲过来。
显然,方锐没有听到那个声音。仔细听,虽然很低,但确实是肖时钦的声音。
吴羽策一刀刺地,顺势往边上一闪。孙哲平这次倒是很配合,直接追着吴羽策就是一剑横扫过去,仅仅是剑风就把吴羽策高高扬起的长发尾端削了一小截。
那边有什么?
吴羽策迅速扫了一眼,肖时钦指的地点没有任何机械道具埋藏的迹象。
“哇老孙你是不是这么BUG啊。”他身后的方锐在抱怨,“一个大招砸过去,连皮都不带破一点的。我要投诉啊太IMBA了。”
也许——肖时钦有什么考虑。
吴羽策就地一滚,用太刀撑着地向后一翻,敏捷地跃起来,向肖时钦指的地方跑去。没有掩护的方锐自然也不想跟孙哲平直接对上,毫不犹豫地跟着跑了起来。
“就是那里,”肖时钦的声音又响起来,有点紧张,“他的速度又加快了,拖住他……困住他,给我5秒时间。”
吴羽策眼神一凛。
狂战士狂化后移动速度快得可怕,而且孙哲平虽然不能控制自己攻击的对象,但是战斗技巧一点也没有退步。反正是无差别攻击,前第一狂剑的攻击反而更为酣畅淋漓,仿佛没有谁能够阻拦一样。拟真游戏的打击感做得非常真实,吴羽策虽然能接下攻击,却觉得手臂都被震得有些麻。
孙哲平起剑。
——但这一剑,吴羽策必须接下!
太刀再度划过一个完美的半圆,锵一声架住了当头劈下的巨剑。铁靴瞬间就陷入土地有一公分深。几乎就在同时,双重鬼阵一并升起,那是早就开始吟唱的冰阵,和吴羽策强行架住孙哲平的剑时,硬撑着读出来的暗阵。
五。
四。
三。
方锐忽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不猥琐走位了,一道念气波就朝吴羽策背后击去。吴羽策保持着举刀的姿势,纹丝不动地吃下了那一道攻击。
二。
“老孙撤——”
一。
夸张的引擎声忽然响起。一个机械冬瓜飞到孙哲平头顶上,轰轰轰往下倾泻炸弹。孙哲平加在重剑上的力道顿时一松,吴羽策趁机一个侧身滑开,一只手猛地绕过他的腰。
“抓紧我……咳。”
巨大的机械翼旋转声突入战局。肖时钦一手搂住吴羽策的腰,刷地往空中拔升上去——立马他就把步枪往枪带里一塞,另一只手也抱住了吴羽策。吴羽策也立刻收刀,攀住了肖时钦的肩膀,这才没有滑下去。
——虽然这么说有损男人尊严,但是为什么体重也要拟真啊?!连人带刀百多斤,一只手真的抱不动啊数值策划大哥。
肖时钦一边腹诽拟真游戏的真实效果,一边加速升空。就在他升上半空的同时,铺天盖地的弹雨和各式手雷忽然倾泻而下,仿佛漫天礼花瞬间一齐绽放,眨眼间就把孙哲平和方锐完全覆盖了。在犹如繁花绽放的弹雨下,众多埋伏已久的机械道具也纷纷破土而出,同时登场,震耳欲聋的爆鸣声响彻林间。
肖时钦徐徐降落在树林外沿,把吴羽策放在地上,然后才松了一口气,说:“谢谢啊。”
站在大树外沿的张新杰平静地回答:“不用谢,孙哲平比你难杀多了。”
肖时钦的笑立刻变成了苦笑:“所以你……吴羽策你先把刀放下。我说,我们能不能先和平到最后一轮?”
张新杰这时完全是游戏里牧师的装束,听到这个提议,他看了肖时钦一眼:“理由?”
肖时钦说:“叶修也在这个副本里。”
“你确定?”
“吴羽策自由活动的时候,跟叶修碰过面。”肖时钦说,“他在附近。而且吴羽策看他是可攻击对象,他肯定也是我们要面对的竞争者之一。”
张新杰沉思片刻,忽然站出树的掩蔽之外,一抬手,一道圣诫之光顿时精准地套住了刚突出弹雨覆盖范围的方锐。
“我信你。”他简短地下令,“小邹,转火方锐,我和肖时钦控制孙哲平。用最短的时间解决那边,我们还有场硬仗。”

 

评论(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