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王杰希先生今天也很繁忙

*王杰希总攻注意。贵乱注意。现代paro。

*本来还要拉下水好多人,但是我在写到一半的时候,思考了一下tag应该打王all还是打眼all,然后问了一下我的眼苏朋友,眼苏朋友把我打死了。所以只有这么多了。

*这文有病。

*发病原因是某人给我转播了个帖子,大概是一个眼攻妹妹用11处进行某种不宜公开的活动,然后不慎暴露了,这样的悲惨故事。其实按正常发展来说我应该大怒然后开喷,但是这个事,实在有点悲惨,忍不住要怜爱一下。

*我不是在鼓励这种不宜公开的活动。

=====================================================

 

王杰希睁开了眼睛。

阳台上垂落了长长的绿萝,大片大片地挡住了窗户,只零星漏进来几点阳光。然而这些细碎的光点也已经足够明亮,让睡在他边上的人翻了个身,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呻吟。

“嗯……”

这声呻吟里似乎还带着昨夜的酒气,绵长又湿润地渗入皮肤,一点一点汇聚到心尖上,自然而然地,挠了一挠。

“……”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从床头柜上抓过手机,百度了一下醒酒汤的做法,然后起床套上衬衫。扣上第二个扣子的时候他发现这件衬衫小了,下摆只堪堪到他肚脐,稍微一动就现出劲瘦的腰。

一只手搭在他腰上。

王杰希回过头,喻文州打了个哈欠,朝他笑了一笑:“早啊。”

“这不是这种场景下的正确打招呼方式吧,喻总。”王杰希指出。

“哦。”喻文州露出恍悟的表情,“那么王总你要对我负责吗?啊我好兴奋。你觉得马尔代夫七日旅行结婚怎么样?”

“……”王杰希十分无语,“恕我直言你OOC了。”

“我们水瓶对相方的要求一直都是超额满足的。”喻文州把手收回去,摸索着从另一个床头柜上拿起一副金丝边眼镜戴上,“王总你希望我今天是什么C?鬼畜总攻?爱妻狂魔?羞涩少女?温柔人妻?我都可以的。”

王杰希不禁深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平常那种就好。”

“哦。”喻文州端详王杰希片刻,忽地温柔一笑,“脱。”

“——你平常的人设是早上起来的时候返场吗?”

“不,我是个很注重养生的人。”喻文州说,“我想说的是,你穿的是我的衬衫,你那件在沙发上。”

 

 

十分钟后面包机响了。王杰希把烤好的面包片装进盘子里,顺手关掉了正在扑哧扑哧冒气的高压锅的火。他把面包片、煎蛋和醒酒汤一起端到餐桌上,喻文州正好从洗手间出来。

“我先走了。”喻文州一边对着穿衣镜调整衣领一边说,“还得回去换身衣服,再去跟董事会做个报告——我争取半小时搞定他们,你的合同今天就能结算。”

王杰希指了指桌上的早餐:“不先补充一下能量?等下你要变成什么C面对董事?”

“搞定他们还不至于要变身。”喻文州站在门前,弯腰系好皮鞋,然后直起身侧回头,朝王杰希眨了眨眼,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多谢款待。”

 

 

王杰希当然没有说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他迅速地解决了自己的早餐,从衣柜里挑出一条深绿色的围巾戴上,然后对着穿衣镜调整了一下着装,检查了一下公文包里的文件和随身物品,就准备出门了。

打开门前王杰希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正八点钟,这个时间他那个习惯晨跑的邻居应该回来了。

果然在他正在反锁防盗门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张新杰的声音:“早上好。”

王杰希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早。”

他锁好门,转过身,拎着随身运动水瓶的张新杰就站在他面前,有些探究的目光从他额头到下巴巡梭片刻:“昨晚有客人?”

王杰希摸了摸自己被张新杰注视最久的下巴,把围巾拉起来遮挡住:“意外而已。”

张新杰皱皱眉:“这次意外还挺激烈的。”

“喝了点酒。”

张新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酒精会抑制人类神经的兴奋程度,也会抑制冠状沟的敏感性,对勃起没有显著影响。马拉特斯塔的研究表明BAC达到0.09时志愿者们无法正常射——”

王杰希看到电梯亮了起来,果断地打断了张新杰:“我不觉得我们一定要在早高峰时间,在家门前,讨论这种话题。”

“……好吧。”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只是想说谢谢你上周送的那双跑步鞋,抱歉我昨天才出差回来看到包裹。”

王杰希的视线滑落下去:“你喜欢就好,生日快乐。”

张新杰的表情和缓了一些:“谢谢,跑步的时候很舒服。不打扰你上班了,我九点钟也有一场研讨会,再见。”

 

 

这栋公寓太高了,电梯几乎层层停留,王杰希又是住在顶楼,等了有几分钟才看到电梯门打开。

电梯厢里空无一人。王杰希踏进电梯厢,按了G层,然后站到了一边。电梯门在他面前缓缓合上——

“不好意思麻烦等一下!”

王杰希赶在电梯门彻底合上前一秒飞快按住开门键,下一秒就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气喘吁吁地拎着一个双肩包跑了过来:“真的不好意思……哈?王,王老师——非常不好意思!谢谢……”

王杰希把涨红了脸的少年让进来,按下关门键:“在外面不用叫我老师,小高。我也只是应邀去给你们随便讲过几次心得而已。”

“您,您太谦虚了。”高英杰一撞上王杰希的视线就立刻低下头,好像要把脸埋进毛绒绒的领子里一样,“您的讲座,对我们……我的同学和我都很有启发!对消费者心理的切入点,色彩的运用,媒介选择,很多很多方面,都特别有启发。我……我的同学都在想您什么时候会再来学校。”

王杰希看着高英杰泛红的面颊,声调不自觉地变得柔和了一些:“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问我的,我的公寓号你还记得吧。”

“……记得。”高英杰的声音越来越小,“您……您什么时候有空呢?”

王杰希掏出手机看了看日程本:“我最近刚刚结束一个很头疼的项目,准备给自己休个假。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如果没事我应该都在家。”

“那,那么就今天下午吧。”高英杰说,然后立刻补充,“我们最近有一个实践作业,小组完成,我的部分已经完成了,但是一直觉得缺乏创意……”

王杰希有点好笑地摇了摇头:“你得先有点胆量,才能有创意啊。”

“这样……”高英杰停了一会,小心地抬起头,“那么——”

这时电梯停了下来,已经到底层了。住客纷纷从电梯门外涌进来,王杰希花了一点工夫才挤出去,高英杰拎着包被挡在了后面。王杰希想着今天上午还要作报告,随口说了句再见就大步往前走去。

“王老师!”

高英杰的声音让王杰希停住了脚步。

“王老师——我们——我们学校周五有个晚会,我们乐队会在晚会上表演——能请您来看看吗?”

“哦?”

王杰希想起了那个海报贴满公告墙的校园乐队,还有那个,叼着胶棒踮起脚张贴海报的瘦高瘦高的男生。一头短毛到处乱翘,整个人没睡醒一样,贴完海报就耷拉着肩膀插着口袋趿拉着人字拖,被另一个高个子男生跑过来用力一压肩膀,抬眼就一卷海报抽过去:“袁柏清滚你的!剩下二十张你来贴!”

叫做袁柏清的高个子男生笑嘻嘻捅了捅他:“嘿,看那边,你偶像。”

那男生顺着看过来,跟王杰希对上了眼。两人对视片刻,男生忽然惨叫一声,朝袁柏清狠狠竖了个中指,小声说:“敢喊我名字你就死定了。”

袁柏清翻个白眼:“刘——”

“闭嘴啊你!”男生扑上去一招锁喉式把人拖走了。

王杰希走过去看了看海报,海报上那个小鼓手倒是神采飞扬,下面龙飞凤舞的一个签名,幸好名字简单还能认出来。

刘小别。

“……王老师?”

王杰希回过神来,再次确认了一下日程:“有空的,你要出发的时候来叫我吧,我开车送你。”

高英杰连耳朵尖都发红了:“谢……谢谢!”

 

 

除掉这个意外的小插曲,王杰希一路上还算顺利地到了公司。当然也除了堵车,不过堵车小于两小时都算顺利。只是他来得实在太晚了,公司停车场已经车满为患了。不过反正他们公司也是弹性上班时间,王杰希又不用打卡,索性一调头开了出去,准备去对面的科技园蹭个车位。

这片科技产业园是新建成的高新产业基地,安家落户的企业不多,地广人稀。但是物业管理比较严格,一定要是科技园里的企业的登记从业人员,才能把车停进来,所以这片科技园才免于沦为附近CBD的停车场。

王杰希自有应对之策。他把车停在科技园门口附近,打了双闪灯,然后拨了个电话。

“……唔……喂?”

“是我,我们公司没有停车位了。”

“什么?……哦好我知道了,你等下啊。”

电话挂了以后不到五分钟,一个人影在大门处匆匆出现了。王杰希把车开过去,那人正好给门卫查验完证件,伸缩门沙沙作响着向一边滑开,让王杰希把车开了进去。

王杰希停下车,让那个人拉开侧门坐进副驾驶位:“刚醒?”

只在长袖卫衣外面随便套了件薄羽绒服的肖时钦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新版本上线不守着不行啊。要系安全带吗?一直在滴滴滴。”

“别理它。”王杰希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打开车斗拿出个冒着热气的纸袋朝肖时钦抛过去,“停车费。”

“啊,老陈家的豆皮。”肖时钦嗅嗅香气就认出来了。

“上次看你们加班叫了这家。”

王杰希轻车熟路地拐了几个弯,把车停到了一栋五层小楼前面的停车位里。两人分别下车,早上的风有些凉,肖时钦打了个寒战,捂紧了纸包暖手:“我送你出去吧,保安不认人。”

“你别送了,小心等下感冒了。”王杰希说,“我从南门绕出去,那边护栏矮。”

“侧二门啊?那边要绕半个产业园太远了,还是我送你吧。”肖时钦坚持了三秒钟,然后在王杰希的注视里败下阵来,“……那算了你拿我的ID卡从大门出吧。”

他从羽绒服内袋里掏出张卡,递给王杰希。王杰希也没客气地收下了,即使他知道这张卡能打开眼前这栋看似普通的五层小楼里所有的门,他也没什么在意的,因为肖时钦不在意。早在研究生那个鸟笼宿舍里的时候,他们上下铺东西就混到了一起,谁出门要拿饭卡都是随手摸一张,上面又没写字摸到谁的刷谁的。

“那我不送你了。”肖时钦看了看表,“我再守到下午一点就解放了,你那之前要没空的话晚上把卡塞我信箱里吧。”

“嗯。”王杰希挥了挥手,循着原路出去了。

 

 

科技园大门正对着王杰希公司所在的写字楼,他没花多长时间就走进大楼里开始等电梯。就在他浏览着今天的新闻头条时,身边出现了一双锃亮的皮鞋。

“王总监早啊!”

王杰希顺着皮鞋往上一路看到笔挺的西裤和收紧腰身的暗纹薄风衣,和一条夸张的大方格围巾,还有一张笑眯眯的脸。江波涛一臂挂着件呢子大衣,另一手拿着文件夹朝他招了招手,笑容灿烂过头简直有点欠打。

王杰希收起手机,改看向墙上的挂式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广告片:“萨姆萨拉银行的项目内定了,还要出去跑?”

“不敢不敢。”江波涛依然笑容灿烂,“不到最后一刻谁敢说拿下,王总监也很深有体会吧。”

“如果我告诉——”

“即使王总监告诉韩总这次多半是陪跑,他也不会放弃的。”江波涛立刻收起笑容,诚恳地说,“王总监跟韩总是老前辈了,我们还是新人,希望王总监手下留情,多多照顾啊。”

“你们今年出了这么大风头,也不用什么照顾了。”王杰希继续看电视新闻,“听说新的分行行长是你老同学?”

“小周吗?”江波涛又笑了起来,“王总监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小周才刚到任,什么都不熟悉,上次还说想拜会一下王总监呢。”

王杰希怔了一下,想起那个在剪彩时有些拘谨地站在台上的英俊青年。当时他只是礼节性到场,走完程序就准备离开,却不小心撞上了人。

“抱歉,冒昧打扰一下。”

眉眼漂亮得应该去当电视幕墙上的硬照主角,又是年轻有为的银行分行长,全场瞩目前途无量。而那时,青年只是微微低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向王杰希试探着伸出手:“……你的衣服上有纸屑。”

王杰希低头看着那只落到他胸前的手,想立刻把那只手拍摄下来,用在刚接的珠宝广告项目上。

 

 

“——我准备休假了,这段时间不接项目。”王杰希说,“你别打什么鬼主意。”

“是吗。”江波涛有点遗憾地说,“我昨天才给方董发了函,希望能够合作这次的萨姆萨拉银行项目呢。毕竟我们公司在和国际企业合作这方面还很缺乏经验,而且方董也很感兴趣的样子。”

“……”王杰希有点头疼。

方士谦跟他不合是业内广为人知的秘密。虽然这人也就是当初因为他空降公司而不满,后来合作久了已经也算勉强和睦。但是不合传言能甚嚣尘上,全赖方士谦闹起来一点脾气也不收敛,完全不管什么个人形象公众场合。——也不怪他有次加班到半夜肝火旺盛,终于忍无可忍把方士谦按在了办公室的沙发里。

那一夜之后方士谦很是老实了几天,可没过几天,就又能抱着笔记本电脑长腿一跷就坐他办公桌上,扬言不盯着他开电脑写文档誓不罢休了。

这看起来,休假又要泡汤了。

江波涛无所谓地耸耸肩:“哦王总监昨天是把车停在蓝雨国际酒店了吧?我早上出门的时候还碰到黄大记者了,他说会把车开回来给你,顺便请你吃个饭……呃,嘲笑你一下。”

一提到黄少天,王杰希就眯起了眼睛:“不是昨天的酒会我还不知道,黄少天和你们方明华有交情。所以那篇报道是你授意他写的?”

“不不不,哪敢贸贸然请黄大记者写软文啊,他什么身价,而且论交情明明是王总监和他更深吧。”江波涛看着缓慢变小的电梯楼层数字,笑着摇摇手,“我只是猜他会在那个时间写那篇报道,提前做点准备而已。”

王杰希淡淡地说:“如果要作为合作方,我希望我们对彼此能更坦诚一点。他的报道引发了严重的公关危机,为了针对那场危机调整宣传策略,我的团队连续加班了三个星期。”

江波涛噗地笑出声了:“我也不知道他会写啊?就打打预防针,不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是不是。再说了王总监,我够坦诚了。”

他左右瞄了一眼,附近没有人,才压低声音:“上周日的后街酒吧,那杯fever是我送的。”

王杰希骤然扭头瞪视江波涛,江波涛笑了一声,抬步迈进了电梯:“先走啦王总监!回见!”

 

 

这趟电梯是下行到地下停车场,王杰希又等了一会才等到它重新上行回来。电梯门再打开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叶修?”

叶修叼着根没点的烟,一脸了无生趣地扭头看着电梯厢壁上的广告,闻声看过来,也露出了意外神色:“哟真巧啊,大眼,你在这上班?”

“这话该我问你。”王杰希一边走进电梯厢一边打量叶修,“你不是跑到南极养企鹅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修一脸不堪回首:“别提了。我年限到了,本来还想再吹两年杀人风的,被老爷子拎着耳朵扔到系统里,说不好好工作就别回家过年了。”

王杰希一本正经:“该。”

“我好好地读个PhD我招谁惹谁了。”叶修苦着脸,“而且你这么适合系统的都在外面晃,我家老爷子就是想不开。”

王杰希看电梯厢壁:“你当初不是要退学。”

“好汉不提当年勇啊大眼。”叶修说,“叶秋那小子太没义气,关键时刻把我卖了,我妈打电话过来开头就是哭,遭不住。”

“遭不住你就认了吧。”王杰希瞥他一眼,“听话做个乖乖的孩子,不也挺好的。”

“我从来没想过认。”

王杰希怔了一下。

“哪怕在你走的那年,我妈打电话来开头就是哭那时候,我也没想过要认。”叶修叼着根烟冲他笑,“有时间再证明给你看,没人能让我认什么。”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开口:“可是——”

电梯叮地一声停住了。在厢门缓缓打开的时候,叶修拈下嘴里的烟,随手一弹,王杰希下意识地一把捞住了那根烟。

“我就来银行办点事,回头有空找你。”叶修笑笑,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不断有人进到电梯里来,狭小的空间忽然变得拥挤难耐。王杰希举起手里的烟,闻了闻,和记忆里的一样辛辣呛鼻,可能还有些苦涩。但是除了这股味道,什么都没有了。

“……开玩笑。”

楼层到了,王杰希走出门去,随手把烟塞进了门边的垃圾桶里。他深吸一口气,夹紧公文包,大步朝右边的玻璃门走去。

一个普通又繁忙的上午,现在正要开始。

 

评论(43)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