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游戏狗也是有尊严的(全职小段子

各种拟。技能&角色性格全私设。CP大概是灭神的诅咒→死亡之门→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叶修→魏琛→死亡之手→灭神的诅咒(别信)


===我是个好人===

死亡之门X喻文州系列

 

1  普通的死亡之门X喻文州

喻文州读条中:死亡之门0.3/10
喻文州的读条被打断了。
死亡之门:555今天七夕都不让我和主人见见面
索克萨尔:我有什么办法你去揍对面那个家伙啊!
灭神的诅咒:发生这种事呢我们都不想的,再见啦


2  全明星场合的死亡之门X喻文州

喻文州读条中:死亡之门0.3/10
喻文州的读条被打断了。
死亡之门:5555555555555(死亡
叶修:看到对面那个正在读条的SS没,射他
周泽楷:嗯。
叶修:今天是个好日子啊,你懂得,射用力点。
周泽楷:……?(开启了乱射


3  BE的死亡之门X喻文州

喻文州读条中:死亡之门9.9/10
喻文州放出了死亡之门!死亡之门收取了第一滴血!死亡之门完成了一次双杀!死亡之门正在大杀特杀!死亡之门已经主宰比赛了!
死亡之门:……5555我想抱抱主人(悄悄地伸出了一根触手)
索克萨尔:你不要乱动!维持你的存在多费劲你懂吗!
灭神的诅咒:发生这种事呢我们都不想的,下次再讲啦888888888888888

死亡之门的效果消失了。


4  HE的死亡之门X喻文州

喻文州读条中:死亡之门9.9/10
喻文州放出了死亡之门。
死亡之门:……嘎?没有东西可以抓啊……
索克萨尔:智商捡捡,你看下镜头好吗。
灭神的诅咒:后生人,就是毛躁。(茶
喻文州伸出手,轻轻点了点屏幕上那团茫然地挥舞着触手的黑雾:“圣诞快乐啊,我使用率最高的技能。”

 

12.28续

=======================================

索克萨尔X迎风布阵
超凡脱俗(其实是插不进莫比乌斯环)的术士们

1. 抑郁的索克萨尔先生

术士多少都有点养成癖。
所以和绝大多数的游戏角色不同,索克萨尔作为一位高贵冷艳的死灵术士,对他的操作者的态度,类似于厨对他的本命,猫奴对他的猫,以及龙对他的龙骑士。
所以他看到迎风布阵时心情一直很复杂。
具体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喂了几年的猫,突然跑不见了——跑不见了也就算了,还过了几年大摇大摆地领着另一个人出现了。
索克萨尔看着在对面遗世独立的迎风布阵,有点抑郁。
迎风布阵还顶着他的猫的脸。
虽然吧已经不是少年猫而是猫叔了,但那还是他的猫。
迎风布阵突然就地一滚,姿势可笑地避开了攻击,还差点踩着了袍子脚。
……
说好的高岭之花阴沉魅惑呢。
索克萨尔默默地看了另一边的海无量一眼,海无量回给他明媚忧伤的一眼,然后一个蛙跳离开了他的攻击范围。
索克萨尔扔出了一扎暗影箭。
是可忍孰不可忍。

2. 大获全胜的索克萨尔先生

所以每周二系统例行维护的时候,术士休息区的对话都是:
迎风布阵:你一场只用4个技能也好意思称第一术士?
索克萨尔:你懂什么。第一术士是一种意境,一种精神,一种象征。
迎风布阵:……啥象征?
索克萨尔掏出了喻文州的照片。
迎风布阵HP-9999。
迎风布阵拍案而起:我的主人年轻时那也是神一般的少年!
索克萨尔:虽然从你口中听到称赞不太高兴,但看在我的人份上,我就勉强收下了。
索克萨尔指了指自己的脸。
迎风布阵HP-1。
迎风布阵的头像灰掉了。
所以每周二例行维护后,喻文州都会发现技能成功率达到了100%,效果持续到下一次碰到兴欣的人为止。

 

12.29越来越长的续
===============
说好的老魏X死亡之手
……这CP标的。我自己都不忍直视了。

1. 再见哦主人

死亡之手在银武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皮。仗着它先天优势——它头顶上有个灵活的白骨爪,它上树掏蛋下河捞鱼掀过姑娘的裙子摸过汉子的屁股(有什么地方不对)。每次系统例行维护的时候,它的主人索克萨尔都能收到堆成山的投诉信。
然后索克萨尔高冷地扫了死亡之手一眼。
死亡之手缩了缩。
索克萨尔一袖子把投诉信堆拂散,高冷地走了:清理干净。
死亡之手蹦起来,利索地把那堆投诉信扒拉扒拉扫进了大峡谷。

2. 再见啊主人

死亡之手最喜欢的就是在百花缭乱玩弹匣耍帅的时候,突然从他背后蹿出来准确地往他腰间一挠。百花缭乱怕痒,腰间简直是死穴,一挠就能把猎寻都甩出去,然后手忙脚乱地捡回手枪和弹匣,怒火冲天地转身追着死亡之手狂奔三千里。
别跑!打爆你!
死亡之手细细长长的一根,溜得快又不好瞄准。而且每次不管在哪张地图,死亡之手总能用最快的时间找到主人索克萨尔,然后掀起索克萨尔长袍的袍脚,嗖地钻了进去。
于是百花缭乱气冲冲地跑到点的时候,正对上刚好转回来的索克萨尔。
百花缭乱:……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高冷地扫了百花缭乱一眼:有事?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没,没事……
索克萨尔维持着高冷的表情,转过身喀拉喀拉地走了。死亡之手喀拉喀拉地从长袍子底下露出个头,白骨爪朝百花缭乱比了个中指。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跳了起来:凸皿凸!!!

3. 再见啦主人

死亡之手被拿出索克萨尔的手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一朝天子一朝臣,它也清楚自己和主人的新主人不适合。那有什么办法呢,强扭的瓜不甜,大家都不想的。
索克萨尔站在原地,望着被放进装备编辑器的死亡之手,难得地没有表情。
死亡之手偷偷朝索克萨尔比了个“V”。
它有一只手,但它没有设计出声带和舌头,否则它会说没事的啦主人!我身上有那么多稀有的材料,都是大家辛辛苦苦得到的,既然我没用了当然要好好利用起来啊!我都知道的,杖骨抽出来给八音符,能量宝石用来升级你的新银武,爪子……呃?
它看到百花缭乱不知道从哪里摸了出来,塞给索克萨尔一柄权杖。那个权杖它认得,叫深渊催眠曲,攻击几率触发睡眠效果。
索克萨尔举起权杖。
主人你果然是最棒的啦。死亡之手迷迷糊糊地想。一下就触发了效果,最棒啦……嗯,再见啦主人。
然后它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4. 再见呀主人

死亡之手觉得身体里多了一根骨头。它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它有了意识,紧接着它的头顶被插进了一截白森森的腕骨,它呆了很久,试着屈了屈手指。
冰凉的死灵能量环绕着它的全身。
它呆呆地被从装备编辑器里拿出来,放进了一只手里。它呆呆地扭头看拿着它的术士,术士的脸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然后它下意识地抬头看屏幕外面。
它看到主人的老主人叼着根烟点着屏幕:“欢迎回来啊小美人儿。”
死亡之手的爪子动了动。

魏琛的烟掉了下来。他转身一拍隔壁的哥们:“卧槽你给我那爪子正不正啊!怎么搞出来的武器自带水流光效了什么鬼啊!”
哥们莫名其妙:“没错啊就跟你列那单子的一点不差!”
魏琛把哥们拽过来:“你自己看!……哎哎哎?刚刚那光效咋不见了??”
“大哥你眼花了吧你。”
“哦哦。”魏琛捡起烟重新叼着,过了一会卷起报纸往那哥们脑袋上一抽,“敢说你大哥眼花了?找打是吧你?”

迎风布阵貌似高冷地站着:……哎哟我艹你别再流水了我袖子给你擦水都擦得跟湿抹布一样了兄弟你哪旮旯来的啊冰霜森林吗我知道这边是热了点你忍着点啊你还能不能好了……
死亡之手蔫蔫地挠了他一下。
迎风布阵HP+9999。
迎风布阵:你接着流吧没事!谁欺负你告诉我我去欺负他!接着流接着流!

5. 再见吧主人

死亡之手回归时银武圈很是轰动了一场。毕竟只有升级时不小心爆掉只好重新组装的银武,没有报废了还被重新组装出来的银武——死亡之手耀武扬威地兜了一圈,可得瑟了。
角色圈就不太高兴了。头一个不高兴的就是百花缭乱,特别是死亡之手又趁他给沐雨橙风放烟花的时候挠他胳肢窝——这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然后理所当然的又开始了大追杀。
死亡之手左突右窜地突然看到了熟悉的黑色长袍,不假思索地冲过去掀开袍子脚要钻进去。
它的动作忽然停了。黑色长袍动了动,它看到了低下头的索克萨尔,和索克萨尔手里的灭神的诅咒。
索克萨尔静静地看着它。
死亡之手忽然松开索克萨尔的袍子,灵活地一拐弯,绕过索克萨尔直奔不远处正在跟利奥波特吹嘘战绩的迎风布阵,嗖地掀开迎风布阵的袍子钻了进去。迎风布阵嗷的一声蹿了三丈高,气急败坏地把死亡之手拽出来:小流氓!老子菊花你也敢动??老子这就给你拆了!!拆了!!!
说着迎风布阵作势就要把死亡之手咔嚓了。刚跑到点的百花缭乱被这架势吓了一跳,连忙拦住:那个有话好说别真拆了,搞个银武不容易……
迎风布阵愤愤:这小兔崽子是不是还去你那闹事了?拆了拆了!这就给他拆成块给你拿去射着玩!
百花缭乱立刻摇头:没有没有!它可听话了!——你悠着点这看着挺细的一根别真折了……
真没有啊?
真没有!
哦。迎风布阵挥挥手把死亡之手赶走。滚去玩儿吧别让老子看见闹心。哟小花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开发出一种会跟星星一样闪的弹药啊?耍来看看呗?
百花缭乱高兴起来:行啊!这个地图是白天不好看效果,我们切地图去!

索克萨尔默默地看着那边的鸡飞狗跳。
灭神的诅咒:想看就去看看吧,不然就要等到下次比赛了。
索克萨尔摇摇头,转身走了。


1.14如果真的跟毒奶粉对号入座

1.绅士的场合

王不留行嗖地从空中飞过。
唐三打仰头赞叹:年轻真好……
德里罗:前辈你在说什么?
唐三打深沉地:这种绅士角度的美妙观感,小孩子是不懂的。哦你可以问问老冷,虽然他比你后出生但是他肯定懂——嗷!
王不留行突然一个转身俯冲,一扫把拍翻了唐三打。
动作难度系数4.1。评价SSS。
(DNF里的魔道学者……是个萝莉)

2.更绅士的场合

一叶之秋脸色阴沉地在休息区思考人生。
君莫笑:没水,她又怎么了?
无浪:女孩子每个月的那几天吧。另外我不叫没水……听说你以前经常被她按在地上搞啊你都不知道她怎么了?
君莫笑:胡扯,经常被她按在地上搞的是我哥秋木苏。
一叶之秋:我!知道!了!
一叶之秋忽然一个豪龙破军把君莫笑戳翻在地。
君莫笑:……
无浪:做人不能太铁齿啊前辈。
一叶之秋:主人之所以不要我要你!是因为他!是个基佬!
君莫笑:………………就算你是斗神我也可以告你诽谤的啊你先放开我………………
一叶之秋:明明我才是可爱的女孩子!主人却宁愿每天看着你!他不是基佬是什么!
君莫笑:……
无浪:……
君莫笑:……居然无法反驳。
无浪:……是啊。
(DNF里的战斗法师……不,所有的法师系,都是萝莉。虽然据说最近出了基佬体型就是了)

3.完全不绅士的场合

百花缭乱:好看吗,这是我最新研制的心形烟火!
沐雨橙风:哇,还有别的颜色吗?
百花缭乱:当然有!看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你觉得怎么样?这个的颜色我配了好久才配出来的!
两人身后的树林里。
灵魂语者:我们还要给他打多久蓝……
防风:上次好像是一个小时吧,耐心点。
灵魂语者:……可是我都快空蓝了。
防风看了看自己的MP条。
防风密语了死亡之手:有空没?来帮个忙。
3分钟后。
百花缭乱:混——账!给我站到!!!
百花缭乱追着死亡之手跑了。
灵魂语者:……
防风:走走,收工休息了。
(弹药专家的肾亏……嗯大家懂的)

 

评论(6)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