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Hot_冬眠

屏多少是多少,不补档了,已死勿念。

石中剑 HB to阿白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眼泉,泉边有片小树林,林中有只小老虎。
小老虎每天都蹦蹦跳跳去泉边喝水,脑袋顶上黄色的小绒毛随着动作在水面上摇摇晃晃。小老虎最喜欢这团毛了,别的动物都没有,就他有,每天这团毛就在威风凛凛的“王”字上面,神气活现地摆来摆去。
有一天他正低头喝水,突然觉得脑门上一疼。嗷地叫了一声,发现一条鱼在他面前的水上冒出个头,鱼嘴里还沾着点毛。
小老虎很生气,朝那条鱼吼道:“你为什么咬我的毛!”
鱼儿摆摆尾巴:“不是你让我咬的吗?”
小老虎傻住了:“啊?”
“乌龟爷爷告诉过我。”鱼儿的眼神看起来非常无辜,“一团的,颜色鲜艳的,在水上漂浮的,就是鱼饵。”
最后总结道:“要咬的。”
小老虎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这三个条件他的绒毛真的都符合。他本能地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鱼饵”这个词听起来是一种很高级的食物,专门给鱼吃的,所以被咬了也是很正常的。可是他不甘心,追问道:“乌龟爷爷是谁啊?他说得对吗?”
鱼儿游出去一点,然后挥了挥小小的鳍:“乌龟爷爷在这边,我带你去找他问吧。”

魏琛把绘本砸在桌面上:“老夫要抗议!为什么你们一个是老虎一个是锦鲤就我是个乌龟!说好的尊老爱幼都被狗吃了吗!吗!!吗!!!你们居然还拿这种东西给小卢看!!!怪不得上次他都敢在神之领域捅我黑刀子了!!!喻文州你就这么教育下一代的啊?!啊!?啊??!!??”
卢瀚文看黄少天,黄少天看喻文州,喻文州推了推眼镜:“前辈,这不是我画的。”
然后诚恳地建议:“前辈您还是少看一点从雷霆那边流出来的奇怪自制刊物吧,这种包裹我都让传达室直接销毁的。也别在传达室等人的时候随便拆包裹看。上次他们给轮回寄了一个包裹,周泽楷还没拆,江波涛就把那个包裹扔进黄浦江了。”
魏琛狐疑地拿起绘本翻了翻:“是吗?也没什么成人内容啊。”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说:“意由心生。”

小老虎和小鱼成为了好朋友。他们每天都在约定的地方会面,隔着水面说着无数的悄悄话。小鱼说话的速度很慢,偶尔才冒出一两串气泡。小老虎倒是兴致勃勃,水面上都是他兴奋时摆动爪子摇开的波纹。
奇怪的是,虽然他们的速度相差很远,他们的对话却顺利地接了下去。因为小鱼跟不上的时候,他就会冒出头,小小的鱼鳍碰碰小老虎的爪子。小老虎就会停下来等小鱼想一想,再说一说,然后想一想。
透明的阳光穿过树林,落在他们身上。

魏琛又翻了翻,发现端倪:“我去这不是雷霆出品的啊?这下面明明写着烟雨社团,主催楚云秀。……主催嘛玩意儿?”
喻文州微笑不说话,黄少天倒是嘀咕了一句:“哦怪不得是全年龄向。”
魏琛:“……”
黄少天一脸英勇就义:“哎哟我去老魏我实话跟你说了吧你这是撞了大运你要是碰到主催戴妍琦或者主催是烟雨那两姐妹的本子你可千万别翻开啊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能给你洗一轮啊真的信我吧老魏我真不阴你你别问我这么高端的词哪儿学的这就是老叶原话不信你问他!”
“……”魏琛说,“我了个去你小子一段时间不调教心气见长啊,老魏是你叫的吗?”

泉水脏了,乌龟爷爷要去更大的湖里了。乌龟爷爷很喜欢小老虎,让小老虎也一起搬去更大的林子里。那片林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荣耀,雨后澄净的蓝天上能看到彩虹。
小老虎问:“小鱼也去吗?”
乌龟爷爷说:“小鱼?哪条小鱼?”
小老虎说:“那条花纹很漂亮的,会跟我说话的小鱼。你的泉水里有很多很多鱼,可是我只想让他咬我的绒毛。”
乌龟爷爷想了一会,说:“他啊,你喜欢他的话就去问他吧。”

魏琛一条腿大马金刀地架在办公桌上,叼着根烟掏出了打火机:“所以你们这次找老夫来要宣布个什么大事啊?老夫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喻文州看黄少天,黄少天把小卢赶出队长室外面去锁了门,还不放心地敲了敲门板:“别偷听啊你小子!”
小卢从窗边冒出头:“我明着听!”
黄少天捋起了袖子要去教训这孩子,喻文州拉住了他:“算了,说正事。”
“嘛正事啊你得让我先去把这孩子糊一脸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要是他爬我脑袋顶上来了你帮他帮我啊?!——哦。”
黄少天一回头,勾着喻文州的肩膀就朝魏琛露出了闪瞎狗眼的灿烂笑容。
“哎我说老魏,你当初可怎么说的。你说我会是蓝雨最利的剑,队长就是蓝雨的基石。”
魏琛一脸往事不堪回首地打起了火准备点烟:“行了吧你别酸了有事说事少废话。”
“行。”黄少天干脆利落地照着喻文州脸上亲了一口,“现在这把剑和这块石头在一起了。”
魏琛把自己的胡子给烧了。

小老虎在约定的地方等了很久很久,小鱼都没有出现。直到天都黑了,又亮了,又黑了,也没有出现。他困得趴在泉边睡着了,打了个滚,不小心翻进了水里。小老虎惊慌失措地拍着水,他不会游泳。可是水那么深,又那么冷,他很快就拍不动了。
“不要动!”
一条黑色的大鱼出现在小老虎身边,一口咬住了他的绒毛,往岸上不停地拖。小老虎乖乖地不动了,很快到了岸边,爬上去,摇摇脑袋甩甩水,盯着大鱼开心地说:“你是小鱼吧?你一定是小鱼吧?这样看起来好棒啊!”
大鱼有点迟疑地说:“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我变成这样的时候,他们都不愿意靠近我。”
小老虎说:“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最棒的!”

魏琛:“你们让我消化一下。”
黄少天:“你消化个什么啊我就是通知你一声我本来还不想给你说的你们那儿也有几个姑娘谁知道一觉起来怎么样了啊——但是队长说要跟你讲过先。”
喻文州:“少天。”
“行吧我什么也不想说了老魏你看着办——臭小子你敢撬窗我修理不了你是吧!!!”黄少天一把拉开窗跳出去,一大一小两个人立马就跑远了。
喻文州回头看了看魏琛:“前辈你消化完了吗?”
魏琛痛心疾首:“我把你们搞作堆——我呸,我把你们放一队里不是让你们搞基的!门口那雕塑已经够弯了你们这是要以身作则吗你们!能为孩子想想吗!”
喻文州看了看远处的操场上死命扑腾成一团的蓝雨两代剑客,叹了口气:“前辈你教少天的时候也没有——”
魏琛表明立场:“我可没教你们搞基。”
喻文州望着黄少天的背影露出了温柔的微笑:“可是你也没教我拒绝他。”

大鱼冒出头,蹭了蹭小老虎的爪子:“下次别这么冒失啦,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要怎么办呢。”
小老虎说:“那你就跟我走嘛,一直在我身边啊?一直一直在一起。”
大鱼甩甩尾巴:“一直在一起吗?”
小老虎说:“一直在一起!”

那位少年将成为最利的剑,守护蓝雨的荣耀和命运。而另一位少年,将成为基石,使蓝雨坚不可摧。
只有最纯粹的勇气、忠诚与爱,才能将剑从石中拔出。
从此再无分离。
因为他们一直都会在一起。

 

评论(2)

热度(34)